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女儿秀

作者:流鸢长凝 阅读记录

《谁家女儿秀》作者:流鸢长凝

文案:

云舟以为遇上谢南烟是场灾难。

这个女魔头实在是可恨,偏偏自己只能做她的俎上鱼肉。

可在多年后,云舟后知后觉地叹了一声,“幸好遇上了你。”

谢南烟以为这一世会无趣到老,世事不过傀儡戏一场。

她却不知在遇上云舟的那一日开始,她总是能轻笑着道一句,“有意思。”

当皇家密图《四海烛龙图》掀起天下波涛,无人可以独善其身。

那就各凭本事风口làng尖走一遭。

待到终局风平làng静,究竟——谁家女儿秀?

这是【大陵旧事】第二个故事,本文HE!

【大陵旧事】第一个故事:暖驸马与小公主《诛佞》

一句话简介:唯烤jī与岁月不可辜负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女扮男装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舟,谢南烟 ┃ 配角:尉迟容兮,楚拂,桑娘,萧小满,明寄北,木阿,墨儿,年宛娘,殷家皇族 ┃ 其它:HE!!!

卷一 西海沉箱

第1章 西海有沉箱

星幕之下,碧海潋滟,月光悠悠。

西海最陡峭的海崖之下,一叶小舟在海làng上起起伏伏,若不是有一条长绳将小舟与崖壁下的大石牢牢系住,只怕早就被海làng卷入海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毛笔蘸润了点朱砂,在画中人的眉心点上一点朱砂——

云舟轻抿唇角,她忽地抱着画卷坐了起来,借着月光眉眼贴近了画纸,把今夜画的凌波仙子图仔细地瞧了瞧。

“哗啦啦——”

小舟畔突然钻出了一条人影,溅起的水花落在了画纸之上,将仙子的衣裳眉眼晕了开来。

云舟微微眯起了眼睛,惊呼道:“我的画!”

“舟姐姐,你快来帮我!下面有个黑木大箱子!”说话的小姑娘皮肤黝黑,水性却是极好的,只见她说完之后,猛地缓了好几口气,便又潜入了水下。

“希望别是什么脏东西……”

云舟自语一句,便拿了襻膊出来,系好了袖子。等用舟上的绳子拴住了腰杆后,她倒吸了一口气,便带着绳子一个猛子扎进了海中。

这片海域入夜后风làng最大,海下暗流汹涌,采珠人知道这里产珠丰富,若不是急待jiāo珠,平日里也没有谁会来这里冒险采珠。

桑娘一家都靠采珠为生,前几日桑娘的爹爹采珠时出了意外,这会儿还在chuáng上昏迷着。眼看着明早便是最后的期限,若是jiāo不足朝廷要的数目,采珠的官员们定要拿了桑大叔去打上三十棍子。

这桑大叔再被打三十棍子,只怕老命都要折了。

云舟自幼便跟着舅舅来到了西海畔的这个小渔村中生活,打小便与桑娘情同姐妹。舅舅孙不离画得一手好画,在村中开了家私塾,在村民之中很有名望。说也奇怪,舅舅生得眉清目秀的,待人又彬彬有礼,村中的媒婆来了好几茬,都被他给婉拒了。日子过去十六年,孙不离还是孑然一身,也越发地痴迷画画。村民都道云舟的舅舅是个画痴,实在是可惜了这一表人才。

云舟与舅舅生活了十六年,舅舅便认真地教了她十六年画画。舅舅经常讲的一句话便是,“你娘亲画得一手好画,你瞧瞧你现下画的,连你娘亲的一成都及不上!”

“我娘是谁?”每当这个时候,云舟总会问孙不离这句话。

也是这个时候,孙不离便噤了声,只是沉沉地一叹,语气便柔和了许多,“再过几年,我便告诉你,你爹娘是谁。”

及不上又如何?娘亲画的比她好,本就是天经地义!

可爹娘是谁?这才是应该问清楚的。

每当云舟打定了主意要缠着舅舅问出个所以然时,舅舅便会想方设法地打哈哈,“舟儿,你看那边!”每次舅舅开始打哈哈,便会趁机跑得无影无踪,过大半日才会回来,然后带着云舟最喜欢吃的烧jī回来。

为何村头刘老头家的烧jī要那么好吃呢?云舟只要闻到那个味道,就馋虫犯了,哪里还顾得揪着舅舅不放?这样的事次数多了,云舟便也习惯了。要一个不想开口的人好好讲话,那是不可能的,倒不如趁机蹭舅舅一只烧jī,美滋滋地吃一顿。

唯烧jī与岁月不可辜负啊!

“哗啦啦——”

当云舟再次钻出海面,她吃力地爬上了小舟,她腰上的长绳如今直连着海下的黑木大箱子。她一边大口喘气,一边拉扯长绳,想要把黑木大箱子给拉上来。

桑娘的水性极好,她托着黑木大箱子,不停蹬腿上游,视线之中的月光越来越清晰,她知道这箱子快要被她们扯上去了。

“桑娘,你先出来换口气!”云舟担心桑娘,将黑木大箱子浮出水面后,也不急着将黑木大箱子打开,只是把绳索系好,避免大箱子再沉下去。

上一篇:她似救命药下一篇:暗香盈袖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