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番外

书名:魔道祖师[重生]

作者:墨香铜臭

文案

前世的魏无羡万人唾骂,声名láng藉。

被护持一生的师弟带人端了老巢,

纵横一世,死无全尸。

曾掀起腥风血雨的一代魔道祖师,重生成了一个……

脑残。

还特么是个人人喊打的断袖脑残!

我见诸君多有病,料诸君见我应如是。

但修鬼道不修仙,任你千军万马,十方恶霸,九州奇侠,高岭之花,但凡化为一抔huáng土,统统收归旗下,为我所用,供我驱策!

高贵冷艳闷骚攻×邪魅狂狷风骚受

PS:

①1V1主受HE。

②本文主线夫夫携手打怪解谜打孩子,前世今生双线剧情向。

单向暗恋→双向暗恋,感情线不nüè不折腾不纠结 O(∩_∩)O~

③非复仇流!非升级流慡文!

内容标签:重生 天作之合 灵异神怪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魏无羡(魏婴),蓝忘机(蓝湛) ┃ 配角:妖魔鬼怪 ┃ 其它:满级重生,狗血,有病,剧情向,胡来的左手

晋江银牌编辑评价:

身为开宗立派的一代魔道祖师,魏无羡纵横一世,掀腥风血雨,遭万人唾骂,最终被最亲近的师弟捅刀,受各大家族围剿而死。重生到了一名遭家族抛弃的疯子身上,被前世与自己水火不容的仙门名士蓝忘机qiáng行抓走后,两人一起开始了打怪解谜带孩子、惊险抓人又逗趣的仙侠之旅。在一路调戏与反调戏之中,魏无羡逐渐发现,看似高傲、冷若冰霜的蓝忘机,似乎并不是真的那么讨厌自己。作者笔下的仙侠世界有着不同于一般修仙文的独特世界观与细节风俗设定,虽是重生文却不走逆袭复仇的老套路。一个个惊心动魄的小故事串起一个贯穿全文的大悬念,情节紧凑,跌宕起伏。笔力到位,人物各有各的jīng彩,各有各的传奇。萌点十足,互动有爱,由单向暗恋转为双向暗恋的过程温馨甜蜜,又爆笑无比。

==================

第1章 重生第一

“魏无羡死了。大快人心!”

乱葬岗大围剿刚刚结束,未及第二天,这个消息便插翅一般飞遍了整个修真界,比当初战火蔓延的速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时之间,无论是世家名门,还是山野修士,人人都在议论此次由四大玄门世家联率、大大小小百家参与混战的围剿行动。

“夷陵老祖死了?谁能杀他!”

“还能是谁。他师弟江澄大义灭亲,带云梦江氏、兰陵金氏、姑苏蓝氏、清河聂氏四大家族打头阵,把他老巢‘乱葬岗’一锅端了。”

“我得说,杀得好。”

“不错,杀得好!总算是把这个祸害连根拔尽了。”

“要不是云梦江氏收养他、栽培他,魏无羡这辈子就是个混迹乡野市井的庸徒,哪里掀得起今天这样的风làng。江家家主可是把他当亲儿子在养,他倒好,公然叛逃,与修真界为敌,丢尽了江家的脸,还害得江氏几乎满门惨死。什么叫忘恩负义白眼láng?这就是!”

“江澄竟然让这厮嚣张了这么久,换了是我,当初魏某人叛逃时就不是捅他一刀,而是直接清理门户,否则也不会让他做出后来那些丧心病狂之事。还讲什么同门同修青梅竹马的情面。”

“你们哪儿道听途图说来的消息?魏无羡不是江澄杀的,江澄只是bī杀主力之一。是魏无羡自己修炼邪术遭受反噬,受手下鬼将撕咬蚕食,活活被咬碎成了齑粉。”

“哈哈哈哈……报应,他养的那批鬼将就像一群没拴好的疯狗到处咬人。最后咬死自己,活该!”

“可此次围剿若不是江澄依据魏无羡的弱点拟定计划,成功与否还难说呢。你们可别忘了,魏无羡手上有什么东西,当初一晚上三千多个成名修士是怎么全军覆没的。”

“我听说不止三千,五千吧。”

“果真丧心病狂……”

“好在他身死之前毁掉了那妖邪之器,否则留下这东西贻害人间,更加罪孽深重。”

“哎……要说这魏无羡,当年也是仙门之中极富盛名的世家公子,并非不曾有过佳迹。年少成名,何等风光恣意……究竟他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由此可见,修炼终归是非走正道不可。走邪魔歪道,一时风光无限,好像很了不起。嘿,最后什么下场?死无全尸。”

“也不全是修炼之道害的,实在是魏无羡此人人品太差劲,天怒人怨啊。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

