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白月光她不干了

作者:雪满头 阅读记录

《假白月光她不gān了》作者:雪满头

文案

璀错成仙那日,上界众仙君一片哗然——修无情道杀夫证道飞升的,她是三界第一人。

而璀错本人失忆得gān脆利落,毫无心理负担。

璀错下到凡间那日,上界众仙君再度哗然——这个一看就很白切黑的小仙竟然要去为当今三界唯一的神君渡情劫?!

璀错:要取代神君的白月光,还要nüè神君,我也很为难的好不好?

谢衍历劫归来那日,特意将神域大开,上界众仙纷纷来贺,唯独不见他的假白月光。

后来他终于找到了她,她却浑然没认出人来。

璀错:“其实你眉眼长得有点像一个故人。”

谢衍:“他是你的什么人?”

璀错:“......一个仇人?”

谢衍:我刀呢???

#媳妇儿无情道有案底怎么办?#

#传闻:心怀三界的黑切白 VS 莫得感情的白切黑

实际:谁还不是个三层奥利奥了?#

他独活于那场大战之后,记忆里凤凰神族的涅槃火横无际涯接天而起,最终却悉数陨落。

天道不仁。神族自此倾覆。

谢衍恶趣味地想,他们为什么不琢磨琢磨,他这最后一只凤凰,见过亲族凋敝后还会是什么好鸟。

直到遇上璀错——他虽深陷泥泞之中,可却一心想给她无边光明。

谢衍不知道的是,她从所有的yīn暗中步出,就是冥冥之中注定要走到他身边去,拥抱他的。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打脸 异闻传说

搜索关键字:主角:璀错;谢衍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你我本无缘,全靠我倒贴。

立意:擦亮双眼,远离传闻,不信谣不传谣。

第1章 宋修半蹲下身,视线平齐地……

五感中最先恢复的是视觉。

璀错睁开双眼,眼前是一片大红,似有隐隐的光,可视线太模糊,瞧不真切。

她静心凝神,等自己的魂魄与这副躯壳渐渐契合。

女娲石并不抗拒她的魂魄,但要能完全掌控这具身体,还是要费些功夫的。

璀错在心里叹了口气——千不该万不该,她不该那节骨眼上拎了壶神仙醉去找司命。

整个天宫那几日都因着神君历劫的事儿jī飞狗跳——他们早知道神君自那场大战后一身的煞气,他们不知道就连女娲石炼成的人身里温养出的“人魂”都受不住。

那场大战里诸神陨落,神族仅剩了谢衍这么一根独苗苗,三界也只这么一位神君了。如今神君入凡间历劫,天宫自是不敢有半点闪失。旁的都好说,唯独情劫这一样,凡人福泽太薄怕是受不住,派个女仙君下去又怕乱了神君这一世的命数,最后还是老君用了古籍里的秘法,借了神君的业火,将女娲石炼成人身,养出人魂。

这“人魂”并非真魂,没什么自主意识,只能依着司命写好的命格演个戏罢了,相当可控。神君入了凡间后,司命便寻了个注定早夭的孩子,用女娲石替了她的身份。

本是个万无一失的法子,万万没料到,随着神君接触,那“人魂”愈来愈不稳,这几日已近溃散。这便弄巧成拙了——女娲石是神族遗物,一时要接纳别的魂魄并非易事。

见势不妙,老君躲了个彻底,这烂摊子全然掉在司命手里。司命拿了块当时炼制的边角料,日日对着女娲石研究,眼瞅着头发掉了一把。

璀错去找司命喝酒那日,偌大的观世台附近空空dàngdàng,她等了一会儿还不见司命人,就自个儿先偷偷尝了一口——偏偏她酒量极差,神仙醉又极烈,只这一口,便醉得不成样子。

是以当天帝实在坐不住,叫了司命去问了几句犹不放心,亲自到观世台前打算看看神君在凡间的情形时,眼见的便是这么一幕:璀错的躯壳软绵绵地倒在地上,观世台附近的高台上妥善放着的女娲石嗡鸣不止,似是听到了动静,正从女娲石中引魂出来的璀错一个激灵,又缩了回去——出入那畅快劲儿,跟王八回壳儿似的。

惊喜来得太突然。天帝目光灼灼,问司命道:“这是哪位仙君?”

司命欲言又止,最终艰难回道:“是无清仙君,名唤璀错。”

天帝显然是怔了一下。一般来讲,遥坐天宫之顶的帝君是不会识得这些名不见经传的小仙的,奈何有关璀错的传言多到能飘进帝君的耳朵里头,偏偏还没一句是好话。

要说璀错留给上界众仙的印象——最初莫过于“无情道”和“杀夫证道”这两样。当今世道,仙君们崇尚的是“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悲悯之心盛行,无情道本就被轻视一些,兼之修习无情道历来飞升成仙的寥寥可数,不成气候,更是没什么存在感。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