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珠

作者:糖芋 阅读记录

书名:尘珠

作者:糖芋

文案

许含珠乃京中官家贵女,一朝父亲获罪,成了惜chūn楼的花魁“玉珠”。她倚栏而坐,拨弄琵琶间往坊间淡淡一瞥,却见那衣不染尘的侯府公子走进了惜chūn楼。霎时,弦断了。

【高亮】

小短篇,不V;

势单力薄的小人物蚍蜉撼树最后玉石俱焚的故事,BE结局,能接受再看。不能接受的读者,我已经给你们包了一艘火箭,快跑!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含珠,秋寂之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明珠蒙尘

立意:弱者也会反抗

第1章

红衣美人葱白的指尖拨弄,琵琶声婉转悠扬,缠缠绵绵。一旁的刘妈妈不自觉稍显笑意,随即反应过来,吊起眼角,捻着帕子的手指着美人刺道:“你既进了我这惜chūn楼的门,就别妄想着再出去,更别盼着你有朝一日能飞回枝头做回你那官家大小姐。”

美人儿眉头轻轻蹙起,转而松开,恢复了方才木讷的神色。

见她不再像前些日子般反抗激烈,刘妈妈暗暗得意,侧身对着一旁的教习先生炫耀,“我就说没有我这惜chūn楼收服不了的姑娘,看看这才几日,她就老老实实地把这桃花曲学会了,还能弹得这么勾人,说不定就是个天生的狐媚子。”

教习先生应和着,“可不是嘛,多亏刘妈妈你心善,留她做个清倌人。您还抬举这姑娘,赏了‘玉珠’的美名,偏生她是个不识好歹的。”

玉珠本命许含珠,原是正三品京官户部侍郎的独女。身份不说尊贵至极,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姑娘。可她被发卖到这惜chūn楼已经两个月了,这段时日,她从不相信父亲犯案,许家被抄,到一幕幕看尽墙倒众人推,往日她瞧不上的纨绔子来这惜chūn楼点她作陪,渐渐心就死了。

她一朝从枝头跌落于泥泞之中,谁会真的在乎她,连一个青楼老鸨让她当清倌都能称得上“抬举”了。

她没有停顿地弹着琵琶,看似毫不将眼前两人的话放在心上。教习先生又奉承了刘妈妈几句,把她夸得喜笑颜开,连带着对许含珠都稍微和气了些,却还是带着三分威胁的意味,“明日陈大官人买下你一整日,你若不勤学苦练,到时怠慢了贵客,看我不抽你!”

听到这里,许含珠下意识地闭上眼睛缩了缩胳膊,好在没弹错,不然教习先生恐怕轻饶不了她。她想起前些日子刚挨过刘妈妈的打和教习先生的罚,还怵得慌,哪怕刘妈妈为了让她好好接客,已经特意养了她几日皮肉。

刘妈妈言罢,便带着教习先生走出去,临了还不忘将门带上,又命两个体格壮硕的妇人守在门外,防止许含珠逃离。

许含珠心中暗暗苦笑,逃,她倒是想逃,逃离这污浊之地,可她逃了之后能去哪里呢。一个被发卖为jì的罪臣之女,出了这惜chūn楼的门,便只有一个死字。

可她还不能死,哪怕到如此境地,她仍然不相信父亲会犯下贪墨大案。父亲在世时最是清正严明,他是一辈子的读书人,犹重风骨,就算许家再不济,全家饿死都不会贪朝廷一文钱。可这贪墨的罪名怎么会落在父亲头上,谁害了她的父亲?

父亲蒙冤而死,她怎么能自尽?她要活着,活着看到现世报。

许含珠靠窗而坐,一边儿弹着琵琶,一边儿向窗外望去。这窗户只能开一个巴掌大的缝,她侧着身子都不能从窗户翻出去。她盘算着且在这里应付日子吧,至少在刘妈妈将她的身价抬到一个足够高的价位前,刘妈妈舍不得让她从清倌人变红倌人的。

窗外是一片熙熙攘攘的闹市,对面是几家成衣店。街上人头涌动,大多是些平民百姓,其中夹杂着一部分衣衫褴褛的流民。听说前阵子民州一带多地闹饥荒,百姓食不果腹甚至易子而食。圣上本想放任不管,国库空虚,赈灾无力,更甚者有臣子谏言饿死的人多了不就解决饥荒了?是父亲求了银子米粮拨下去,可现在父亲人都没了。

这世道,越来越难了。

许含珠停下弹琵琶的手,去chuáng上翻出点儿铜板往窗外的空地上撒去,她也只能帮这么多了。

许含珠努力伸长了脖子还能看到挨着自己这边儿的惜chūn楼大门的门檐。以后这一角天地,就是她仅能接触的外界。

琵琶弹得久了,许含珠手指累得痛,弹起来失了章法。她渐渐心不在焉,被街上的人声吸引,平静无波地看着下方来来往往的人,直到眼中波澜乍起,许含珠看到了绝不会出现在此的人。

那一身清隽白衣,银色绣线在阳光下闪烁,似星星点点落于其上的男子,他怎么会进这惜chūn楼的大门?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