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布袋戏同人)【枫樱】击鼓其镗

作者:不加班就煮柚子的小侯爷 阅读记录

《枫樱】击鼓其镗》作者:不加班就煮柚子的小侯爷

文案

诗经·邶风·击鼓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

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归,忧心有忡。

爰居爰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

霹雳布袋戏,枫樱同人文。古代AU,架空历史。主CP枫樱、副CP皇悦

枫岫:太子伴读

拂樱:火宅质子

第1章 惊鸿一面

火宅的出使队伍浩浩dàngdàng进入慈光的时候,枫岫在太子身边无聊的打了个哈欠,太子的功课进度真慢,这些开蒙的课程学了一年,还没学完。他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睡过去的时候,先生下课了。

枫岫起身,把双手拢在衣袖里,规规矩矩向先生行礼。等小太子也被人带着离开,枫岫才长出了一口气直起身。

“听说火宅佛狱送来的质子长得葱白水嫩,人也沉稳,好多公主都争着去看了。”

“别瞎说了,火宅佛狱那种贫瘠的地方,能养出什么样的人来。”

枫岫听着宫女们纷纷议论,也没太在意。左不过又来一个政zhi牺牲品,有什么好看的。听说宫里揽月阁那边樱花开得正好,不如趁着月色过去。他薄薄的唇角勾起一抹笑来。

……

深夜,一道黑影在皇城内院的屋顶上如履平地。枫岫几个翻身就轻车熟路的摸到了揽月阁,偌大的皇城内院早没了人声。

月下的樱树盛开,清风过,缤纷如雨,枫岫找了个最舒服的角落坐在屋顶,变魔术一般摸出一小坛酒来,他斜斜的倚在屋顶,仰头喝了一口,这样的人生才叫享受。天天守着规矩长规矩短,有什么意思?

轻微脚步声响,那颗巨大的樱树下面似乎有人,枫岫一愣,这揽月阁荒废已久,什么人住在这里?借着月光仔细看,那树下人影显然不是慈光的打扮。

影绰绰看那人一身粉白相间的宽袍大袖,手中一把长剑,举手,投足,借着月色和chuī落的樱花细雨,一静一动竟成了一幅画。枫岫讶然,他的目光落在那人执剑的手上,腕白如玉,看似完全没有用力,手中长剑却舞成一片银光,旋身,踏步,展手迎长风万里,带一树落樱。

那人一头长发随身拂过,自带了三分傲然,七分洒脱。要不是还记得在皇城内院,枫岫几乎要鼓掌喝彩了,他仰头喝了一口酒,不想下面那人听见这些微的声响,已然收了剑招抬头看过来。

束发,金冠,紫衣随风。他身后是一轮明月,映着无边夜色,那人默默的注视枫岫侧身坐在二层那么高的揽月阁上,对月独饮,这样的豪情,在向来以保守派闻名的慈光可是少之又少,九天揽月……也不过如此。

很多年后枫岫坐在庭院里提起这惊鸿一面,还感慨的说,那时候眼前就是一幅画,惊如天人,一旁的拂樱淡淡一笑,低声道:你在我眼里,何尝不是如此。

待枫岫喝完了酒再低头,只看见一个背影,这个装束……是火宅佛狱?

待枫岫正式见到这个人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的事,他是代替慈光太子去为这位火宅质子接风洗尘,那人的话少,但是声音却好听。

“拂樱。”他微微颔首,眼里并没有笑意。

“在下枫岫,太子殿下伴读,太子年幼,还不能亲自来迎,在下代为迎接,还希望殿下你不要见怪才好。”枫岫深深一礼,慈光对这位火宅的殿下显然也是怠慢到可以,别说王公贵族,就是连个臣子也看不见,找了个借口让一个太子伴读来相迎,于情于理其实都说不过去。

如果拂樱震怒,也是情理之中。所以枫岫躬身一礼就没起来,然而拂樱眨眨眼,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多谢。”

枫岫愣了愣,半天看拂樱没有发火儿的意思,也没见扶自己起来,他便直起了腰,“殿下初来慈光,有任何不适皆可开口,按照首辅大人安排,殿下暂居揽月阁,不知道殿下还有什么要求?”

