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郎归

作者:小妖 阅读记录

《阮郎归》作者:小妖

文案:

林佩啊林佩,我多唤你,便觉开心了。

结局BE

第1章 少年不识愁滋味(1)

吴盛把阮当归告到皇上那儿去了,还给阮当归安了个响当当的罪名:藐视朝廷命官。

怎么个藐视法呢,嗯,阮当归把吴家三代单传的命根子吴世年给揍了,这可不得了啊,吴世年是谁,没听过,没听过就对了,可他爷爷飞将军吴忠的名号谁没听过,丝毫不夸张来说,这名字就是随风chuī到边塞去,也能把那些边陲小国吓得瑟瑟发抖。

吴家世代为将,满门jīng忠之士,吴世年他爹吴盛虽不及他爷吴忠那般震耳欲聋的名气,但也算是赫赫有名的将军,更别提前年与青漪一战,斩下敌国国主首级,bī得青漪割城求和,签下三十年不战之协议。

真是好风光地为国争了口气。

不过他儿子很顺利地把他为国争的那口气给放了,按吴世年的原话说:“爹,我这不是怕您给膨胀了嘛。”

偏偏吴家三代单传,到了吴世年这一辈,盛世到了,四海平安,除了几个没眼色的小国偶尔捣乱,一切都顺心地不得了,吴家觉得家中人丁零落,都是在战场上杀人太多,犯了煞气,吴盛夫人就生了一个儿子,肚子就再没动静了,于是一大家子人就狠劲地宠溺着这唯一的小公子。

搞得吴世年很是膨胀,他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知道我谁吗?知道我爹谁吗?知道我爷谁吗?”

这发自灵魂的三句问话,往往如灵丹妙药,十六年来没有医不好的顽疾。

偏偏碰到了阮当归。

吴世年的家世有多好,阮当归的家世就有多差,吴世年同旁人比优越,阮当归同旁人比惨。

阮当归打小没了爹,只跟着他娘改嫁,六岁他娘也没了,改嫁的那夫家人心狠,十岁那年便将他赶了出去,他就一直流làng着,偷jī摸狗什么事都做过,结果前不久,有个白面无须,自称咱家的人出现在他面前,自称是宫里的人,说要接他入宫。

彼时阮当归正从人家包子铺偷了两包子,被人放狗咬了三条街,好不容易甩掉了狗,蹲在墙角正准备享用他胜利的果实,他顶着宛如jī窝般的头发,头也未抬,只蹦出两个字:“不去。”

陈公公笑脸迎了一半,尴尬地不上不下,他捏着嗓子说:“公子啊,你是没去过宫里,这天下都是当今陛下的,陛下住的皇宫,可是天下最好的地方。”

阮当归没理会他,陈公公转了转眼珠:“那宫里可有数不清的山珍海味,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话音刚落,少年抬起头,一张满是污垢的脸上,亮起一双饿láng般光芒的眼睛,他希翼地问道:“真的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这得多少天没洗脸啊,陈公公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而后生生止住想要掩鼻的手,笑容僵硬:“咱家还能骗你不成。”

“管饱?”少年立马追问,嘴上的笑意放大。

陈公公点点头,下一刻便看到少年起身,将手上的两个包子塞进嘴里,囫囵吞枣地咽下去,然后把手上的油往同样褴褛且脏到几乎看不清颜色的衣衫上抹去,他的脸上挂着一个大大的笑容,露出一口白牙,这是唯一gān净的地方。

“那还等什么,走呗。”少年说话老道且油嘴滑舌。

先没走成,要真这副尊容见到圣驾,难不保皇上扔给他一个惊扰之罪,要洗澡,要洗澡,要洗澡,陈公公御前侍奉,深谙重要之事道三遍,他暗地里给阮当归伺候在前的小太监下了死命令,给小太监狠狠地搓,非得搓掉一层皮后,才肯让人出来。

屋子里不久便响起了阮当归的哭嚎之声,响彻云霄,惊起一树飞鸟,陈公公坐在院子里,躺在躺椅上,正悠悠品着香茗。

作者有话说:

第2章 少年不识愁滋味(2)

少年穿着一身白衣,衣上绣有青竹,他披着半湿漉漉的长发,未束发正冠,一张脸竟是惊为天人地好看,眉目俊郎,chūn日缱绻,他的眼中尚是赤子,gān净又急迫。

陈义忽然明白皇上为什么会想要接他入宫。

阮当归的母亲是皇上林暮舟的义妹,皇上早些年还是亲王时,尚是少年心性,也曾带着自己的亲信微服出访,走过大江南北,途中遇到阮当归他娘安子然,几番jiāo谈甚好,便结为兄妹,一起走过千山万水,惩恶扬善,好不潇洒。

后来先帝病急,林暮舟匆匆回宫,本以为还有相见之时,谁料先帝病逝,留下圣旨,让当初尚是亲王的林暮舟当了皇上,宫里几度变天,然后一晃十五年,他竟再也没有出过宫了。

上一篇:参商下一篇:山海纪年史之灵枢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