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副本的好骚年+番外(275)

比如,他从来不会带人堵夏川——虽然他是不是真的有朋友有待考究。

又比如,他从来不会去通缉令里悬赏夏川——虽然悬赏夏川的单子太多了也不差他那一个。

而反观夏川,每次有通缉这个骗子的任务就欢天喜地的接下来,然后带人——一般来说只带榨汁机一个人,如果是刚好从团本里出来就是带着一个团的人,在世界上悬赏到坐标之后一个团围着人家一个人磕。

这已经不是一个“贱”字能形容的了。

偏偏贱成这样的人还有一堆人罩着他。

夏川搓了搓下巴,觉得自己这么贱这么手欠肯定是被步川内酷那群人给惯出来的。

“走了榨大爷!”夏川拍了拍榨汁机呆的那颗树,抬头瞅着所在yīn影里的血族。

[公会]夏川朝露:只有我一个人觉得榨汁机的习性有点像蟑螂吗?

[公会]河堤上的落叶:我擦!

[公会]为什么追我:我去!

[公会]夏日晚荷:我gān!

[公会]放血专业户:师娘你不是一个人!

[公会]夏川朝露:小荷注意你是个妹子!

[公会]榨汁机:……夏川,下线。

[公会]公会长老[榨汁机]下线了。

[公会]夏日晚荷:艾玛!

[公会]夏川朝露:艾玛!

[公会]你所不知道的:艾玛!

[公会]抖Sbào奶:我觉得今天我们可以找野人做日常。

[公会]抖M纯奶:我也觉得,压一组哥布林的爪子,夏川被qiáng制下线之后今天肯定上不来了。

[公会]夏川朝露:gān你们!

[公会]呀!jú花!:同意BOSS。

[公会]夏日晚荷:同上。

[公会]壮士节操碎一地:同上上,那我在世界喊了?

[公会]夏川朝露:我艹!

[公会]公会长老[夏川朝露]下线了。

夏川头上的头盔被取下来,呻吟一声遮住眼睛,有些无法适应突如其来的光亮。

榨汁机半跪在柔软的chuáng上,将夏川的头盔放到一边chuáng头柜上,发出轻轻的磕碰声。

躺在chuáng上哼哼唧唧的青年指间张开一条缝,小心的瞅着凑过来的男人的神色,看到对方一如既往平静冷淡的神色之后微微松了口气。

“榨爷……”夏川坐起来打了个哈欠,揉揉因为睡姿不老实而显得毛毛躁躁的头发,瞅着抿成直线的唇,视线在对方榨汁机敞开两颗衬衫露出的锁骨划过,上面还残留了前天晚上他过于激动啃出来的齿痕。

理论经验颇为丰富但实战经验为三的夏川青年,悲伤的用被子捂住了自己的脸。

麻痹……在这温馨安宁的美好清晨,他可耻的硬了。

榨汁机看着赖chuáng的夏川好不容易懒洋洋的爬起来,在看到他之后又萎靡的缩回被窝,有些不解。

伸手探了探夏川露在外面的额头,担心对方是不是生病了。

虽然在游戏里还是很有活力,不过这种状态还是有点糟糕啊,榨汁机凑近拍了拍夏川通红的脸,而被他拍的人在被子的包裹下蠕动两下,缩得更里面了。

夏川瞪他,觉得榨汁机再靠近一点他就会忍不住掀开被子扑过去啃他了。

榨汁机更担心了。

“嗷!”夏川嚎了一声,满脸悲愤,“特马停下!别过来!同为男人不要在这种时候装傻好吗!”

榨汁机愣了好半晌,总算明白过来夏川为嘛把自己裹得那么紧了。

作为招牌好男友,榨汁机还是很体贴的询问了一句:“我帮你?”

QAQ麻痹知道你是好男人!!!

夏川委委屈屈的扭动两下,有点想要又纠结,最后,他哼唧了两声,“不要,腰疼。”

榨汁机轻轻拍拍团成一团死都不放开被子的夏川,叹口气,“用手。”

“我不信!”

“……”好吧,榨汁机自己也觉得不擦枪走火的可能性为零。犹豫了没两秒,榨汁机弯腰亲吻了一下夏川的耳廓,“我先去做饭。”

白色大虫子蠕动两下表示知道,等榨汁机离开房间之后才猛的掀开被子一跃而起啪嗒啪嗒冲进了卫生间。

生活中的夏川比游戏里表情和思维都要丰富跳脱很多,榨汁机洗着菜,厨房里能够清晰的听到房间里夏川一边冲冷水澡一边láng嚎的声音。

“QAQ榨爷我没拿衣服!!!”

“QAQ榨爷!!!水龙头坏掉了!!!”

上一篇:虚伪的暴徒下一篇:为王[希腊神话]

醉饮长歌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