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尘+番外

飞尘_焦糖冬瓜【完结+番外】

《飞尘》作者:焦糖冬瓜

本文的内容大意:

于禁大吼道:“我咒你这辈子喜欢的女人都不喜欢你!”

“嘿嘿,”莫飞尘晃悠悠站起来,

“师兄,这世上可不只有女人,还有男人!”

那个时候,

莫飞尘还没有料到自己的一句戏言竟然成了真,他这辈子被几个男人“折腾”得实在够呛。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江湖恩怨 天之骄子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飞尘,何蕴风,陆轻墨,君无霜 ┃ 配角:于禁

(每日更新jīng彩纯爱同人小说,敬请关注:http://www.256wxc.com/ 256文学。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书籍仅供学习jiāo流之用,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自行删除

第1章 狗血穿越

作者有话要说:注意:本文的穿越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完全是为了使得小受的某些来自现代的想法能够融入本文的背景。

冷风迎面而来,chuī的人脸上都要起褶皱了。

莫非沉吸了吸鼻子睁开眼,天地都被一片银白所笼罩,挣扎了一下才发觉自己被包裹在一个貌似小棉被的东西里,再仔细看看……自己竟然是被人抱着走的。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明明高考前看武侠小说被老妈发觉,老妈咆哮着几乎将桌子掀翻而自己左躲右闪貌似还是被那本合订版金庸给凄惨地砸中了……

他承认自己是晕乎了过去,可是这醒过来之后怎么不是自家的天花板,也不是被放在那张一米多宽的单人chuáng上?就连夜叉般的母亲大人……也不在身边?

艰难地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那个棉被似的玩意儿把自己裹的太紧,难道是被老妈砸中之后自己扭伤脖子所以得固定?

不……会吧……

莫非沉发现他眼前有一张极其古典而秀美的面孔,微微皱在一起的眉毛如同二月里的柳叶,鼻尖小巧鼻梁却很高,抿起的红唇柔弱而引人怜爱。再看看那发髻,莫非沉呆了……这发型梳的着实有水平,决计不像古装电视剧里那种厚实如石膏的假发套,相反简练而有风度。再看那衣领……青色的里衣领口jiāo叠,外衬有些桃花的式样。

真是美女,莫非沉再次扭了扭身子,却猛然反应过来……他变成了个婴孩儿正被这女子抱着!

这是怎么回事?

他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大夏天的还在chuī电风扇呢怎么就冬天了?难不成他被砸晕这会儿家里还把他从南方运到了黑龙江?

赶紧醒过来!

女子一个踉跄,摔了一跤,连带着怀中的孩子也跌了出去。

头晕眼花之后,莫非沉悲哀的发觉自己还是在那个襁褓里,而那个女人爬起来,发丝几分凌乱,将他抱起,掂量着手臂似是怕他摔疼了。

“儿子啊,娘对不起你,摔疼了吧?”

不是很疼,就是晕的慌……还有,我不是你儿子!

当然,我妈要能真像你这样温柔美丽我也没意见。

莫非沉想开口说话,无奈只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来。难道他变成婴儿,连语言能力也连带着退化了?

唉,你说这冰天雪地的美女你带着孩子上外面瞎溜达啥?

女子抱着他继续向前走,路边的树枝盛不住积雪的重量,纷纷稀稀疏疏落入雪地之中。偶尔能看见几间村舍,袅袅炊烟,砖房茅顶……莫非沉知道自己现在铁定不在现代社会里。

好吧,他承认自己是很迷恋武侠小说,毕竟那里面天马行空快意恩仇是许多男生都幻想的世界,但是这么冷的天没有暖气,更别提什么网路、电脑、一个舒服的房间外加摩登社会。

老天,我知道自己不长进!

但是只要你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愿意永远不看武侠小说老老实实参加高考,做一个“无好青年”(不抽烟、不喝酒、不嫖、不赌、不看闲书)!

此时,一个带着斗笠赶着牛车的人经过,车上是半车柴草,见这女子行路艰难便停了下来。

“这位姑娘,你是要去哪里?如若顺路,我可以载你一程。”

那车夫约莫四十上下,皮肤黝黑,看来是这附近的农户。

“多谢大哥。小女子想要前去琨蕴山,不知大哥是否顺路?”

莫非沉在那女子怀里能感觉到她气息沉重,怕是在这雪地里走了很久了。

“姑娘可是要去琨蕴山庄?”

