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七零投喂大反派(2)

作者:大漠风铃 阅读记录

身为看过全文的外挂人士,沈盈盈当即爬起来,反手把毛毯扯下来,再双手奉到陆斌面前:“大哥,给。”

小小意思,不成敬意,希望大佬以后罩着她!

陆斌嘴角抽了抽,满脸都写着“这小孩儿有病吧”,嫌弃地哼了一声,站起来,转身飞快地跑了。

“喂等等!”沈盈盈连忙追过去,屋里太黑,她没跑几步就踩到了一个浅坑上,差点扭到脚,好不容易摸到门边,陆斌早就没影了。

冷风不停地灌进来,沈盈盈冻得直哆嗦,连气都不敢叹了,赶紧裹紧身上的毛毯,退回屋里,想把门关上,推了几下,这大木板却死活不动半分。

门是坏的。

沈盈盈一阵头大。

她扒着门边往外仔细听了听,已经听不到广播了,但是附近的房子还有透着微微橙光,那是煤油灯的光。

七十年代农村穷苦,村广播是为数不多的娱乐,有特定的播放时间。煤油灯不是什么稀罕物,但大家还是能省则省,不会一直点着。

广播停,灯还亮着,所以现在应该还不是太晚,大概也就八点多的样子,沈盈盈在犹豫要不要向附近房子的大人求助。

在原著正文中,陆斌二十五岁才第一次露面,那一章他作为男主的对手登场,笔墨不多,寥寥几句就展现了这角色心狠手辣又狡猾jian诈,让读者们开始为男女主忧心。

而刚才少年陆斌出现的场景是在番外,作者用番外补充陆斌正文性格形成的原因。

这时的少年陆斌,刚刚失去了唯一的亲人,又因为家中从前是地主的黑底,被人排挤,没活gān,没饭吃,种的东西被村里其他孩子糟蹋,只能靠着挖野菜凑合,半年后还会被村花冤枉成流氓,含恨离开陆家村。

沈盈盈是个社会人,自然不会天真地认为只要去求别人,别人就会帮她。

这房门显然不是刚坏的,陆斌都能看见她,其他村民自然也能看见,但只有陆斌进来了,她刚才把毛毯给他,他却没要,很可能他本来是见原身一个小孩儿大冬天的躺在地上,进来看看是不是出事了。

当然,原著里是出事了,所以他才把毛毯拿走。

沈盈盈心想,就这么看,小陆斌人似乎还不错——也是,这才番外的开头,小陆斌就算心里有怨气,还不至于现在就已经长歪了。

至于其他村民,十有八九是觉得太晦气了,怕在过年前沾到脏东西,任由她自生自灭了。

因此,她觉得现在去求助不太合适,因为很可能会遭到拒绝。

她还想着明天就靠金手指给自己弄点口粮的,第一次跟其他人打jiāo道,怎么也得先收拾收拾行头,留个好印象,好让别人看到她觉得是可信的。

想到这里,沈盈盈打消了今晚求助的念头,退回屋中,粗略地看了下这小土房。

屋中空dàngdàng,墙角处却堆了三个大木箱,旁边还有桶盆痰盂,看着像是刚打包搬家,却还没来得及收拾的样子。

她把箱子逐一打开,一箱是衣服,另外两箱是杂七杂八的日用品。

镜子,杯子,书本,手纸,毛巾等等,显然装箱的人不擅长收拾,各种东西乱塞一气,看得沈盈盈qiáng迫症都要犯了,gān脆重新合上了箱子,打算明日白天再收拾。

风还在一直往屋里灌,她翻了翻衣箱,里面没有厚衣服,大多是薄衣,竟然还有女式的大人衣服,也不知道这原身的父母到底去哪里了。

她叹了口气,gān脆翻进箱子中,躺在衣服里,虽然也没多暖和,但总比刚才好多了。

她一边回想着原著情节,一边琢磨着万一回不去原来的世界,以后自己要怎么办。

刚才她在门边比了比,原身这身高也就一米五上下,估计年龄十二岁左右。

她肯定不会做什么体力活的,离高考恢复还有四年左右,只要熬到那个时候,拿个满分不是问题,到时候能上最好的大学,毕业之后前途无忧。

毕业前的这八年,她得好好抱紧陆斌的大腿才行。

择日不如撞日,等明天拿了口粮,就开始去攻略这小反派吧。

第2章 跟着你 大哥好!我是来保护你的!……

沈盈盈做了个梦。

梦里还是这老房子,她坐在chuáng上,捧着一本小人书。

“晓晓,来,叫周叔叔。”

她抬起头,一个女人正站在门边,笑着朝她招了招手,随后又把脸朝向门外,高兴地说着什么。

女人非常漂亮,一双杏眼秋水无尘,楚楚动人。她皮肤白皙,穿着得体的裙子,手上还带了腕表,像电视里年代剧中的有钱小姐。

沈盈盈放下小人书,跳下chuáng,跑了过去。

一名高大的军装男人走进屋内,专注而温柔地看着女人,余光见沈盈盈过来时,眼中闪过一丝不耐。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