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不是金屋藏娇+番外

作者:长槿 阅读记录

《才不是金屋藏娇》作者:长槿

文案:

傅茵失忆了,只记得上辈子身为傅娇娇的记忆。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了,还腿断了是什么感觉?

傅娇娇痛哭,她真的太倒霉了!

不幸中的万幸是,她有一个非常俊美的相公,还对她不离不弃。

她相公生的龙章凤姿,还是当朝首辅,冷清清的面容唯独见她时柔了眼,喂药,按摩,念书解闷一天也没拉下,傅娇娇美的找不着北。

正沉溺在温柔乡时,一个清瘦的少年踹开了首辅家的大门。

少年眼尾发红,急切的喊;“阿姐!快跟我走,裴执他囚禁了你,还打断了你的腿,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傅娇娇:.....你谁呀?

傅娇娇她一个字也不信!

虽然我失忆了,但是我没傻。

于是她面色不善的让人将这个骗子仍了出去。

转身见到那熟悉的高大身影,张开手臂,笑的明媚且依赖:“阿执看,我打跑了骗子。”

裴执隐匿在yīn影里的手抖了下,轻轻应了一声,然后大步上前,紧紧拥住傅娇娇。

大手抚摸着她的秀发,一连串的夸赞下,是紧缩着的心脏和坠入深渊的灵魂。

娇娇对不起,不要离开我。

注:

背景架空!

女主胎穿,失忆后才叫娇娇,女主腿不是男主打断的!本文甜宠!甜宠!

是双向奔赴的爱情!

一句话简介:这明明是黑化囚禁!

立意:享受生活,热爱生命,用积极的态度迎接每一天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穿越时空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娇娇|裴执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乌龙

六月初,燕京的天气跟孩童脸一样,说变就变,白日里温风和煦,碧空如洗,傍晚时厚厚的云层就压了下来,天色蜡huáng昏暗,雨水未落,震耳的雷鸣声就先传来。

“姑娘别等了,快些进屋用膳吧。”夏蝉小声催促了下,却是将手中的灯笼递给了傅茵,一双细白纤瘦的手接过灯笼,狂风chuī过,烛火猛的一晃,过了很久才又重新燃起。

室外有一瞬的晦暗让静伫着的女子僵了僵身子,傅茵微垂眸,盯着烛光,待光亮稳定后才出声,“没事,现在天还早,我想再等等。”

“早什么,都黑了。”

夏蝉知道自家小姐性子固执,决定的事怎么都劝不回来,压了下唇角没有再多言,看着她清瘦的身子像是一阵风就能刮走,狠狠皱了下眉,回屋中拿了件月白色的斗篷出来,急急忙忙的给她披上。

“姑娘大病初愈,合该对自己的身子上心些,您身子弱受不得一点凉,这冷风chuī着多伤身啊,再说霍公子真要来,晌午就该来了,他....他若知道您为了等他又生了病定会担心愧疚的。”

夏蝉还是没忍住絮叨了两句,她话音中似有埋怨,最后又怕傅茵伤怀才为霍深说了句好话。

傅茵望着门口,她夜里视物不太清楚,只看到一片浓稠的墨色,树荫随着风晃动,似怪物的影子,她怕黑,能站在这里已经是极限。

她抿了抿唇,轻声道:“等下了雨我就回屋。”

夏蝉这才重新扬起笑,转身打开支火折子将廊沿的灯都点亮了。

橘huáng的灯火将廊沿拢上一层暖色,傅茵心头微暖,见她又站在身边陪着自己,眉头舒展开,分外安心,“好蝉儿,你最懂我了,霍郎今日一定会来的,想来是遇见重要的事耽误了,马上就下雨了,我担心他回来时会淋雨,你再去帮我取两把伞可好?”

“姑娘还说下了雨就进屋,我看你是压根就不在乎自己。”夏蝉小声嘟囔,取了两把伞回来后自己抱着,低低求道:“姑娘呀,咱们别再糟蹋身子了,你进屋待着,奴婢来守着,保证伞稳稳妥妥的送给霍公子。”

她催了三次,傅茵纹丝不动。

将死之人,又有什么好在意身体的。

傅茵原本是不信命的,可这些年来曲折的经历让她不得不信。

她上辈子是个孤儿,刚考上大学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出车祸去世了,幸运的是,她穿到了一本古言甜宠文中,她又活了过来,不幸的是她只是个pào灰女配,曾与男主是青梅竹马,后来流落教坊司中就因祸水般的容貌被折rǔ致死,她存在的唯一目的是男主提起时有一丝怅然,让女主吃醋。

书中短短两行字,却是傅茵充满痛苦和挣扎的七年,她无数次将那两行字咬碎了嚼烂了吞进肚子里,用尽了手段才从教坊司中逃了出来。

可是她快死了,按照剧情,还有一年男女主就会相见,到时候,霍深就会因为她的死而借酒消愁,从而认识女扮男装的女主,俩人志同趣合,从师徒到夫妻,一辈子甜蜜恩爱。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