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良缘+番外

小说下载尽在https://www.256wxc.com---256文学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锦绣良缘》作者:如小果

文案

温锦言生来缺乏三样东西:童心、耐心和爱心。

遇到视觉障碍者阮清歌和她的儿子阮承光后,他每天必做这些事:一,陪阮承光堆积木玩飞机看奥特曼。

二,回答阮承光的十万个为什么,以及,忍受阮清歌对自己的各种“无视”。

三,和阮清歌做满满的爱。(*^__^*)

一句话简介:我看不见,但是我还是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孩子的爸爸~~

看文指南:

1.女主是盲人设计师,慢吞吞小蜗牛;男主急性子,狂犬病间歇发作

2.这是个女主成功把低情商老板兼毒舌老师调|教成忠犬老公的温馨故事,附有萌萌的小包子一枚~~

3.本文涉及到刺绣和服装设计,如果有错误,欢迎指出~~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业界jīng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清歌,温锦言 ┃ 配角:阮承光,宁南星,江乔 ┃ 其它:萌包子,励志,HE

编辑评价:

素有服装界鬼才之称的温锦言遇到了一位才华横溢的盲女阮清歌,争锋相对中两人渐渐产生了感情。与此同时,被温锦言遗忘的过去也慢慢浮现了出来,原来他就是阮清歌孩子的亲生父亲。 本文故事性很qiáng,男女主个性突出,更有萌萌的小包子经常让人会心一笑。美中不足有点慢热。

☆、第1章 希望之光

12月24号。

平安夜。

天特别的冷,雪堆了一层又一层,肆nüè地冻结着大地,世界呈现出一片无力的苍白。

呲呲——

高压锅的限压阀被蒸汽顶了起来,发出的响声在沉寂的小屋回dàng着,无比刺耳。

“妈,把孩子丢在福利院门口吧。”阮清歌虚弱地靠在枕头上,声音冰冷得就像窗外的漫天大雪。

阮蓉“啊啊”地叫着,让女儿冷静点,别做傻事。

襁褓中的婴儿似乎感知到自己即将被抛弃的命运,哇哇地哭了起来。

阮清歌听的越发的心烦,正要捂住耳朵,阮蓉抓住她的手,在她的手心写字:“舍得吗?”见女儿沉默不语,阮蓉无奈地叹了口气,又写:“孩子饿了。”

“那就饿死他算了!”阮清歌突然发火,大声嚷道,“妈,你快点把他扔掉。要不然我,我就掐死他!”她伸出手,摸索着身边的婴儿。

阮蓉抢在她之前,把孩子抱在怀中,发出责备的“啊啊”声。

周围的空气仿佛渗了胶,一点一点地凝固起来,沉重得母女俩都快喘不上气来。

许久过后,阮清歌捂住脸,哽咽道:“明明只和他发生过关系,为什么孩子不是他的?难道那晚的那个男人真的不是他?妈,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养这个孩子?”泪水顺着她的指缝流了出来,颗颗晶莹,滴滴绝望……

一阵寒风刮来,雪片像扯破了的棉絮一样在空中飞舞,漫无目的地四处飘落。

“妈,你回来!”阮清歌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被横在雪地上的一块木桩绊倒,重重地摔倒在地。她顾不得全身的疼痛,爬了起来,无助地在黑暗中张望着,心急如焚地叫道:“妈!妈!你快回来!不要送走!”

雪花簌簌地落到她的头上、她的肩上,化成雪水,带着刺骨的寒意往身体里渗去。她怨,她恨,可她终究还是狠不下心。这个孩子陪了她九个月,又经历了地狱般的轮回才生了下来,早已成为她生命中无法割舍的一部分。

就算不是他的儿子,也是她阮清歌的孩子。

清亮的啼哭声在耳边响起,犹如天籁。“妈,把孩子给我。”阮清歌伸出双臂,小心翼翼地接到自己怀中,声泪俱下,“小宝贝,对不起,妈妈再也不会不要你了。”

在阮蓉的帮扶下,阮清歌回到屋里,解开哺rǔ扣。许是饿坏了,小家伙一闻到奶香,就拼命地吮吸上去。红红的腮帮子瘪了下去,鼓起来还没两秒,又瘪了下去。

“慢点、慢点。”阮清歌轻轻地拍着他的背,脸上洋溢着初为人母的幸福与喜悦。

“妈,我给孩子想好了名字,就叫承光。”阮清歌用食指摩挲着他皱巴巴的小脸,开心地念叨着,“承光,阮承光,你好。”

在这漆黑幽暗的世界里,承光承载着希望的光芒,鼓励她要勇敢坚qiáng地活下去。

**

七年后。

“阮、承、光。”

“嘘——”阮承光蹲在槐树下,眼睛差点贴到了地面,全神贯注地研究着那群浩浩dàngdàng往北迁徙的蚂蚁。

“阮!承!光!”一只手伸过去,揪住了他的耳朵。

“啊,疼疼疼!谁呀?”阮承光小嘴撅得老高,扭过头,见到了班主任。他立即换上一张天真可爱的笑脸,明知故问:“杜老师,怎么呢?”