拂樱没说话,抬头去看宫廷上的壁画。

枫岫觉得这人高冷的不行,又深深一礼,“殿下是对这些壁画感兴趣,不如在下带殿下四下看看?”

“好,多谢。”拂樱再点头。

“不必客气,殿下身份尊贵,既然到了慈光来,自然与皇子相当,枫岫一介草民,不过尽地主之谊。”枫岫对这种言简意赅的回话有些尴尬。

拂樱还是看他,清亮的眼光里没什么情绪,他看了看左右侍从,对枫岫说,“让他们下去?”

这句命令说的像是在询问。枫岫怔了怔,摆手让人退了下去,等人走光了再回头看拂樱,“殿下……”

“叫我拂樱。”拂樱伸手拉住还要施礼的枫岫,口气有些古怪的开口,“我官话说的不好,你刚才说的那些,我不是很明白,所以没有外人的时候……你能不能说人话?”

什么叫说人话?刚才那些……枫岫觉得自己的风度受到了极大地挑战,火宅果然是贫瘠之地,连皇子都是这样……这样的……他看了看拂樱,虽然刚刚是没怎么听懂自己说什么,可完全不乱,应对自如,倒是难得的沉稳老练。

“既然如此……”枫岫开口犹豫了一下,想了半天才开口:“我跟太子的……老师说,以后你跟我们一起上课?”多年养成的礼仪习惯让枫岫几乎是用不惯我和你这样的称呼,他努力让自己说话速度慢一些,尽量让拂樱能听得明白。

拂樱显然习惯这样的jiāo流方式,也听得明白得多,他眼睛里终于有了一点笑意,“你叫枫柚?”

“是岫,不是柚,yīn霞生远岫,阳景逐回流的岫。”枫岫看拂樱眼睛里有变成了询问的光,叹了口气,伸手执起拂樱的手,在掌心写了一个“岫”字。

拂樱看着他一笔一划的写,默默地记,等看完了,他又问了句,“那个……你们慈光之塔,夜里是可以爬那么高喝酒的吗?我那天看见你了。”

咳咳……枫岫有点尴尬,“这个事情就不要和别人说了,我是偷偷去的。”

拂樱点点头,然后狡黠的笑了笑,“那……你那天看见我舞剑的事情,可不可以也不要说出去?”

原来是为了这个。枫岫明白了,拂樱并不是不知道慈光这边的一些礼制规矩,故作天真的问,完全是为了跟自己jiāo换一个条件。也对,火宅来的质子身手不凡这个事儿,的确不应该让太多的人知道。

“好,我不说就是。”枫岫点头。

拂樱满意的笑起来,又回身去看那些壁画,“现在,你来给我讲讲这些画吧。用人话讲?”

枫岫扶额,他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该去火宅游个学,然后研究一下所谓的“人话”到底该怎么说。

……

火宅来的质子跟着年幼的太子一起学发蒙课的事儿一路传开,人们纷纷议论起,火宅佛狱果然贫瘠,虽然来的拂樱眉清目秀生的确实好看,但原来什么都不懂。

但是很快,慈光首辅这边就收到了另一个消息,拂樱虽然是官话说的不好,但是学习进步速度却是惊人,短短的三个月不到,就已经能和贫士林的尖子生一较高下了。不过身体羸弱,三两天就生病。今天去过问太子的功课,又告了假。太子伴读枫岫去探望了。

揽月阁。

原本说生着病的拂樱正靠在廊下看书,枫岫靠在拂樱院落内的躺椅上晒太阳,手上端着特供的香茶,吃着最新送来的水果,“慈光这边看着是不重视你,这些礼节性的东西倒是一样不缺,你这边的供给,只比太子略低了一等。”

拂樱不说话,手上翻书的动作也没停,过了一会儿,他把书递过来,“看完了,还有吗?”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