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我的掌心

作者:孤舟行客 阅读记录

《逃离我的掌心》作者:孤舟行客

文案:

疯批美女攻x伪佛系受

视角不明,楔子可以不看,不大影响整体剧情

【本文文案】

"她从荒山来,又从那里一跃而下,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冻梨自被小主子捡来后,就经常听到这句话,她身旁的嬷嬷们顾不上打点她,

她就轻易踩着城墙飞离了这个半个养育自己的地方。

她从来不想其他,心想着外面不止俯瞰,一定还有一片辽阔在等着自己……

【憨憨文案】

卓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惹毛自家师妹了。

对方总是没来由地在自己身旁绕个没完,左一个师姐,右一个好姐姐,恨不得整个人都缠在她身上,腻歪个没完没了。

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卓然实在受不了了,揪着一个又一个的弟子狠命吐槽,丝毫不管大众怨怼的眼神,将师妹推的远远的。

本来以为这样的法子奏效了,没想到对方可怜巴巴地抱过来,楚楚可怜的抬起脸看她:

“师姐,不要讨厌我,也不要抛弃我,我很乖很听话的。”

众人:!

众人:师妹哭起来好动人心魄呜呜呜我也想被师妹这么对待,卓然这个凡学负心汉,分明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换我来好吗!

被迫成为凡学大师的卓然盯着师妹微微泛红的脸,若有所思。

好像……确实有点好看。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情有独钟 nüè恋情深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黛嘉柔,卓然 ┃ 配角:若gān人 ┃ 其它:狗血nüè恋情深

一句话简介:她逃,她追,她们都插翅难飞

立意:一定要对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

☆、序章

那场冷雨一直延续到了明年。

虽说下起之际,距离明年也剩不了几个时辰。可冻梨依旧觉得这场雨下的又久又寒。甚至有凛冽的刀子嵌入她骨子底处搜刮,连带鬓角那抹殷红的海棠花也跟着枯萎了。

是她心上人赠与的,虽说没有手底下正照料的那朵芍药那么细致,却也依稀能从纹路感知出其妖娆。

她不断思索要不要换掉,戴上自家小主子恩赐的玉钗,毕竟那朵花早就失去了芳香馥郁的味道,隐约bào露在空气中的余有源源不断的腐臭,以及侍女们互相传递的青眼。

就连她的小主子也凝重地皱着眉头,嗤之以鼻:“实而不华。”这倒让冻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这朵花既惹主子不高兴,又得了别人明里暗里的鄙夷。自己却不愿意摘下,这究竟是为什么?

冻梨心神不宁,饶是她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她总是这样,既伤害了自己,也讨好不了别人。

她只是每天,无可厚非地想。要在这偌大,看不见尽头的宫殿里操劳,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侍弄着手底下的花花草草。不管十指生了薄茧,手背出了冻疮。勤勤恳恳地工作到底,仅为能回一次家——怪她这条命已经献祭给了这里,若擅自离开,别说大卸八块,连死也不容易。

而这世上最折磨人的也从来不是什么死不死,只是生不如死罢了。

但这些对她来讲,早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小主人说:只要你能让那种子发芽长大,我就放你回到你的家乡。

她对此感激涕零,深觉小主人不仅面善,心地还十分的好,不仅救了她的命,还安排这样请见简易的差事,自己报以一腔热切,为她做牛做马,也毫不足惜。

偏生冻梨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太天真了,现在这个世道哪里还有什么好心的人呢?不过是权贵玩弄股掌间不可言状的把戏罢了。

不出所料,那朵栽种在芍药附近的种子久未发芽,任由她拜求了稍微会点仙术的阿嬷也无济于事。它就是安静地埋在土壤里,仿佛失去了全部活力。

久而久之,冻梨都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她开始猜疑这土里会不会什么也没有,她是否真的受到了小主子的蒙骗,周照着一株根本不存在的植物。这样一想,她就不由地气愤起来,并风风火火地找到了主子。后者漠然地俯瞰她一眼,嘴角嘲弄地笑起来,“你挖开来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自那之后,冻梨再也没主动提过这件事。

说不清是因为被嘲弄了,还是隐藏在嘲弄之下的痛苦打动了她。

总而言之,她浇水施肥,亦步亦趋,将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除了会目光愁苦地仰望天空,再无多少奇怪的举动。

小主子见她安分,不由顺心,遂不再搭理她。虽说本身就没将她当做一回事,但也不会再偷偷瞥一眼以表威慑。冻梨对此宽心又欣慰,原本自个儿就经受不住主子灼灼发寒的眼神。现下这样也好,算保住了自己最后的一丝尊严吧。

上一篇:改命下一篇:豪门长媳又美又婊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