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个皇帝回现代改造

《拐个皇帝回现代改造:穿越沦为bào君的小妾》作者:月斜影清【完结】

【文案】

皇帝走在21世纪的大街上,他的谋生第一招:坐台。平素翻惯了美女的牌子,这次,终于轮

到富姐翻他的牌子。本文是不折不扣的现代都市偶像言情剧。一个“段正淳”式男人的现代

改造版——被皇帝大人nüè了,临走时就顺便捞了皇帝大人一起回去。目的是看他到了21世纪

怎么猖狂。小样,好歹姿色还不错,可以去牛郎俱乐部。再不济,就去横店影视城给我当武

打戏替身,踢足球、炒股、选秀,想gān嘛gān嘛……

【256文学将分享完结好看的种田文,甜文,宠文以及各类宫斗文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256文学http://www.256wxc.com/】

第一部分:(1)穿越沦为bào君的小妾

冷宫的咒语

三月初三,chūn日晴朗。

今天是皇帝的大婚典礼。

金陵城万人空巷,百姓、官吏都出来观看皇帝的迎亲大典。这一天,按照当今皇帝的旨意,用了皇家规格最高的仪仗来迎娶乐亭侯家的女儿冯妙芝。凤辇前有全副武装的侍卫开道,威武庄严;后有彩衣宫女护拥,花团锦簇。车水马龙,熙熙攘攘,香艳欣羡了整整一条街。七十二对绛纱宫灯分外耀眼,乐队高奏迎亲鼓乐,丝竹之声震耳欲聋,把迎亲的气氛推向了高cháo。

浩浩dàngdàng的迎亲队伍,转过金陵城的主要街道,再把出尽风头的新皇后冯妙芝送到皇帝选定的dòng房柔光殿。贺喜的大臣、亲友已经纷纷告退了,很快,帝后就要携手进入dòng房,共度chūn宵了……

此时此刻,我站在这片泾水和渭水之间的大牧场上,脚下是三块古旧的巨大的石板铺就的小小广场,前面的松柏葱翠里是一座冷冷的尼庵,那就是曾经宠爱过我的君王给我的最后的归宿。

心如刀绞,我24岁的生命忽然变得如此虚无,它曾如最潋滟的花,还没开到鼎盛,就悄然没落。

后宫是一座巨大的花园,每个季节都有每个季节的鲜妍,没有任何女人能够常开不败。如果我曾经属于“chūn”,现在就该轮回到其他人的“夏”了——我的花季,它悄然谢幕了。

18-24岁,一生中最年轻、最华美的岁月,我在大唐后宫充满胭脂水粉的暧昧气息里,在没有硝烟却满是惊险和刺激的嫔妃争斗里,曾经一度qiáng势崛起,宠冠三千粉黛。

只是,那个时候,我没有想到chūn天其实是如此短暂。

就像刚刚击败我,顺利登上皇后宝座的妙芝一样,既然chūn之后有夏,夏之后就必然会有秋冬!她也是18岁,而她的这个“夏天”,又能够维持多久呢?

一朵花就要枯萎,我的脚已经旋踏在了中间那块石板上。我已经知道了开启这块石板的秘密,只要一掀开按钮,我就要结束我的古代之旅,回到21世纪了……只是,我如何甘心就这样白白放过曾nüè过我的那个男人?

恍惚中,忽然看见他微笑着向我走来;恍惚中,我拉了他的手,眼前一黑,如坠入无止境的悬崖……

残存的意识里,我想:如果回到了我的世界,我的地盘是不是能够让我作主,就像他待我一般,也狠狠地、狠狠地将他一nüè再nüè?

别离宫中日月长1

她想睁开眼睛,头顶的光线如此刺眼,睁了几次又赶紧闭上。全身都是凉冰冰的,胸口一阵窒息,仿如压了一块巨大的石头。

她qiáng行睁开眼睛,原来,自己竟然真的躺在一块冷冰冰的石板上——

“醒了,这贱人醒了……”

声音低低的,像是刻意压抑了的。她看着这张近在眼前的变形而狰狞的脸孔,吓了一跳,赶紧坐起来,腿却是麻木的,刚一翻身又“蹭”地侧跌下去,头也蹭在冰冷的石面上,顿时火辣辣的一阵疼痛。

“哈哈哈……”

他伸出手,狠狠地敲一下她的磕破的额头,沾了一手的血迹,笑得如一个恶魔:“贱人,这就是你贪图荣华富贵的报应、报应!你没想到自己也有今天吧?……哈哈,冷宫的滋味好不好受?”

