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刀门之叶飘零

小说在线阅读尽在 www.25645.com---256文学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短刀门之叶飘零》作者:暗夜流光

一场惊天动地的复仇,迫使铁铮不得不背弃了当年的誓言!

师门的期待、师父的盼望,只能使他走上背弃若叶的道路!

自他挺身为师门而出的那一刻起,他的一切就已不再为自身所有,誓言、心意、相守的幸福,在在都必须舍去,掩埋在心底的最深处──

包括那个自己一生最爱也最想守护的人……

“铁铮、若叶,今生今世,永不分离!”

紧守著铭刻在心底的誓言,若叶不曾怨过铁铮的决绝!

只要能看著心爱的人活得平安喜乐,就是他的幸福──

这是若叶单纯而不含任何杂质的爱情。

不悔的爱支撑若叶嬴弱的身躯,期望见到爱人幸福的一天。

究竟,到最后,是天可怜他,亦或是天绝情于他?!

第一章

江湖,风云雷动的江湖,曾经有多少豪杰无声无息葬身此间,又有多少英雄籍此扬名天下?

细数江湖门派,除却几大历来极富盛名的帮会,多数经不起什么大风大làng,短刀门这个名字,自从经过两次巨变之后,已在江湖中渐渐湮灭。如今的人们说起短刀门,就象谈论一个小小的笑话,而且只配在无聊的时候才偶尔说起。

对于短刀门本派弟子,在江湖中遭到蔑视与白眼乃是常事,只因理当发扬本派的第六代弟子中,曾经最出色的三人俱已不在。不,还有一人,虽然仍在本门,却跟死人没什么太大分别。

第七代弟子,多半资质努钝——不成材的师傅又教得出什么好弟子?只有一个例外,此人年方十八,小小年纪已将本门内功心法和刀法练得炉火纯青,平日里与上辈的师叔师伯对招,鲜少有人是他对手。自去年开始,已由师公伍胜天亲自教授。

那次大变之后,伍胜天本已心灰意冷,只是门中六代弟子实无什么可以独挡一面的人物,不得已撑着老迈残躯续任掌门。过去曾是平生最钟爱的徒儿兼义子云晨,于大徒弟飞扬接任衣钵之日上门大闹,事后竟无人告诉他实情,只隐约听他们谈论,当日飞扬亲口承认对云晨不起,有负于他云云,总之是两人昔年的一段风流孽帐,他也管不了许多。经过那么些年,他只想再见云晨一面,往日怒气早已消散一空。云晨千真万确回到此地,却连真面目都不让他一见,出手便点了他xué道,饶他性命不过还他十几载养育之恩,哪还有什么父子师徒的情分在,想至此处,悔之恨之,自己当年所为委实太过,飞扬所为更是别有用心。自己年届七十,眼看时日无多,撑着摇摇欲坠的门派惨淡度日,真是生不如死。如今却是略有安慰:第七代弟子中有一人,骨骼上佳、气宇轩昂,人品也是百里挑一,在武学上的资质几可直追当年的云晨。

那日厅中大变之时,这孩子在众人之前挺身而出,不俱云晨那手诡异狠辣的功夫,独自与云晨当面对峙,其心性可见一斑,云晨将掌门令牌jiāo与他手,想来也是必有深意,之后这孩子学武更加刻苦专心,十六岁时已在本门七代弟子中独占鳌头。

此子名唤铁铮,乃门下四弟子铁静山昔年带回的一个小乞儿,静山生性懦弱,资质平庸,待这个捡回来的孩子却好到极处,为他取这个名字,自是期望他长大后做个铁骨铮铮的血性汉子,行侠仗义、有所建树,不若自己一生无为。静山一直未曾娶妻,所学的功夫也不过用来打猎砍柴以到山下换取财物维持生计,铁铮却一日比一日成材。大变的七师弟,若不是他将掌门令牌jiāo与铮儿之手,师父也未必如此宠爱铮儿,把平生所学倾囊相授。这些年来,短刀门中人人都看得出,师父其实很挂念云晨,只是未曾有人胆敢说出来而已。

这日短刀门中第七代弟子一起过招,伍胜天和铁静山均是心怀安慰,铁铮手中双刀使得矫若游龙,滴水不漏,刀风过处树叶纷纷而下,围绕刀身旋转不绝,单就此翩翩姿态已是好看之极;反观与他喂招的弟子,额头汗水涔涔、手上招式已乱得不成章法,兀自勉qiáng支撑。铁铮心知这个师兄是怕在诸位师傅师公丢了颜面,也不便明让,只是暗自将招数使得缓了些。经他如此做作,两人渐渐合手,打得尚算好看,却哪里还是比试,只像在一起舞刀了。

铁静山自然看得出来,面上微有不悦;伍胜天沉吟不语,心中倒是甚为嘉许,铮儿资质即高,胸襟亦阔,就算帮人处也不愿太露痕迹,这背负了数十年的掌门之位终归有个去处了。

主意即定,伍胜天便叫下铁铮,只说有要事相授,让他随着自己去了掌门内室。静山心中忐忑,只怕铁铮今日所为犯了门规,轻则一顿训斥;重则一朝失宠,哪知才一盏茶功夫,铁铮便拿着一样物事出来,伍胜天跟在其后,命静山集齐所有短刀门中弟子。

不过多时,众弟子齐聚掌门之前,伍胜天沉声说道:“铮儿,今日我已把兵器传了给你,半月后的少年英雄大会也自让你前去。当着诸位师叔师伯、师兄师弟的面,你可有话要说?”

