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集

作者:黑白世 阅读记录

《花间集》作者:黑白世

文案

丞相家的小儿子花千宇因成少年状元,一夕之间名满都城。他本抱着自己年幼,不会被赐予官位的心大胆应试,却不想被封了个小官“流放”南方——

皇帝又言:“此行不易,且令我朝四皇子明熙伴卿同行,以示皇威——卿亦须护我熙儿周全。”

嗯?什么?(他一见倾心的)安明熙也要和他一起去?

另一边,宁朝四皇子安明熙因有意在千秋之日给皇后难堪,惹怒皇帝而被关一月禁闭,不想处罚刚结束,就被皇帝一句话“发配”南方,还得伴着这仇人派系的小公子……唉,哀人生之不幸啊!

天才型高傲公子vs美艳型傲娇皇子,成长路漫漫,长篇预警中。

谢绝转载。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成长搜索关键字:主角:花千宇,安明熙 ┃ 配角: ┃ 其它:一句话简介:惊鸿一瞥,梦绕魂牵。

立意:少年成长。

第1章 001

说到花千宇,别说洛京,中原一带都鲜有人不知——科举制度由来已久,却从未出过一个尚未束发的小状元郎。放榜之后的日子,这位小状元便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闲谈。

“我说啊,这花小公子,不仅会成为最年轻的状元,还会做这最年轻的丞相!”一青年布衣大放阙词。

与他同桌的另一名青年道:“这还不一定,按宗法,这丞相可得是大公子花千墨来做。大公子文质彬彬,才华横溢,也是美名远扬,不会输给一介稚童。”

邻桌那位摇着纸扇的文人探出半截身,嗤笑道:“得了吧你们,还宗法!这丞相之位自是能者居之,哪有世袭的道理。”

青年不服气:“花氏为相三代,这不是世袭是什么?”

不知是谁用酒杯重重砸了下桌子,愤然言:“哼!这天下迟早是花家的天下!”像是怒皇族不争。

茶楼更加热闹了,众人各抒己见,闹作一团。

花千宇笑着喝下一杯茶。

坐在花千宇对面的乐洋不知道自家公子听到这样的诋毁,怎么还一点反应都没有:“公子,这……”

花千宇摇摇头:“这朝廷啊,便是对言论的管制太松,才使百姓胡言政事。”

“罢。”他抬手招来侍女。

侍女微躬:“公子。”

“仙儿姐姐可有空?”

“该是清闲,公子若是想见姐姐,奴家这就叫人去请。”

花千宇道:“劳烦姐姐了。”

侍女微笑着摇头:“公子客气。”说完便退下了。

“公子钟意仙儿小姐?”乐洋好奇。

花千宇没否认也没承认,只道:“是个有趣之人。”

乐洋摇头:“公子可不能对一个青楼女子上心,相公知道得大发雷霆。”

“我没说喜欢她。”

“那公子那日在街上撞见姑娘后就总是往长惜院跑,这要是被相公知道了……”

“这不是还没被发现嘛!”花千宇悠哉。

“可是这种地方……”乐洋连向四周张望都不敢。

他比花千宇还要小上半岁,心思过于单纯,听到女子赔笑都会感到羞怯。

花千宇向着楼下望去,一个气质柔美、带着面纱的女子正在戏台中央演奏琵琶,台前的男人们放肆jiāo谈,有的讨论时政,有的说着儿女情长,更有不守规矩者对侍女动手动脚。

长惜院从来不是个安静的地方,本就是寻欢之地。

长惜院是官办的青楼,里边的人比起在民办的馆子,言语行为要收敛得多,在东座调戏侍女的也是少数纨绔。

长惜院占地广,比起青楼更像一座私人林园,院内主要有两座高楼,通俗地说,西座用于卖身,东座用于卖艺;此外还有两座较矮的楼,南座住男子,北座住女子。当然已经开始接客的女子通常也不会特意移居北座,便是不接客的夜晚也常在东西座就寝。各楼间由长亭相接,沿路甚至有小池以及假山,布景说不上恢弘,毕竟小家碧玉的景色才更是温柔乡该有的模样。长惜院的规模之大,令人称奇,也算是洛京名景了。外地来的人,只要是男性几乎都会到长惜院一游,不招jì,也会留在东座喝口茶,听个小曲。

过了许久,有小厮传话:“仙儿姐邀您到小亭一聚,公子请随我来。”

花千宇起身,乐洋随其后。

……

“来了?”仙儿正坐在凉亭边上坐着抽烟,背后是开着莲花的小池。

“来了。”

花千宇在石椅上坐下,面对仙儿,乐洋站在他身后。

仙儿似笑非笑地凝睇花千宇的谦谦模样,吐了口烟,道:“本以为小小年纪跑来烟花柳地的小公子是个yín胚子,不想每每皆谦逊有礼。”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