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后宫养老的日子

作者:月月桃花仙 阅读记录

书名:穿越之后宫养老的日子

作者:月月桃花仙

文案:

顾钰宁没想到自己也赶上穿越的cháo流,还是三千后宫粉黛的一员,

正担心自己被血nüè,可时间一久她就发现可能是原主宫斗水平太弱,别人根本不带她玩……

想吃好喝好的在后宫养老,但总有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出现。

穿越大神告诉她,就算站着挨打,也会逢凶化吉,于是乎,她能不动手就忍着。

奇就奇在她什么也没做,但最后却走到了无人能撼动的高位,她如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启延把所有的耐心都给了叫顾钰宁的女人,可惜她还不知足,一次又一次触碰自己的底线,

他想着一定要好好地惩治她,这一想就是一辈子。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宫斗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钰宁 ┃ 配角:启延 ┃ 其它:

第1章 初来乍到

顾钰宁辞了工作,跟同事们打了招呼就一个人回到自己的小家,身上无多少余钱,只因所有的积蓄都拿来买了这套房子,不过心里还算有些慰藉,不至于流落街头。

翻了一遍微信好友,实在找不到可以倾诉的朋友,父母也忙着经营他们的二人世界,何况又存在时差,自己也很少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这会也不知如何开口。

昨晚洗了个冷水澡,估摸着受凉了,今天一大早头就晕晕沉沉,要不是还要去公司做最后的jiāo接手续,真想躺在被窝里睡个昏天暗地。

拉上窗帘,打开加湿器的按钮,云雾从细小的喷口往四处缓缓地流淌开去……

周围变得很宁静,顾钰宁盖上被子,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娘娘,您好些了吗?”

顾钰宁依稀听见有人在叫她,以为又梦到了古代,自己成了那三千后宫中的一员。整天吃吃喝喝不用理事物,身边小丫头成群,偶尔还能碰见深宫美人养养眼,在自己宫里做做绢花玩玩游戏度过余生,至于皇帝嘛,当然哪凉快哪呆着去。

这梦从小做到大熟悉的很,不过还是第一次出现旁人的声音,顾钰宁心情颇好的回应,带着连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懒散,“再歇会吧,自是没有旁人与我计较。”

你就让娘娘我好生的歇会儿吧!醒来就给我捶锤小腿捏捏小肩,让我也过会古代宫妃的消闲日子,不负这番夏日午梦。

只听那人应声回道:“那娘娘先歇着,奴婢就在门外守着。”

话音一落,可以听见细碎的脚步声退出,房间再度恢复宁静。白天睡醒之后,顾钰宁对时间的概念和对周围事物的感知总是混淆与出错,此刻虽然感觉有些不对,但也顾不上深思,大抵是不愿意动脑子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顾钰宁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月白色与青莲花纹勾芡的chuáng幔,小心提起一个角,入目便是古色生香的家具摆设,再联想刚才出现的人声,她整个人都蒙圈了,这天雷滚滚的小说穿越场景也让她碰上了?

守在外边的小姑娘也不知是不是有着千里眼顺风耳,小碎步走来就跪在顾钰宁面前请罪。

“娘娘这是何时醒的?是奴婢伺候不周,竟然毫无察觉,请娘娘责罚。”小姑娘从进来头就没有抬起来过。

顾钰宁见两个高中生模样的小姑娘跪在自己面前,心里造罪之感尤其厚重。

“无事,你们先起来吧。”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倒先把顾钰宁惊着了,说的时候根本没有思考,就仿佛是原主一样。

顾钰宁再次闭上眼,双手紧握成拳。

回过神来的顾钰宁现在心虚的什么话也不敢再说,进来的两个丫鬟神色不安的站在下方。其中个头小点的丫鬟福了福身就出去了,留下稍微大点的在原地。

起身,穿衣,洗漱当然不会让顾钰宁自己动手,她就站在原地像个傀儡,随小丫鬟摆布。期间虽然过程显得繁琐,但一溜儿的动作带着行云流水之感,顾钰宁眼睛都快瞪圆了,佩服之情油然而生。

一切妥当之后,顾钰宁正拿不准主意该如何问话,这丫头就跪下来一五一十抖落个gān净。

听完后,简直卧了个大槽,这敢情好,顾钰宁心想自己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白领直接升级成宫斗女qiáng人?

