星际之崩裂王座+番外(2)

当所有人都离去,他缓慢地离开了议会大厅,来到回廊前,大大地伸了个懒腰。

风从他的眼帘前掠过,抬起头来,看见的是仿佛要从高处倾泻而下的星河。

一直守候在议事厅门外的男子无声地跟了上去,眉眼如同秋池净月,宠rǔ不惊。

他仿佛天生就是宋枭的影子。

“啊——这不是邵沉吗!没想到你还跟着宋家呢?要知道宋家已经没落了啊!”

刚才在议会上嘲笑过宋枭的陆刻在宋枭和邵沉的面前停下了脚步。

“我答应过宋燃会跟随在宋枭小主人的身边。既然答应了,我就会履行自己的诺言。”

名为邵沉的男子淡淡地回答。

他有着俊逸的脸庞,以及完美比例的身形,即便只是静静站立着,挺拔的背脊,笔直的双腿,尽管他收敛了所有锋芒,投注在他身上的视线仍感受到某种力度。

“啊……诺言……”陆刻拍了拍邵沉的肩膀,压低了声音说,“你可真是宋家的忠犬啊!”

其他几位议员也望了过来,目光中似有讽刺,又有几分可惜。

邵沉轻轻挥开了对方的手,笑着回答:“谢谢您的夸奖。我的小主人宋枭一向很喜欢犬类动物。

特别是您府上的‘小绒毛’一直是小主人的心头好。”

“心头好”被特意加重了,带着让人玩味的尾音,陆刻的脸色微微变了。

“啊,是啊!陆刻叔叔!”宋枭的眼睛亮了起来,走到了邵沉与陆刻之间,一副和陆刻很熟稔的样子,“我真的很喜欢‘小绒毛’,可不可以把它送给我?”

陆刻扯起了嘴角,“哎呀,‘小绒毛’我夫人养了很久了。如果把它送给你,我的夫人会每天到你的府上,唠唠叨叨,指导你如何照顾她的‘小绒毛’,你并没有‘亚瑟’的容忍力,我怕不需要一天你就被她烦死了。”

“哦……那还是算了吧。”宋枭遗憾地撇了撇嘴,“我有邵沉就好了。就算他没有‘小毛绒’那么可爱,也是我们宋家的‘忠犬’嘛!”

说完,宋枭拽过邵沉的衣领,走过了所有人。

当宋枭的背影远去,陆刻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运气真好,‘小绒毛’保住了。”陆刻的同僚上前安慰说。

宋枭虽然是个废柴,但宋家的势力却不容小觑,加上宋燃旧部的支持,足够宋枭过着衣食无忧逍遥自在的生活。

基本上,第六象限的“亚瑟”们只是把宋枭当做一个摆设。

但这个摆设有一个十分让人无语的嗜好,那就是但凡他觉得可爱的东西,只要是有毛的,他就想要扒光它们的毛。

这曾经让第六象限首都星球的所有宠物们过了一段战战兢兢的生活。

☆、第2章 忠犬

宋枭并没有坐上飞行器回去自己的府邸,而是慢悠悠地漫步在这片幻境一般的都市之中。

到处是全息影视广告,无人驾驶的飞行器掠过头顶,形态各异的建筑物漂浮于空中,层层叠叠,空间被充分利用。

宋枭来到一片开阔的草地,抱着脑袋躺了上去。

“小主人,如果您累了,我可以……”邵沉低下头来,温柔的眉眼仿佛要将宋枭溺毙。

“你可以什么?像小时候一样把我抱回去吗?”宋枭轻轻挥了挥手,示意邵沉让开。

他挡着他的视线了。

但是邵沉仍旧没有让开的意思。他仍旧占据着宋枭几乎全部的视线。

“您已经累了,二十六个小时的议会,对于‘亚瑟’来说就像喝一杯茶一样轻松。但是对于您来说却很痛苦。”

宋枭撇着嘴巴,用脚尖踢了踢邵沉的侧腰:“不是痛苦,是无聊。明明只要走出穹顶,就能看见如此美丽而生动的天空,他们为什么要在议事厅里用宇宙的全息投影做背景?是为了假装自己是宇宙的主宰吗?还是他们觉得第六象限就是宇宙的中心?真的很好笑啊!”

邵沉只是微微弯着腰,不说话。

“哦,对了……如果你想的话,也可以离开宋家,接受其他大家族的邀请。毕竟一个‘亚瑟’跟随在我这个废柴的身后实在太讽刺了。”

宋枭试着用腿将邵沉挪开,对方却纹丝不动,反过来轻轻扣住了他的脚踝。

“我是您的‘忠犬’,忠犬是不会离开自己的主人的。”邵沉轻轻笑了。

宋枭扯了扯嘴角。

“您是不是觉得我这条忠犬,您早就不想要了?我总是提醒您应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像是个喋喋不休的老妇,您的耳朵都要起茧了。所以当陆刻问我要不要跟随他的时候,其实您在心底窃喜。如果我走了,您就清净了,能够过上无法无天的生活了,对吧?”

