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你,淹没我

本文又名《男神一直在撩我》(作者醉了,请忽略)

本文是一个没有bī格的粗神经女汉子卧底侦查非法洗钱jiāo易顺带捞了一个很有bī格的男友的故事。

所谓经侦,和刑侦一样,是警察的一个种类。刑警负责刑事案件,经警就是负责经济案件的。

不靠谱文案一:

莫云舟:你觉得我像赌徒吗?

宁韵然:不像。

莫云舟:那你知道我资产雄厚吗?

宁韵然:人尽皆知。

莫云舟:那你知道我已经上了赌桌。要么倾家dàng产,要么把你带走。

不靠谱文案二:

宁韵然:老大!一个成功卧底的秘诀是什么?

凌睿:熟能生巧没bī格。

宁韵然:哈?

凌睿:你以为演零零七啊?有bī格的都死了啦!

熟能生巧她永远到不了,bī格她也丢不了,因为谁要她有一个莫云舟?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韵然,莫云舟 ┃ 配角:顾长铭,凌睿,赵婳栩 ┃ 其它:卧底

第1章 我不是故意的

宁韵然坐在窗前,眯着眼睛,忍着打哈欠的冲动。

昨天晚上为了做英文版的画展策划案,她一整晚都没有睡觉,但约她的是自己的大学室友甄晴。

她可以不刷美剧不睡觉不看微博微信,但是甄晴是她永远无法拒绝的存在。流水般的青chūn,钉子户般的甄晴。

大学四年感情深厚是一回事,害怕被甄晴的眼泪淹没,以及被她摔碎的玻璃心扎到满脸血才是重点。

“我真的很难过,你就不能认真一点吗?”甄晴的眼睛已经红了。

小姐姐,我困成这样都来到你的面前了,这态度还不够认真啊?

“你等等,待我凝神运功,元神归位。”宁韵然将面前的这杯浓缩咖啡一饮而尽,然后格外认真地对甄晴说,“现在,请开始你的倾诉。”

“我觉得,我的男朋友对我很好,但我总觉得他不够爱我。”甄晴吸了一口气说。

既然“很好”,却又“不够爱”是个怎样的逻辑?

知心姐姐从来都不是宁韵然擅长的角色。而且,大多数情况下甄晴只是来找她吐槽的,到底是分手还是继续,她的心里早就有决定了。

摸了摸后脑勺,宁韵然开口说:“我觉得吧……我们不能对别人的要求太高了。你都做不到爱他超过爱你自己,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嘛。”

“我不要求他爱我超过爱自己,但是他特别爱省钱,也不喜欢我多花一分我自己的钱。”

“比如呢?”宁韵然的眼皮子开始打架,不知道咖啡到底什么时候能起作用。

“买块儿肥皂都要因为两毛钱的差别,多走十分钟的路去小超市。”

“挺好啊,买一百个肥皂就能省下20元,可以吃好几个肯德基冰淇淋了。”

眼皮子还是在打架,宁韵然抬手,又要了一杯浓缩咖啡。

“冰淇淋并非必要消费,他不会买给我吃的。我更不喜欢的是他从不知道哪里看来的奇葩帖子,把买来的大葱都要在水里养两天再炒肉,因为这样大葱能长多一些!”

甄晴用“这让人忍无可忍”的表情看着宁韵然。

“谁没有点离谱的小爱好呢?养大葱也不是不能理解吧……还有其他蔬菜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吗?”

第二杯浓缩咖啡终于来了,宁韵然再度一饮而尽。

“听他说,金针菇也有这样的效果……”甄晴也被宁韵然给带歪了。

“真的?我一会儿去买一把试试!”

“大葱和金针菇都不是重点!前段时间他去外省出差半个月,回来之后我想要帮他jiāo话费,结果发现国内流量包没变化,电信公司扣成他省内流量了,这样的小事他都能高兴半天,还说请我吃块巧克力庆祝!我在家里给他做饭洗衣服,也没见他这么高兴!”

“也许下次他再跟你说去外省出差,你会发现扣的还是省内流量。”

“为什么?”

“因为电信公司是不会犯下这种错误的,除非——他没去外省。”

说完这个推测性结论,宁韵然在第一秒觉得自己实在太聪明了,而第二秒立刻有了不好的感觉——甄晴的眼泪就要泛滥了!