她凝神静气的继续听,在知道原主也叫顾钰宁的时候,她愣了下,心里叹气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好在原主各方面也不是拔尖的人物,这个时候,原主平平无奇才是自己身份安全的保障,才不至于因智商跟不上原主就被人怀疑,既来之则安之,寿终正寝才是正道,至少顾钰宁是这样认为的。

接着,小丫头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抱怨道:“谁知她那么不中用,说错了话还惩罚不得,回宫便吊了脖子!早知道奴婢应打的狠一些,现在倒便宜了这小蹄子!”

原来这丫头叫做映月,是顾钰宁身边的大宫女之一,因为别的宫女出言不逊,气不过掌掴了对方。

又很不巧的被风头正热的淑仪看见,怒斥这是打她的脸,也因着这几日皇上都留宿她宫中,让她忘了自己的身份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淑仪,居然嚷着要给身处妃位的原主好看。

在拉扯的过程中,原主摔下了莲花池,救上来的时候,头碰到了湖里的石头上,晕晕沉沉的,衣衫不整,恰逢帝后路过问清缘由后,原主落了个失仪的名声当场被训斥。

本来这事就算这么过去了,没成想那个丫鬟吊了脖子,郑淑仪当然不肯善罢甘休,第二天就去了皇后那里告了原主的状。

原主本身着了凉,头也碰破了又挨了训斥,这回还摊上了人命,听见皇后召见,一害怕就当了缩头乌guī,把责任都推给了当时身边大宫女之一的采月,谁让她劝解不力,映月虽是有错在先,但因为护主,只让打了三十板子和罚俸一年。

最后采月去慎行司领罚,原主也被禁足半年。

在禁足养伤的期间,原主忧思过甚,每日困睡的时间也愈发长,连太医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让顾钰宁入了原主的身体。

顾钰宁听后:“呵呵…… ”

映月狠狠道:“要不是采月这丫头拦着,奴婢拼死也不会让那小蹄子活着回去做文章,大不了奴婢和她同归于尽,让他们主仆俩的歪主意落空!”

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顾钰宁莫名打了一个冷颤,因为她毫不怀疑这番话的真实性。这是陌生的朝代,她根本就没有听过的历史,在这里她的要求不高,只想吃穿不愁的过完这意外得到的人生。

顾钰宁只能安抚她道:“过去的事就不提了,过日子还是需要往前看。”

映月听了这话,点点头,两只垂下的小手捏住衣角不断来回□□,下一瞬便重重的跪下,哽咽道:“奴婢…奴婢原不想提采月的,她一味的只想息事宁人,却看不见人家是有备而来,都说主rǔ臣死,她怕是早就该死十回了,只是因着她和奴婢从小侍奉主子,念在她对主子有一片忠心的份上,奴婢大胆求主子,容她回来在殿外当一名洒扫婢子。”

说完不要命一般在地上磕头,顾钰宁上前制止她,不让她继续磕下去,这小丫头竟然更加泣不成声,嘴里反复说着一句:奴婢辜负了主子,请主子责罚!

顾钰宁此刻无法承诺什么,她自己都泥菩萨过河。哪里还能管得了他人,总归得稳住这个身份,让自己活下去才能有机会搭救你的小姐妹吧?

“此事需从长计议,你先起来再说吧?可还有别的事需要秉明的?”

映月不敢再造次,再三谢过顾钰宁这才敢站起身。

听了顾钰宁最后一句问话,也不知脑补了什么,苦恼道:“娘娘吩咐的事,奴婢认真打听了,只是皇上来咱们宫的次数不多,皇后那里也下了令子不用娘娘每天去请安,这满宫里的奴才都是见风使舵攀高枝的,也不怎么待见我们,若是想打听探皇上的脚信儿,只怕不容易呢!”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