邵沉的眸子清朗而沉静,眉目间是令人心动的风度。

外表,是“亚瑟”除了能力之外的另一个优势,这让他们能够比一般人更加轻松地吸引到合乎心意的异性,从而比普通人更容易将这些优秀的基因繁衍下去。这也是进化的结果。

“切!”宋枭歪过脑袋。

“为了向您证明,您还是离不开我这只忠犬的,我特意为您准备了白玫瑰。”

“白玫瑰?”宋枭猛地坐起身来,额头离邵沉不到一公分,“这种花不是已经绝种了吗?要不然就是和其他的植物杂jiāo失去了原本的纯粹!你从哪里找来的?”

“秘密。”邵沉笑了,“您一直寻找白玫瑰,不就是为了追求汉佛莱斯家族的西维尔吗?”

“啊,一定是我每天上课的时候总是望着他美丽的侧脸让你猜透了我的心思!”

宋枭决定适时收敛一下自己奔放的初恋。

“您在上课的时候望着谁我并不知道。不过每次下课之后即便无数次被西维尔揍成了猪头,您第二天仍旧迫不及待地去招惹他,这让我确定您很喜欢他。”

“那你觉得西维尔会不会接受我?”宋枭露出一派天真的表情问。

“他和您一样是男孩。另外,他是‘亚瑟’,‘亚瑟’对伴侣的要求是很高的。不过我不担心他拒绝您,反而比较担心他接受您。”

“什么意思?”宋枭歪了歪脑袋。

“因为他是‘亚瑟’,滚chuáng单的时候小主人您不可避免的一定是下面的那个。而且,西维尔的脾气似乎并不是很好,您可能会过上‘痛多于快乐’的生活。”

“下面的那个……”宋枭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后腰,“他的脖子那么纤细,眼睛那么漂亮,下巴就像女孩子一样……”

“这很明显是狩猎时候的伪装。就好比我……”邵沉倾向宋枭,那双原本柔和的眼眸瞬间压迫感来袭,宋枭好不容易撑住了自己才没有láng狈地跌回草地,“也会温柔地让我的猎物以为我是无害的。当他放下戒备的时候,再一口吞下。”

那一刻,宋枭产生了错觉。

邵沉随时要将他撕裂了拆分入腹。

“……我决定了。”宋枭很认真地皱起了眉头。

“决定放弃追求西维尔了吗?”

“不,决定扒光你这只忠犬的毛!”宋枭按着邵沉的脑袋站起身来。

“我很遗憾,这一点我不能满足您。”

“切……如同‘亚瑟’对伴侣的要求很高,我也是一样的。你想啊,身为宋家唯一的继承人,我竟然是个普通人。为了弥补这个缺憾,就是娶一个‘亚瑟’,让我的孩子也是‘亚瑟’。我相信西维尔的基因一定很棒!”

宋枭仰着脑袋哼着歌,已经开启了幻想模式。

当他们回到了宋家,宋枭来到了房门前,他已经睡眼惺忪了,但是他不会忘记“照顾”自己水族箱里的人鱼。

这些人鱼只是比宋枭的手掌大一点点,它们是一千多年前人类在某个星球的水域中所发现的生物。

每一只人鱼都有着灵巧而美丽的尾巴,半透明的鳞片,当光线以不同角度照she的时候会呈现出不同的颜色,它们长着与人类构造十分相似的上半身,并且拥有与一岁左右普通人类相似的智商。

它们以自身的稀有性以及观赏性成为了被‘亚瑟’所控制的上层社会中最常见的宠物。

当宋枭靠近那面玻璃墙的时候,所有的人鱼不约而同惊恐地游向了水族箱的最深处。

“看看它们多喜欢我啊!”宋枭的脸几乎贴在玻璃上,厚颜无耻地说。

“我想那并不是喜欢,而是厌恶和恐惧。”邵沉站在他的身后淡淡地回答。

宋枭扯起了唇角,手指按在了玻璃上。水族箱的控制系统被启动,如同一场海啸,水流不断回旋拍打着,玻璃墙面仿佛随时会裂开一般。

人鱼们无助地挣扎着,回旋着。

而宋枭则津津有味地看着人鱼痛苦的表情一遍又一遍地掠过他的眼睛。

上一篇:夜色边缘下一篇:宠妻之路

焦糖冬瓜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