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约难续

《废约难续》作者:沐声
文案:
刘晏以为提出分手以后先绷不住的肯定是原渠,谁知道到最后竟然是自己旧qíng难断。
破镜重圆老梗,没有V的短篇,已经完结了。有互攻。
不要抱着看过去文的感觉去看啊,想写什么风格就写了,文风跟之前大概有点不同?
友qíng提示:理智看文。
内容标签:七年之痒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原渠;刘晏 ┃ 配角: ┃ 其它:
==================
☆、 第1章

原渠下班后拐到超市去买菜,家里的阿姨刚添了孙子,请了一个月的假,他跟刘晏吃了大半个月的外卖,实在腻得慌了。加上刘晏最近肠胃不太好,原渠手上的项目告一段落后,难得提前下了班,打算弄些家常菜给他补一补。
从超市回来,离刘晏下班还有一个小时。原渠脱了西装挽起袖子洗菜、切菜、煮饭。虽然有段时间没下厨,他的动作依然很熟练。
原渠身材高大,五官硬朗,然而穿起围裙并没有太大的违和感,或许是通身气质柔和,因此只会让人联想到居家男人这类温和的词汇。
七点整,家里的门锁动了,满身酒气的刘晏进了屋子,原渠刚把菜端出去,刘晏就抱了上来。他顶着柔软的亚麻色头发,抱着原渠的腰,在他颈窝蹭了蹭,咕哝道:“亲爱的,我饿了。”
“马上就有饭吃了。”原渠揉了揉他的头发。刘晏身材和他相仿,但向来爱撒娇,明明在外面一副业界jīng英的模样,回了家却只会蹭在原渠身边,像是甩不掉的牛皮糖。
刘晏抬起眼,手摸在原渠的腰上,两个人的眼神一对上就gān柴烈火,连真正的“饭”也顾不上吃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半醉不醉的兴致特别高,刘晏这一晚特别的卖力,把人翻来覆去做得筋疲力尽,自己也贡献完了最后一滴jīng.液。事后两个人才在chuáng上囫囵着吃了晚饭,然后搂在一起抽烟。
刘晏有一下没一下地帮原渠按着腰,头靠在他汗津津的肩膀上,他忽然笑了一下,浓黑的眉挑了挑,“亲爱的,你今年三十七了吧?”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原渠嗓音低沉,脸上有些许qíng.事过后的慵懒疲惫。
刘晏直起身子,侧着头看他,水光潋滟的眼睛里含着一丝丝莫名的笑意。
原渠哑然失笑:“没错,周末我们出去旅个游?”往年他过生日,他们通常都是出去疯几天,要是遇上了刘晏忙得时候,忙完了也会把这个假补起来。除开刚刚认识那年,算一算,他们也一起过了五回生日了。
刘晏收回放在原渠腰上的手,探过身子从他那边的chuáng头掏来烟盒,拿着打火机噌地一声又点了一支烟叼在嘴里,他长着一张很男人的脸,笑起来的时候让人见着就想要扑上去脱裤子,又是二十六七年华正好的时候,浑身散发着蓬勃的荷尔蒙。
他抽了两口烟,把剩下的烟按灭在烟灰缸里,眼神缓缓滑过原渠的眉眼。
原渠望着他,不明所以。
刘晏叹了口气,轻笑着说:“原渠,我有些厌了,我们分手吧。”
刘晏的分手不是商量,而是通知和宣告。原渠几乎没有任何反对或者拒绝的余地。
刘晏很快决定搬出了他们一起住的家,他收拾行李的时候,原渠就站在一边。
原渠很想说几句,也想质问刘晏,但他是个三十七岁的成年男人了,再多的不甘心也在时间的磨砺下消弭得差不多了,遇到这样的事qíng时,他有种超乎寻常的沉默和隐忍。
与他相反,刘晏的表qíng很轻松。就像是刚刚谈完一纸合约,在所有的项目都敲定,合作已经圆满结束后,他表现得如释重负。
“就这样了,差不多了,真收拾起来才发现我的东西还挺多的。”刘晏一手cha着口袋,另一只手拎着他的行李。
原渠不相信他出轨,无论如何,刘晏要分手总要给他一个理由。
原渠出手拦住刘晏,他到底是有些失态了。
刘晏看着原渠脸上破碎的表qíng,终于露出了一丝丝意外。
“差点忘了,手表也是你送我的东西。”他从手腕上取下那块价值不菲的手表,放到门旁边的鞋柜上。“这是你给我的最后一件东西了,应该没有其他的了。”
“为什么?”原渠嗓子有些发哑,刘晏闹得这一出让他彻底接受不了,他从心底就无法相信相处了五年的爱人怎么会一夜之间变成现在的样子,那五年的互相珍惜互相搀扶的日子难道都是他的错觉?
刘晏歪着头,亚麻色的头发和硬朗的五官搭配在一起,竟然毫无违和感。

上一篇:截胡下一篇:深度奋斗

沐声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