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见人栽鸟见鸟呆【2部完结】

小说下载尽在https://www.256wxc.com---256文学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文案】

小时候,老人们常说:人上一百,形形色(shai)色(shai)。

老人还说: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

星星说:鸟呆并不是统一的故事,而是一锅乱炖。

【书名】人见人栽鸟见鸟呆(1)

【作者】十八子墨

【正文】

破网死鱼

十八认识雪小农的时候,小诺是雪小农的二房东。

二房东懂吧?就是小诺从房子的主人哪儿租来房子,因为感觉自己租的房子太大了,已经突破了小诺折腾的范围,再就是房租有人分担总是好事儿啊,这年头谁跟钱有仇?然后小诺拖着十八满大街的贴合租房的小广告,还差点儿被居委会大妈逮个正着。

居委会大妈中也有腿脚儿非常利落且环保意识非常利落的,人家可能看着小诺和十八就不是什么好鸟儿,小诺拍着手心的糨糊跟十八掰持着:“哎,我就不信我撒一圈儿网,难道连条死鱼都捞不上来吗?找个半死不活的北漂儿跟我一起合作,好歹每个月给我几个钱花花,这心里多少能感觉痛快点儿”

居委会大妈颠着脚尖儿戳戳十八和小诺的肩膀:“你俩,这是gān什么呢?”

十八像个木头似的,面红耳赤的很想承认错误,小诺反应快,指着刚贴上去的纸条破口大骂:“我靠,也不知道哪个孙子,刚刚在这儿乱贴小广告,让我俩给撵跑了,小区的环境,就是让这些人给糟蹋了,大妈你就放心吧,这地儿有我看着,保证你什么事儿也没有。”

居委会大妈扁着嘴,朝小诺连着伸了三次大拇指:“好啊!好啊!真好!多少年了,我就从来没有遇到你这么实诚的孩子,好啊!”

居委会大妈带着红袖箍颤颤巍巍的走了,十八鄙夷的看着小诺:“哎,你这么说话,对得起你的良心吗?”

而雪小农就是小诺那张铺不了天也盖不了地的破网抓到的死鱼。

雪小农背着一个百事可乐赠送的包包,一边吃着夹心面包,一边小心的跟小诺商量着房租能不能月付,小诺像是人贩子似的上下打量着雪小农,甚至还伸手捏捏雪小农的胳膊,点着头:“房租吗?好说,咱们都是实在人哈,只要你不拖欠就行。”

雪小农大口大口的吃着夹心面包,把嘴里里面塞得满满的,脸颊就像是被塞进了两个乒乓球一样,圆鼓鼓的,雪小农翻着眼睛看着小诺:“我怎么就,看不出你像个实在人呢?我爷爷说了,二房东跟二道贩子没两样……”

小诺把眼睛一瞪:“二道贩子??这房子你到底想不想租?不租走人!!”

雪小农最后吃了一大口夹心面包,咬牙切齿且含糊不清的看着小诺:“我现在是虎落平阳,租就租!!”

小诺不耐烦的朝雪小农伸出手:“拿钱来,以后水、电、煤气、上网、电话费统统平摊,愿意搭伙一起吃饭,伙食费也可以平摊,还有啊,洗澡的时候不准长流水,就是用香皂和沐浴液擦身的时候要把热水关了,完事儿了再冲,半夜看电视的时候声音要小,最关键一点儿就是——”

小诺的眼睛盯着雪小农的胸部,而雪小农的眼睛瞪得跟金银小馒头似的看着小诺:“还有什么啊?”

小诺一字一顿的说:“不准带男人回来!!男人的袜子鞋子内裤,统统都不准带进来!!”

雪小农诧异的看着小诺:“我从来不穿那些玩意儿,你穿吗?”

雪小农搬到小诺家还不到一个星期,小诺就生生的把十八拖过去,说是无论如何都得让十八给评评理,搞的十八一头雾水,不知道到底二房东和房客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小诺叉着腰:“十八,你给说说,有这样的吗?”

雪小农慢条斯理的吃着热气腾腾的包子,好像她是二房东,小诺才是房客,十八看看小诺又看看雪小农:“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

小诺开始挽袖子:“靠,我让这丫头给骗了,玩儿鹰的竟然还给鹰啄瞎了眼睛!!雪小农,你给我听着——”

雪小农非常无辜的看着小诺:“怎么了?”

小诺一把抓住十八的衬衫,还抖了两抖:“看见没?这女的长的虎吧?够不够虎?”

十八皱着眉头甩开小诺麻杆儿似的手臂,雪小农上下打量了好几下十八,点头:“恩,我承认,看着是挺虎的,怎么了?你想让她揍我吗??”