果然,对面的女孩眼睛里泛起了水光,就连鼻头也红了起来。

不要哭!千万不要哭!宁韵然在心中虔诚地呐喊。

“妈的——姑奶奶竟然还给他充了流量!看我今天回去不把他的行李全部收拾了扔出去!怪不得每天晚上在chuáng头不知道跟谁聊微信也不跟我说话!他出差前我还看见他包里有一个周生生的首饰盒,我问他哪里来的,他却说是上司让他买来送给客户的!在我身上一毛不拔,对别的小妖jīng倒是很大方!”甄晴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要把咖啡勺都拧断了,“下午去帮我打包他的行李去!那个骗子又说去外地出差了,我要他无家可归!”

说了这么多,甄晴早就知道对方有问题了咯?

“啊……”宁韵然还没转过弯来,“这样就要分了?不需要求证吗?”

万一真的是上司买好的,让你男朋友带去给客户的呢?

“如果是他的领导买来的周生生,还会轮到让他来做这个好人?辨认男人我熟,打包行李你熟!”

“你不难过?”

这个时候不该是悲伤的眼泪逆流成河之类?

“感情最好的疗伤之药有两种——时间,和新的恋情。”

时间够吗?新的恋情在哪里?

就在宁韵然找不着北的时候,甄晴的视线已经越过了宁韵然的肩膀。

宁韵然下意识转过身来,这才看到后面的桌前坐着一名男子,gān净利落的短发,墨染般的眉,眼睛的轮廓很深,简单的浅灰色线衫,正专注得看着笔记本电脑。

“怎么样?”甄晴扬了扬下巴。

这个男人很好看,但是宁韵然没戴隐形,眯着眼睛用力看了半天也看不清楚。

她转过头来,看着甄晴托着下巴的样子,无奈地说:“你……你情感转移的也太快了吧?”

甄晴差一点没用勺子砸她的脑袋:“我是那么轻浮的人吗?我只是觉得视觉的世界得到了净化。”

“好吧。现在要去打包行李吗?这样我还能睡一个午觉。”

“行,你去买单。”

“为什么?”

“我再欣赏两眼。”

宁韵然叹了一口气,起身到收银台刷卡结账。签好字,感觉甄晴走到了自己的身后,宁韵然一边将刷卡单递给店员,另一只手向后想要去拽甄晴的手,可是手掌却一把触上了什么东西。

“韵然你在gān什么!”甄晴惊讶的声音响起。

宁韵然这才发现,站在自己身后的不是甄晴,而是刚才那个穿着浅灰色线衫的男人!

她的手正好就覆在对方最尴尬的地方!

宁韵然的脑子里一阵轰鸣,她看着对方微微蹙起的眉头,脸上的血都要飙出来了!

所有的瞌睡虫也在这一“摸”里灰飞烟灭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

宁韵然立刻将手收回来,明明什么都没来得及感受到,掌心却如同要被烫伤一般,心脏就要从嗓子眼里炸出来。

太囧了!而且囧到没节操!

她以为对方会生气,或者也会不好意思,但是那双眼睛却古井无波,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唇线弯起几乎难以察觉的弧度。

这一丝浅笑有一种儒雅的气质,但宁韵然却在对方的眼底感觉到了一丝薄凉。这个男人并没有真的在笑。

离得这么近,宁韵然总算看清楚了,这个男人是真的很好看。

男人从宁韵然的身边走了过去,将信用卡递给了前台结账。

“B6买单。”

他的声音里带着一种通透的感觉,听起来温润,却很沉稳。

宁韵然傻傻地看着对方,不确定地又补了一句:“那个,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也没有那么自作多情。”他的声音很淡。

甄晴挽住宁韵然的手,将呆若木jī的她带出了咖啡屋。

宁韵然用力吸了一口气,还在回顾着自己刚才到底做了什么。

“哇!太丢脸了!你竟然抓到了他那里!”甄晴用力拍了一下宁韵然的后背。

“我以为站在身后的人是你啊!”宁韵然真想把自己的头发都抓掉!

“不管那么多了,你告诉我抓上去什么感觉?大不大啊?”甄晴坏笑着问。

“大你个头啊!我……我根本没有碰到那里!”

宁韵然都结巴了。

“那也快到那里了啊!”

“我根本不是故意的!”

“没有人会觉得你是故意的好吗?没看见他还很有礼貌地对你笑了一下,人家没介意。”

“但愿吧……”

“哎哟!我本来还以为你的内心就是一个qiáng大的糙汉子,没想到这点小事你就害羞了!耳朵都红了?”甄晴毫不矜持地用手指戳了一下宁韵然的耳朵。

上一篇:骄傲与傲骄下一篇:百媚生

焦糖冬瓜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