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贯西洋+番外

作者:Helene韵 阅读记录

《学贯西洋》作者:Helene韵

文案

苦闷的尤三姐永远被困在了那鸟笼子一样的清朝,可是他不一样,现在是以新代旧的民国。只要有法子把握住时机,如今的生活会出现太多意想不到的机缘与变数……

内容标签: 民国旧影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玉庭,冠君妍,孔师兄,冠太太 ┃ 配角:方有为,甄敏之,冠君芳,露西 ┃ 其它:民国风,脑dòng

☆、幕帘初开

戏台上的幕布,在外行看上去也就是那么两大片沉甸甸的暗色红绸,像个挡光的鸟笼罩子一样遮住后台,在戏开场之前绝不值得瞩目半分。可是在戏园常客们的眼里,那却是潜藏着无数秘密的暗室入口:在开台之前牢牢盯住幕边,指不定就会瞧见一双向外张望的眼,博得一瞬间的眼神儿jiāo接,心内便沾沾自喜得如同抢在所有人前头吃着了井里新冰好的西瓜——戏没开场,我可先同角儿打上照面儿了。

戏园里唱戏的角色,甭管是台柱还是龙套,在开场之前先掀开幕角望望台下,这几乎是个人人皆有的习惯。底下满座没有,都坐了哪位观众,都是他们所关心的要闻。还有些个拿大的,还要凭着今儿戏上不上座来决定自己出场卖几分力气。除此之外,还有一点是所有人都会留意的,那便是专程来捧自己的朋友和想要结识的“要人”们都坐在什么位置。

知道了这个,待会儿上场了好往那边多给几个眼神,当作特别的优待,下了戏也好借着这个由头制造几句谈资。

温玉庭把幕布掀开个角,不出所料,看见台下几乎坐满了人。今儿同他搭戏的没有别的红角儿,底下这些位大概十有八九是冲着他来的。前排的上座上有几个念西式学校的学生,全是北平的多金子弟,活跃在jiāo际场上的明星。其中有一个人正好奇地打量着屋里的水牌布景,他知道是冠家拍卖行的二小姐。

今儿这出戏是《红楼二尤》,温玉庭扮的是尤三姐。

幕帘一开,正是荣国府的兴盛时期。桌椅套布颜色花团锦簇,鲜艳热闹。出场的人物里头,尤二姐随性温柔,尤老娘年迈虚荣,贾琏、贾蓉荒唐风流……然而在这出戏上,这些个性鲜明的角色全都不得不被明艳动人的尤三姐肆意泼辣的话锋指使得团团转。台下的观众,不管懂戏不懂戏的,全感觉得出今天这个演尤三姐的旦角嗓子很出彩,扮相也极美。且不说别的,就单他身上那件套在湘妃色戏裙外头的海棠红的坎肩,一大块明丽的艳色便引得人移不开眼,把满场的风头都压下去了。座上的观众根本顾不得去瞧别的,只注意着花旦那画得很妩媚漂亮的勾眼,眼圈四周由浅到深的一层胭脂,还有头上灼灼的水钻。布景、龙套和戏台一时间仿佛都无声无息地化开了,只留下了明丽的海棠红。

“温老板,您今儿唱的可太绝了!”温玉庭刚走回后台,就听见茶房的恭维。“多谢您抬举。”他客套了一句,摆摆手谢绝了茶房递上前来的茶盏。戏台上老派些的红角儿,大都有在幕间喝茶的习惯。这是从师傅那辈传下来的。过去是直接在戏台上回身接茶,拿袖子一掩便喝了,如今提倡文明演戏废去陋习,那也要趁下场的功夫坐下喝一盏茶。渴不渴那是其次的,关键是要有这个派头:甭管外头叫好声多么响亮,名角自气定神闲靠在椅子上,由茶房伺候着,用jīng致的彩釉茶碗喝茶。似乎若不如此,便失了名角的身份。不过温玉庭倒并不看重这条规矩,他简单换了套行头便又回到了幕帘跟前。冠二小姐一行人还都jīngjīng神神坐在底下,没一个人打瞌睡。真算不错,往常他可没少见着在朋友面前摆阔,包上座听戏的摩登阔少,第二折还没听完就梦会周公去了的可真不少。

但这兴许也与他演戏的方式多少有些关系。同那些程规程矩的角儿们不同,温老板虽未像“海派”人物一样唱时装戏,用梵阿铃伴奏,却也在“做”功上下足了心思,“耍眼球”“甩水袖”玩得出神入画,就连戏服也要挑抢眼的水缎洋料子,年少花旦在衣襟上要嵌些电亮片,上了台大放光彩,专教人移不开眼。扮武旦要长眉入鬓,扮文旦要唇若朱砂——当然,要求如此之多,也就不好麻烦别人帮忙,非得自己动手上妆不可。那便顾不得老祖宗“旦行不得动朱笔”的规矩了。不过他觉得自己下的这些工夫还算值得:偶尔听一两句师兄长辈们对他“净钻研旁门左道”的呲哒,便能换得一众戏迷,顺带还有一个“摩登名角”的名头,被人议论起来或褒或贬总能成为谈资。能做谈资那便是“当红人物”,距离过气便还差着千百里远,他的生计利益便可高枕无忧了,如此甚好。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