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战纪同人)白驹过隙云淡风轻

作者:诺奈峰曦 阅读记录

《(蜀山战纪同人)白驹过隙云淡风轻》

文案:

她爱他时他坚决不要她

她不喜欢他了他却发现他喜欢她

总是差点缘分没有到达喜欢

再怎么喜欢尝过就好

不贪恋就不醉

就真的不能同甘只能共苦?

真的不能同活只能共死?

那些世间最狠毒的事都经历了

唯独惧怕那个人不在身边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谷逸,齐灵云 ┃ 配角:余英奇,余英男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白云

立意:白云

☆、楔子、

尘封的大门被意外推开,一个身穿白裙的女子抱着一本书走了进来,震惊的看着像是酒吧又不似,既不像书中的那般复古又不似现代这般喧嚣,让她忍不住怀疑这是否真的就是她寻找的地方。

“有人吗?”这里没有其他的门也不像居住所,可这一尘不染也不像没有人的模样。

这里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人气了,带着面具一袭黑衣的男子出现在女子身后,“你想实现什么?”

女子吓了一跳的转过身,看着男子的打扮定了定神,递过手中的书,“这个,你应该还记得吧!”

男子看着女子那一模一样的容颜略显慌张,被掩盖的脸上浮现错愕,是她吗,那句再不相见是那样决绝,那她现在是都记得着了,不对,如果是这样她应该不会这么说吧,没有接过书,“你想说什么?”

女子放下手,“没什么,只是想让你像将这之中的女主放进书里一样让我也进到里面。”

“不行!”男子想也没有想直接拒绝。

“我并不是想阻止女主改变这个故事让那个世界毁灭,只是想让你把我送到她,也就是书中的齐灵云失去武功之前。”

“然后呢?”他看着眼前这个酷似那人却再没猜透。

“那么多年的噩梦中你是她唯一的光明,但缘分总是差了点,被你解放就是她所有的幸运,只是贪了几杯却又没有醒酒药。”

“改变我之后对她的态度,及早明白对英男的放下,”男子有些不屑的眯起眼看着她,“那从一开始改变我对英男的喜欢结局不是更好吗?”

女子却抬头看着男子的眼睛认真道,“再来多少次她都注定会爱上你,但你未来的计划中从来没有她。可想来也是,她齐灵云向来和你白谷逸只能共苦不能同甘,只能共死不能同活。只是不想她最后是恨着的罢了,连那恨意都是来源得不到的深爱,那么深爱着的理当留在岁月的流年中而不是用生命去做最后的道别换什么值得。”

白谷逸难以置信的看着她,漫长的岁月中他时常会想起她,那时他已是打算就这样和她共渡余生但他并没有将她放在他的计划之中,或许从来他白谷逸从未想与她分享甘甜不管什么都要防她一防,一次又一次的利用甚至没有一丝犹豫,而现在只能在时间里旁观的他才会再不想记得与她有关的任何,自己的自私和欺骗是那样明显,拯救了那个人却又重新将她推回地狱,这是他不能轮回的原因吧。

女子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我会想办法让她放下,不用担心余英男。”她啊,为什么要来这,大概只是因为觉得自己真的好像感同身受一般,真的是心疼极了才会如此荒唐的寻找这个地方。

“不用了...”白谷逸做定了决定,“再第一次看到它的时候你也会放下的。”

女子不太明白还想再说什么却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原来的世界,而再想用之前那个方法找那个地方的时候却怎么也没有成功,再想时有些迷茫的看着自己手中的书,这是什么?她怎么会在这里?

白谷逸在这里已经生活了数百年,这里所有的书他都看过,其中有一个法子是可以让如他这般的人离开这里甚至回到过去,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能改变,离开的他会失去在这的所有包括身体、jīng神、记忆,但比起其他人或许这是最好的选择,若成功那便是回到第一次的故事。

☆、壹、

山下树林孤单树着一座坟墓,枯叶早已落满坟台,一个白衣男子抬手施法扫去所有灰尘杂物,坐在墓碑旁取出刚在小村庄买的酒,只是自顾自的喝着偶尔敬地下之人一杯,直至酒尽离开未道一言。

白衣男子起身离开,突觉身后有风过,明知这只是衣冠冢才从未带过什么来祭拜过,今日却觉深久不见好像自己都有些不同,他不是多愁善感之人又被师父委以重任,甄良是他最好的朋友他明白他到底在想什么,那日没人去过崖底但也至今从未有人从那个崖底活着回来,没人信着他还活着这其中也包括他。

苍墟其他弟子因顾恩输了比赛白谷逸又去祭拜甄良错过比赛而受罚练功,顾恩看到白谷逸回来上前讽刺道:“师弟还知道回来?我们是输是赢想必白师弟根本不放在心上!”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