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芽

作者:银烛温夕 阅读记录

萌芽

作者:银烛温夕

文案

——少年的身影朝气蓬勃,像这夏季一样,萌芽,开花,万物生长。

江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訾落的,只知道訾落从小时候就融入了他的世界,日积月累,成了那个无法割舍的存在。

十八岁那年的两个人悄悄许下心愿——

江遇:希望訾落喜欢的人是我。

訾落:希望江遇的愿望会实现。

他与訾落的二十多年,像一场不切实际的幻想,不可成真,伸手不可及。

过好自己的人生,永远不要相互遗忘。

一篇关于成长与陪伴的故事。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边缘恋歌 青梅竹马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遇;訾落 ┃ 配角:南恕,时知远;书辞,游叶之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有在好好长大呀

第1章

独月与星,黑夜沉沉。光秃秃的枝桠伫立在一旁,万籁俱寂。

凌晨的公园路灯全灭,没有风,只有银白的月光静谧洒下落在湖面,映出了一道快到无法捕捉的影子,一闪而过。

“噗通”一声,似乎有什么坠入湖里,树上栖息的鸟儿被惊醒,睁着眼睛张开翅膀围着湖面飞了一圈。

那湖面dàng起一阵阵涟漪,似乎有人落水了。

头晕脑胀,恐惧从心底涌出,江遇只觉得喘不过气来。

他像是被人抓住了脚踝,无法破出水面,到不了岸边。双臂拼命地在水里挣扎,反而坠落的越来越深。

水大口大口从口腔进入肺部,撑得他胸腔都要爆炸。他坠入湖中无法呼吸,意识却无比清醒,双手在水中乱抓,试图能抓到什么,救下奄奄一息的他。

所有的一切被黑暗倾夺,视线变得虚无缥缈——他闭上了眼睛,任由身子沉沉坠落到越来越深的地方。

湖面恢复了平静,映出了树枝,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江遇?”有人在喊,声音急切地又喊了一声,似乎还夹带着手机铃声在耳边响个不停,“江遇!”

江遇身子猛地一颤,睁开眼睛,发现汗已经把整个背部湿透了。

耳边在响的是他的闹钟,门外是訾落的声音。那股窒息感醒来也没有全部消散,他又一次做了溺水的噩梦。

訾落的声音还在门外响起,带着浓浓的担忧,似乎下一秒就要破门而入。

“落落——”江遇调整好呼吸应了声,“我没事。”

打开门,訾落的身影出现在他眼前,江遇朝他微微一笑:“睡太死了没听见,等我,我马上就好。”

訾落看见他额头上细小的汗,目光随着他的步伐移动,沉默着并没有出声。

漳城的夏天一如既往的热,刚出门几分钟訾落就被太阳晒得睁不开双眼,他骑着自行车在路上拐了个弯,身影迎着小风呼呼地chuī,风chuī过额头灌进校服里,空气挤了进去鼓起一块,后又慢慢贴回背脊上。

太阳仿佛要把人烤化,訾落等红灯的空隙后面有一辆自行车总算跟上了他。江遇热得脸颊跟刚盛开的桃花似的,阳光一照下来能看出脸上隐隐地一层水光。

“……还生气呢?”江遇在訾落自行车旁停下,眯着眼睛看着红灯在倒数,“我以后不开这种玩笑了行不行,落落,我知道你最大度了。”

俩人皮肤都白,每天骑车去学校再骑车回家,没被夏日的阳光晒黑还挺奇迹。

一中的校服不像以往,一成不变的深蓝加白,而是浅蓝加白,裤子也不是全蓝,而是和短袖同一颜色的纯白布料,衬衫肩膀处和裤缝都有两道浅浅的蔚蓝,像天空,也像云港的海。

訾落没理他,看见灯变绿,长腿一蹬过了马路径直向前。

“哎——”江遇在他身后叹气,因为怕迟到,一路上骑车骑得急,他体力快跟不上了。

他只是开了个玩笑说“高一3班的班花长得不错你替我去追”,说完訾落就不怎么搭理他了,到现在连话都没说一句。

出门时訾落脸色谈不上好,但江遇并不想提他的梦,他找了别的话题,哪知开口既结束,訾落直接不理他了。

这不是第一次江遇跟他说这些事情,但这是第一次訾落因为这些事情不跟他说话。江遇想,这大概就叫搬了石头总有一天会砸到自己的脚。

家住四合院,离市里有段距离,但穿过街道走近路其实离学校也不怎么远,一般十几分钟就能到。

到了校门口车子不让骑,訾落脚尖沾地把车子推进去。一中每个学生校服胸前都戴了校牌,訾落因为个子高,校服裤子在他腿上成了九分裤,露出了洁白的脚踝。

江遇头发还乱着,靠在自行车旁边脑袋几乎要塞书包里了,伸着胳膊乱翻,訾落停下侧过头看了他一眼,不走了。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