身死之后,盖棺定论。所论内容大同小异,偶有微弱的异声,也立刻被压了下去。

只是每个人的心头都压着同一个没敢说出来的念头。

魏无羡的残魂无法召唤。也就是说,找不到他的魂魄。

也许是在被万鬼吞噬之时一同被分食了。

也许是逃逸了。

若是前者,自然皆大欢喜。然而,夷陵老祖有翻天灭地、移山倒海之能,没有人怀疑这一点。若是后者,一旦他哪日元神复位,夺舍重生,届时,修真界甚至整个人间必将迎来更加丧心病狂的报复和诅咒,陷入暗无天日和腥风血雨之中。

将一百二十座镇山石shòu压在乱葬岗顶,各大家族开始进行频繁的召魂仪式,严查夺舍,搜集各地异象,高度戒备。

第一年,风平làng静。

第二年,风平làng静。

第三年,风平làng静。

……

第十三年,依然风平làng静。

越来越多的人相信,也许,夷陵老祖真的神魂俱灭了。

纵使曾翻手为云覆手雨,也终归有一日成为被翻覆的那一个。

没有人会被永远奉在神坛之上,传说也仅仅只是传说而已。

第2章 重生第一

魏无羡刚睁开眼睛就被人踹了一脚。

一道惊雷炸在耳边:“你装什么死?!”

他被这当胸一脚踹得几欲吐血,后脑着地仰面朝天,朦胧间想:敢踹本老祖,胆子不小。

他不知多少年没听到活人说话了,何况还是这么响亮的叫骂,头昏眼花,耳朵嗡嗡作响,回dàng着一个声音:“也不想想,你现在住的是谁家的地、吃的是谁家的米、花的是谁家的钱!拿你几样东西怎么了?本来就该都是我的!”

除了这个年轻的公鸭嗓,四周还有翻箱倒柜、摔天砸地的哐当之声。他双眼渐渐清明起来。

视线中,浮出一个昏暗的屋顶,一张眉梢倒吊眼珠发绿的脸孔,正在他上方唾沫横飞:“你还敢去告状!你以为我真的怕你去告,你以为这家里真的有人会为你做主?”

一旁围过来两个家仆模样的壮汉,道:“公子,都砸完了!”

公子道:“怎么这么快?”家仆道:“这破屋子,东西本来没有多少。”

公子大为满意,食指恨不得把他的鼻子戳进脑门里:“有胆子去告状,现在装死给谁看?好像谁稀罕你这些破铜烂铁废纸片似的,我都给你砸gān净了,看你今后拿什么告状!去过几年仙门很了不起?还不是一条丧家犬一样被人赶回来!”

魏无羡半死不活地思索:

本人作古多年,真的不是装。

这谁?

这哪?

他什么时候gān过夺别人舍这种事情?

这名公子人也踹了,屋也砸了,出够了气,带着两名家仆大摇大摆迈出门去,哐的关上门,高声命令:“看牢了,这个月别让他出来丢人现眼!”

待到人走远了,一阵寂静,魏无羡便想坐起来。

然而肢体不听使唤,又躺了回去。他只得翻了个身,看着陌生的环境和这满地láng藉,一阵头晕。

一旁有一面被掷地的铜镜,魏无羡顺手摸来一看,一张白得出奇的面孔出现在镜中,两坨大红不均匀也不对称地坨在面颊一左一右,只要伸出一条鲜红的长舌,活活就是个吊死鬼。他扔开镜子,一抹脸,抹下一手白粉。

万幸,这具身体并非天生样貌清奇,只是品味清奇。一个大男人,居然涂了满脸的胭脂粉黛,还涂得如此之丑,噫,如何能忍!

受此一惊,惊回了点力气,他总算坐起了身,这才注意到,身下有一个圆环咒阵。

环阵猩红,圆形不规,似乎是以血为媒、以手画就,还湿漉漉的散发着腥气,阵中绘着一些扭曲狂乱的咒文,被他的身体抹去了少许。图形和文字邪气中透着yīn森。

魏无羡好歹也被人叫了这么多年的魔道至尊、魔道祖师之类的称号,这种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的阵法,他自然了如指掌。

他不是夺了别人的舍——而是被人“献舍”了!

这是一种古老的禁术,与其说是阵法,不如说是诅咒。发阵者以凶器自残,在身上割出伤口,用自己的血画出阵法和咒文之后,坐于环阵中央,召唤十恶不赦的厉鬼邪神,祈求被召唤的邪灵完成自己的愿望。代价则是肉身献给邪灵,魂魄归于大地。

这便是与“夺舍”截然相反的“献舍禁术”。

由于代价惨重,怨气极重,鲜少有人敢于实施,毕竟很少有愿望qiáng烈到能让一个活人心甘情愿献出自己的一切。古书上所记载的例子,有证可靠的,千百年来不过三四人。这三四人的愿望无一例外,都是复仇,召唤来的邪灵都完美地以残忍血腥的方式为他们实现了愿望。

墨香铜臭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