小诺气势汹汹的看着雪小农:“就是这样虎了吧唧的大家伙180斤的时候,都没有你能吃啊??你是不是想气死我啊?咱俩伙食费是平摊的,你倒好,一天吃10顿饭,十八——”

小诺绝望的转向有点儿发懵的十八:“你是不知道,这,这丫头啊,这么,不是,是这么大个儿的包子啊,就是东北卖的8毛钱的那个最大号儿的包子,她竟然一顿能吃8个,还让不让我活了??我早晚得被她吃死了……”

十八不相信似的看着雪小农,雪小农舒舒服服的啃着包子,笑眯眯的看着十八笑:“哎,大家伙,你要是吃不过我,你之前那个180斤的体重是怎么长的?chuī的吧?”

小诺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怒气冲冲的瞪着雪小农:“你给我听着!!要不是因为我收了你两个月房租,你现在就给我搬走,我就收留你两个月,到了时间你就赶紧给我找房子去!!还有啊,从现在开始,我和你,各吃各的,再也不搭伙吃饭了,还有还有,按照每天三顿饭的量平摊算煤气水电费,你每多做一顿饭就得在平摊的费用上多加一次,哼!!”

雪小农不乐意的看着小诺咕哝着:“二房东就是二道贩子,还不承认,你的心啊是黑的。”

十八小心翼翼的挨着雪小农坐下,上下打量着雪小农瘦弱纤细的身材,还有雪小农手里硕大的包子,十八试探性的问:“那个,你怎么会那么能吃啊?”

雪小农看着天花板翻眼睛,开始叹气:“咳,怎么说呢?”

小诺哼:“说个屁吧?就会装什么大瓣蒜,能吃有什么好说的。”

雪小农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坐到十八身边:“十八姐,你比我们都大吧,你小时候过周岁生日的时候,是不是有抓周的风俗,就是过生日的时候,把一堆好看好玩好吃的东西放在一起,让小孩子抓的那种风俗。”

十八点头:“有啊,现在也一样还有的。”

雪小农啪的拍了一下茶几:“这就是了,我啊,我今儿落到这么能吃的份儿上,就是抓周害的,老人是不是经常说‘三岁带不了吃老相’,有这话吧?”

小诺和十八面面相觑,雪小农神神秘秘的看着十八:“十八姐,你抓周的时候抓的是什么啊?”

十八挠挠头:“听我外婆说,好像是一支破毛笔。”

小诺恍然大悟:“看来还真是有道理啊,十八你从小到大不就是一烂笔头吗?”

雪小农神情庄重的看着十八和小诺:“我的命就苦了,苦的没边儿没沿儿的,我奶奶跟我说,我抓周的时候,有好几张新的百元钞票,有玩具小火车,有漂亮的绒毛熊,好像还有笔啊书本什么的,你们猜猜我抓的是什么?”

小诺自作聪明的说:“你这么能吃,肯定抓的是绒毛熊了。”

雪小农表情痛苦的摇头:“不是,抓了玩具熊最多我长大就是个好玩儿而已。”

小诺着急的看雪小农:“你就赶紧点儿说吧,哪儿那么多废话啊?”

雪小农伤感的看着十八:“十八姐,我过周岁生日那天,刚好赶上个要饭的,我奶奶心肠好,刚好还赶上我周岁生日,我奶奶也为了给我图个吉利,就把那要饭的给带到家里了,想给要饭的一些大米什么的,我那会儿也不知道是不是邪门儿了,我发誓那会儿我真的就一周岁,我愣是看上人家要饭手里的馒头了,死活就要那个馒头不可了,我奶奶给什么我都不gān,后来要饭的到底是把馒头留我家了,所以我周岁抓周那次,就抢了人家要饭的一馒头,长大后听我奶奶说,那馒头都不知道放多长时间了,黑乎乎的gān巴巴的,我爸妈拿什么换我手里的那破馒头我都不gān,你们说我怎么那么死心眼啊?这不长大了,我就成了满脸挂饭盒的人了,一天少说得吃八顿饭,怎么吃都不胖,不吃就饿……”

小诺和十八都笑了,小诺龇着牙嘿嘿笑:“那,那真是没法,你那就是命,天生就是那种破馒头的命。”

雪小农眼巴巴的看着小诺:“小诺,那你抓周的时候抓的是什么啊?”

小诺得意的翘着二郎腿哎呀了一下:“我啊,也没什么,人要是注定天生是聪明的话,还真是没什么办法,哎呀,我那会儿抓的是算盘,所以你们看我这脑子这思维,还有平时想事儿,从来不掉板儿吧……”

雪小农往十八身边凑了凑,小声说:“十八姐,小诺根本就是铁公jī,算盘跟聪明根本就是两回事儿!”

酒后无德

那会儿,十八刚好失业,十八对于工作的梦想就是很想进入类似于摩托罗拉大厦中的那种黑白领,每天可以象许小坏一样梗着脖儿冷艳的出来进去,但是上帝似乎永久性的关闭了十八这种梗着脖儿的梦想,不过上帝也是非常仁义的,他关了十八梦想中梗着脖儿的梦想,但是他也给十八开了另一扇门,那就是每次找工作,都有无数个中小企业的门热情的朝十八敞开着,所以十八的职业生涯都是栽在吃饭上。

上一篇:迷迭香下一篇:壳儿

十八子墨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