众人一听,艳羡有之、欣喜有之、妒忌也微微有之,却无任何一人觉得自己可胜过铁铮之能,俱都闭嘴不言,只有一人“啊”了一声,满面惊喜向着铁铮身前奔了过来,一伸手便要去拉他的衣袖。

一双白玉般的小手却被高大的身形挡在后头,原来是铁静山不声不响站在了铁铮身前,那人身子一颤,嘴角紧紧抿起,垂着头慢慢后退了些。

几个七代弟子都是面有不豫,拉着那人小声安慰起来,言语间尽是宠溺讨好:“林师弟,别生气……是啊……我们陪你嘛……待会我陪你去后山好不好……”

那人缓缓摇头,一声不出,双眼之中隐有泪光闪动,却始终未曾流下一滴。这是个年纪轻轻的少年,长相却比平常漂亮女子还要美上许多,单只论眉目肌肤之佳已是难以形容,更何况此刻神情委曲中又有些倔qiáng,可爱至极,直把几个师兄弟看的手足无措,心中都不禁暗暗想道:只要哄得他开怀而笑,便叫我做什么都甘心。

这少年眼睛只瞧着一人,那人却一眼也未看他,背对他向师公面前跪了下来,朗声道:“铮儿此去定当尽力而为,请师公放心。”

伍胜天微微一笑,道:“铮儿,唉……果然是铮儿,半点骄饰也无,好,师公自然是放心的,便等着你将那大会魁首之位夺来,再设宴摆酒、告诸天下。”

铁铮面上一红,呐呐难言,显是当着众人听到这等溺爱之辞颇觉尴尬;铁静山却是心绪激动,险些掉下泪来,哽咽着对铁铮道:“铮儿,你……你可要争气啊!”

铁铮抬头望向师父,见他眼中全是期待欣喜,心中一阵辛酸、一阵激昂,当下凛然正色道:“是!”

伍胜天捋须而笑:“好、好、好!”连道了三个“好”字便即退入内室,余下的笑声延绵有致、绕梁不绝,竟是用上了十足的内劲。

直到师公远远不见,铁铮才站起身来,众位师叔伯、师兄弟都上前来美言庆贺,铁静山自然不会阻拦,只对他小声耳语了一句话便自离开。这句话只有两个字:自重。

若是旁人听了定会百思不解,铁铮当然明白得很,师父临去前眼光只对着一人,虽只是淡淡一瞥,其中却富含深意。

此时这人在众多语声中也说出“恭喜”二字,一双美丽的杏眼直勾勾的盯着他,似有千言万语还未说出,他神色丝毫不变,只说了声“多谢林师弟”。

“……林师弟?你……”那少年口唇发颤,长长的睫毛也微微抖动,脸上泛起一丝绯红。

铁铮轻轻挣脱他抓着自己衣袖的手,那少年突然气息急促,皱起了眉头,手掌也抚上胸口一带,铁铮心中一惊,急忙问道:“你没事吧?”

“……不要你管!”那少年终于落下泪来,随即掩面而去,早有几个师兄弟跟在后面追了上去扶在左右,嘴里不住询问他哪里不舒服、心口痛不痛。

顷刻之间,偌大的练武场就只余下铁铮一人,他看着那少年离去的方向,心头一阵烦闷,用师公所传的宝刀练起刀法来。

耍了一会儿,刀身沾满树叶,他悄然立定,取下其中一片捏在手指上把玩,竟不知不觉喃喃出声:“……叶子……小叶子……”

记得当年山花烂漫时节,两个小小的人儿在花丛中嬉闹玩乐,八岁的铁铮牵着比他小四岁的若叶一玩就是一天。

铁铮到短刀门不过几月,若叶也跟随父亲来了这里,起初门中众人都以为若叶是个女孩,一身chuī弹可破的肌肤和美丽之极的容貌活脱脱便是富贵之家的小小姐,加之身子天生嬴弱,动不动就受寒发烧,众人更是争相怜爱、呵护备至。其父林远道是门中第六代的老五,生性沉默寡言,甚少与人说话,众人竟直到半月后才知若叶原来是个小子。

铁铮却是门中第一个知道此事的,只因若叶来后的第三天便缠着他一起玩耍,所玩的物事皆是泥巴、小虫之类,铁铮自然好奇,询问他一个女孩子家为何喜欢这些物事,惹得若叶凶巴巴的破口大骂:“你才是女的!”

上一篇:短刀门之孽徒下一篇:末路情枭

暗夜流光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