“现在是体育活动课,你怎么躲到这里?”杜老师指着在操场中央玩耍的学生,缓了缓语气,问,“承光,你怎么不和他们一起玩?”

阮承光很是帅气地用嘴chuī了chuī刘海,一脸嫌弃道:“老鹰抓小jī是小孩子玩的游戏,我才不想玩。”

杜老师满头黑线,心想,难道你不是小孩子吗?她拽着他的后衣领,跟拎小jī似的把他拎了过去,让他当一只光荣的“母jī”。

下课铃声一响,阮承光背上印有奥特曼图案的蓝色书包,甩开小短腿,飞快地冲出了校门。

“清歌,我来啦!”

阮清歌坐在校外的石凳上,听见儿子朝气十足的声音,唇边泛起了浅笑。一旁棕色的拉布拉多犬看到小主人,对着他摇头摆尾,十分热情。

“怎么流了这么多汗?”阮清歌摸着他的脸,问道。

阮承光努了努嘴,“刚刚被杜老师抓去当母jī了。为了保护我的小伙伴们,可把我累坏了。”他牵起阮清歌的左手,在回家的路上,开始十万个为什么,“清歌,为什么蚂蚁们要搬家?”

阮清歌回道:“可能要下雨了吧。”

“为什么下雨就要搬家?”

阮清歌又回:“因为害怕被淹死。”

阮承光额头上仿佛顶着一个巨大的问号,“难道蚂蚁不会游泳吗?”

“因为……它没有手呀。”阮清歌抿着唇,忍住了笑意。

“哦——”阮承光恍然大悟,拽下老师刚发的红领巾,脑门上又是一个问号,“为什么红领巾是红色的?”

阮清歌愣了下,迟疑地说:“因为被烈士的鲜血染红了。”

“烈士是什么?”

阮清歌想了想,用尽可能浅显的语言解释给儿子听:“很久很久以前,在外婆还没出生前,有几个坏蛋想要占领我们的家园,勇敢的烈士牺牲自己的生命把坏蛋赶了出去。”

阮承光再次哦了一声,“清歌你真棒!”他清了清嗓子,字正腔圆地背诵着刚刚学会的一首儿歌:“小兔小兔轻轻跳,小狗小狗慢慢跑。要是踩疼了小草,我就不跟你们好。”

“承光也很棒哦!”阮清歌唇边再次泛起笑来。

得到妈妈的表扬,阮承光得瑟地挥舞着手中的红领巾。一个不小心,红领巾被甩了出去,飘到马路上。他松开阮清歌的手,跑过去捡。

嘎吱——

急促的刹车声响起。一辆黑色的宝马车一个急刹,车轮胎在地面擦出了一米长的印痕。

阮清歌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门眼,把视线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惊慌地叫道:“承光!”在拉布拉多犬的带路下,她焦急地赶了过去。

“妈妈,我没事。”阮承光忍着疼痛,爬了起来,心有余悸地环住了她的腰身。

司机摇下车窗,探出头,破口大骂:“走路没长眼睛吗?赶着投胎吗?”

阮清歌连忙把儿子藏在身后,不停地道歉。

“眼睛瞎了吗?真是晦气!”司机还在喋喋不休地叫骂,被坐在后车座的男人制止了。

宁南星打开车门,向那对母子走去。

那个母亲出乎意料的年轻,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裙,清丽素净的脸上浮现出隐隐的不安。而那个小孩在见到他的那刻,窜了出来,像是老鹰抓小jī里的母jī,张开双臂,挡在母亲面前,警惕地望着他。

“小朋友,你的手——”宁南星掏出口袋里的手帕,按在他出血的手腕上,柔声道,“叔叔去药店买药,你等着。”

阮清歌蹙起了眉头,急促地问道:“承光,你的手受伤了吗?”

宁南星讶异地看着她,这才发现她的眼睛黯淡无神,空茫而无焦聚。

原来是盲人啊……

阮清歌侧过脸,眼睛越过他的肩头,茫然地望向前方不知名的某一点,带着某种让人心酸的执拗,说:“我是视觉障碍者。这位先生,麻烦你告诉我承光伤的重不重。”

“一点擦伤。请稍等。”宁南星快步朝附近的药店走去。没多久,又回来了。他先用酒jīng清洗阮承光的伤口,细细消毒后,往创面涂了些红药水。

阮承光咬着牙,一声不吭。他不是不疼,只是一旦喊疼,妈妈因为看不见,会更加的担心。“叔叔,谢谢你。”阮承光颇有礼貌地道谢。

宁南星捡起路面上的红领巾,放到阮承光手中,微微笑道:“脏了。回去洗下。”

上一篇:负责到底下一篇:殇璃

如小果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