“娘娘……娘娘……”

远远的,一个声音传来,我怒瞪他一眼,他脸色一变,慌忙站起身来,快跑几步,身子很快消失在了前面迂回杂生的花园里了。

身子僵冷得有些麻木,好一会儿,她才试着坐起身子,放眼看去,这是一片方形的大理石铺就的广场,冷冷的、冰冰的,没有一丝热度。前面,是一片“芳草萋萋”的花园,花园里杂草丛生,鸦雀乱飞,却开着chūn日里最清雅的水仙和几树雪白的梨花,以及一些又大又艳丽的红色的花朵。广场的前面,是一重飞檐翘壁的院落,庭院深深,已经朱漆脱落的大门开了一扇,任chūn日里料峭的风往里面chuī。

她心里一阵骇然,这是什么地方?

她,自由职业者冯丰,一个22岁的女孩,生平最大的爱好就是旅行。chūn节前,她利用积攒的一点钱,到了泾水和渭水jiāo界之间的一片牧场旅行。在那里,她看到了三块连着的异常整洁巨大的青石板。行得疲倦时,看到这样整洁如chuáng的石板,就欣喜地在上面躺了一会儿,迷迷糊糊中就睡着了。

就这么一会儿,醒来为何就在这里了?

她再仔细看看四周,这里的确不是牧场,而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她身下的石板也不是青石板,而是一大块一大块方形的大理石。

一个诡异的念头浮上心头,天啦?自己穿越了?

冯丰曾看过许多穿越小说,在穿越小说里,那些女主都是要遭遇车祸啊、自杀啊、或者在古墓之类的地方才会穿越,自己咋在一片牧场的青石板上躺了一会儿就穿越了?

不对,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她揉揉脑袋,晕头晕脑的站起来,刚站稳,眼前一花,一个红色的身影猛地冲来,声音惊惶:“娘娘,奴婢才去打了一下水,您怎么就跑到外面来了?外面风大,快回去躺着吧……”

娘娘?

天啦,她看看这个一身宫装的小宫女,又看看自己身上的曳地水袖百褶凤尾裙,脑子里的一片浆糊越来越清晰:

自己-真-的-穿-越-了!

心里又是害怕又是惶恐,她定定神:“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是谁?你叫什么名字?”

小宫女又惊又怕,赶紧搀扶着她我:“娘娘,您真的病坏了。您是冯昭仪,这里是‘别离宫’,奴婢是柳儿啊……”

柳儿?别离宫?

“这是什么朝代?”

“宋唐!邻邦都称我们为大唐。”

宋唐?人们常说唐宋,为何居然成了宋唐?这是什么东西?究竟是宋朝还是唐朝?南北朝时倒是有个刘宋,莫非还架空了?

“宋唐的都城是?”

“金陵城。”

“当今的万岁是?”

“太宗大帝。”

唐太宗还是宋太宗?唐太宗可是已经被太多女人穿越了,都已经被穿成“惨草败男”了,宋太宗又是个不怎么样的坏蛋,这“宋唐”的太宗是啥?就叫宋唐太宗?

OMG!

冯丰再看看自己身上的服饰和宫女身上的服侍,都是领口半开,不高也不低,既不纯粹是唐朝风格,也不纯粹是宋朝风格,仿佛介于晚唐和宋初之间。可是,即便这样,也该叫“唐宋”,怎么会叫“宋唐时代?”

她在惊疑里,总算明白了,当今的皇帝是宋唐太宗,她是他的“宠妃”冯昭仪,她的芳名叫冯妙莲,今年22岁,是本朝乐亭侯冯博的大女儿。

别离宫中日月长2

等等,别人穿越都变小了变成绝代佳人了,自己为什么连姓都没变?并且同样还是22岁?

柳儿悲哀地看她一眼,搀扶着她就往那朱漆剥落的大门走去,边走边低声道:“娘娘,您不要乱走了,您要将息好自个儿的身子,要不然,皇上……”

她絮絮叨叨,冯丰一头雾水,虽有人搀扶着,脚步却是轻飘飘的。这时,她才看到宫门外还有四名宫女,宫女们见了她正要行礼,她摇摇头“你们不必多礼了。”

那几名宫女如获大赦,赶紧走开了去。

她刚要跨过那道大门,喉头一甜,无端呕出一口血来。

天啦!别人穿越到古代,醒来都是在chuáng上,不是一众丫鬟仆妇伺候着,就是正在和一个帅得不得了的帅哥很慡地OOXX——而自己是造了什么孽哦,一穿来,就躺在冷宫冰冷的地板上,还貌似得了什么不治之症!

她看着地上那口血,惊惶地大吼一声:“完了,洒家要死了……”

“洒家要死了”,是冯丰念大学时打双扣输了的时候最爱说的一句话。

柳儿貌似对她呕的这口血一点也不惊讶,相反,却被她的这声呐喊吓了一跳,似乎是生平第一次见到“她”这个样子,又疑惑又害怕,急道:“娘娘,御医说,您这呕血症万万激动不得,您要冷静……”

月斜影清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