“正是。”

“我正好要去给他们送柴火,你且上来吧。”

就这样,莫非沉和这抱着自己的女子颠簸着将近一个多小时才来到了琨蕴山下。

这座山并没有什么雄伟的气势,但是如果积雪散去怕是还有些灵秀之气。山前一座石门,门上苍劲潇洒的笔力提有四个字,莫非沉虽然认得几个繁体字,但是这石门上所写恐怕不是自己所处世界的那些字。

一个蓝衣少年负剑立于山前,约莫十三、四岁,见了那农户,原本几分肃穆的脸上显露出笑意,“张大哥,多谢了!”

“不谢不谢!”那农户摇了摇手,“倒是这位姑娘像是去你们山庄有事。”

“哦?”那蓝衣少年顺手便将车上的两大捆柴火甩上了肩,莫非沉睁大了眼睛还是第一次有机会见到这么潇洒的姿势,和武侠剧里那种设计好的动作相比,流畅而恣意,“不知道姑娘上山庄来找谁?”

“文清远文庄主。”

“原来是来拜访家师,姑娘请随我来。”

蓝衣少年将拇指大的碎银扔进农户手中,便转身朝山上的石阶走去。

“姑娘小心积雪,孩子还是jiāo给我抱着吧。”少年抽出一根柴枝,自己握住一头,另一头伸到女子面前,意思是要牵着她上去。

“那就多谢了。不知这位少侠如何称呼。”

少侠?不是公子?也不是小哥?难不成这还真是个武侠世界?

“在下姓于,单名一个禁字。”

这位少年领着那女子来到了一座山庄前。

灰色的瓦顶,倾斜下的屋檐,红色的立柱支撑着房顶,比不上苏州园林的娟秀,这座山庄怕是傍山而立,完全依托山形。

进了山庄大门,草木林立,可惜在这冬日里显得颇为萧瑟。又向里走了几十米,莫非沉依稀听见有节奏的吆喝声。

冷风再次袭来,莫非沉连连打了两个喷嚏,而那女子看起来颇为心疼,将他往怀里再紧了紧。

眼前忽然一片豁然开朗,一层层平台建立在山峦之上,平台之间以楼阁相连,如同电影之中的武当山。

而每一片平台之上,都有身着蓝衣之人手握长剑,随着节拍挥舞,念念有词似是什么口诀。

莫非沉呆了,这气势……自己真的拜盗版金庸合集所赐,穿越来了武侠世界?

不要吧,他自认不是什么武学奇才,也没有扬名立万的野心,最多也就是幻想自己像是张无忌或者段誉那般左拥右抱一下,可是老天让他来到这个世界,难道真要他学那些大侠们历经千难,扬名立万?

等等,先别急。

没准儿我的美貌娘亲打算让我寒窗苦读以后考个状元什么的。

更没准儿我睡一觉就回到自己的chuáng上了。

莫非沉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被带进了一座殿堂之中。

于禁朝那女子做了个揖道:“姑娘在此稍歇,我这就去唤师傅。”

女子抱着莫非沉坐下,一名八九岁的弟子奉上了香茗。她冻红了的双手覆在杯壁上,将杯盖搁了搁抿上了一小口,仪态优雅。

隔着热茶的雾气,莫非沉愈加觉得这女子动人,如若这婴孩真是她的骨肉,应该也长的灵巧可爱。等等,自己不就是这婴孩吗?

如此一想,莫非沉又小小地得意了起来。

待到奉茶的弟子离去,女子便抱起孩子,额头贴在他的鼻尖上。

莫非沉忽然觉得自己的脸颊有了几分凉意,原来是那女子的眼泪。

仿佛下定了什么重大的决心,女子抬起头来,将孩子放在座位上便转身离去。

莫非沉大惊,终于明白她徒步走了许远来到琨蕴山是为了什么,她怕是要将自己扔在这里了。这种行为和农村里生了女儿就扔在村口不管有什么两样!

于是他哇哇大哭了起来,那声音称不上惊天地泣鬼神但却有几分凄烈。

果不其然,她的背影停了下来。

莫非沉心中大喜,看吧,有哪个娘亲会舍得抛下自己的骨肉,更何况他莫非沉还是个带把的小子!

但是他高兴的太早。

他那美女娘亲握了握拳头便快步离去了,任由他在那里哭的混天抢地。刚才那奉茶的少年弟子听见哭声走了进来,见莫非沉一脸鼻涕眼泪,用袖口擦拭着,随即将他抱起。

快带我去追我那不负责任的娘啊!

我可不想刚来了这个不知道叫什么的地方就成了孤儿!

可是那少年也只是不知所措地抱着他,左顾右盼却不知道孩子的母亲跑去哪里了。

笨蛋,还看什么看,有看的功夫她早溜走了!

上一篇:风流卷下一篇:(重生)竞剑之锋

焦糖冬瓜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