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女装后

作者:今夜无风 阅读记录

《反派女装后》作者:今夜无风

文案:

1.

邪宫宫主季无鸣,十四岁手刃叔父上位,在职十余年兢兢业业恪守行规,一心为主角送经验值,最后枭雄陌路,从无尽崖一跃而下,修炼了葵花宝典,走上了东方教主的复仇之路……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事实上,季无鸣只是被一个自称世外高人的疯子绑架了,那人救了他还口口声声称他是个女人,不穿女装就给他下烈火焚心的毒。

季无鸣生气、发怒,最后……佛了。

他看着逃命途中也忙前忙后为自己洗手做羹汤的主角,筋脉逆行吐着血还护他的男配,还有各路沉迷他美色的武林路人们。

季无鸣觉得,他只要一直女装下去,这个江湖吃枣药丸!

2.

邪宫宫主落下无尽崖下落不明,正派武林瞬间如同打了jī血,大会小会开不停,准备借机端了邪宫老巢。

而被他们断定必死无疑的季无鸣……正穿着漂亮的小裙子面无表情的跟主角武林盟主的弟弟蹲在墙角看戏。

“要打起来了,好害怕。”某位人高马大的少年拧着凶悍的眉眼,试图将自己缩进季无鸣怀里,做大鸟依人。

季无鸣冷漠的推开他的脸,“第一杀手没资格说这种话。”

*女装攻x凶悍受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无鸣 ┃ 配角:除主角外都是配角 ┃ 其它:武侠

一句话简介:宫主女装一统天下

立意:改邪归正,建设江湖。

第1章 无尽崖

01.

季无鸣是抱着必死之心跳下无尽崖的。

然天不绝他,深不见底的无尽崖下是一汪彻骨的寒潭。

他挣扎着从寒潭中爬出,勉qiáng用断刀支撑住身体,跪倒在岸边光滑的岩石上,刺骨的冷从四肢百骸直往上攀附。

胸口沉闷,喉中腥气翻涌,他终于忍不住伸手掩住唇,撕心裂肺的咳嗽带动整个身体震颤,鲜红的液体从指缝漏出,点点滴滴的洒落在岩石背面的青苔上,刺目的让人发笑。

他也真的笑了起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弯下腰去。

“居然活着……偏偏……”就这么活下来了。

黑色断刀“当啷”砸在地上,季无鸣用沾满温热鲜血的手捂住眼睛,闷闷的笑声听起来却仿若悲鸣。

季无鸣幼时身体并不好,生过几场大病,父母总是担心他病重夭折,特意给他取了小字替代名姓,让他不受“神灵鬼怪”骚扰。

说来也奇特,自那之后他确实不再生病,身体也渐渐好了起来,却时常被噩梦侵扰惊醒,半夜难眠。

那些梦没头没尾,以一身白衣的青年剑客为主角,却总是在关键的时候与现实接壤。

他梦见漠北的漫天huáng沙埋葬父母鲜血淋漓的尸首;梦见青面獠牙的野shòu图腾下叔父和人密谋弑兄夺位;梦见南疆的蛊虫毒草,一寸寸的被他引进血液。

他还梦到八门十一派的围攻,梦到自己孑然一身、家破人亡。

梦里的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头,十四岁手刃叔父坐上邪宫宫主之位,武功高qiáng杀人如麻,最后引起众怒,被当上武林盟主的白衣青年剑客燕归天倾尽正派武林之力围剿。

穷途末路之际,他重伤跌下无尽崖,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曾经所梦皆已成真,唯独这最后,他跳下了无尽崖,却活了下来。

季无鸣年少时为了报仇走遍了漠北蛮夷,寻了许多邪法淬炼经脉,血液里不知渗透了多少毒药,又孕养了多少蛊虫,方才能拥有如今这般内力武功。多少次在生死之际徘徊,让他的身体拥有了qiáng大的恢复力。

活着已经成了他无需思考的本能,即便他对这个世界已经了无期待。

“哈……”

季无鸣无力的趴在岩石上,失血过多的脑子一片昏沉,眼前阵阵发黑,经脉里鼓鼓涨涨,身体内蒸腾的内力以一种燃烧生命的方式异常活跃着,冲击他的经脉,修复他致命的内伤。

意识浮沉间,忽而听到对岸悉悉窣窣的动静。

他艰难的撑开眼皮看过去,血雾弥漫的视野里,只看到一个清瘦的身影,腰间挂着竹篓,不紧不慢的向这边走来。

……

季无鸣意识朦胧间,感觉自己趴在一个单薄瘦削的背上,尽管那人步伐稳健轻盈,几乎没有颠簸,但凸出的肩胛骨抵在他胸前的伤口处,依旧让他疼的厉害。

他控制着呼吸,费劲的拉开眼皮,入目的是一片浆洗到发白的青色布料,不过被自己的血染的斑驳难辨。

季无鸣被压的气血不稳,艰难动了一下身体,瞬间牵动浑身的伤,他止不住的发出一声隐忍的闷哼,将喉咙口的血腥气连着咳嗽一起压下。腰间的竹篓被踢到,应和一般跟着发出闷闷的撞击声响。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