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晴湘西之我并不想来吹灯+番外

作者:海棠烟雨浓 阅读记录

《穿成校草前男友[穿书]》作者:连朔

文案:穿成了校园文中疯狂迷恋校霸男主的痴汉前男友,景辞表示,是数学题不好做,还是考试不好玩,为什么要谈恋爱?

没兴趣,不可能,费时间。

校霸赢骄语录——

“烦,滚边去,谈个几把恋爱,没兴趣。”

“开玩笑,景辞就是个变态玩意儿,爸爸会多看他一眼?”

后来——

“看到那个考第一的了吗,那是我男朋友。”

“说吧,景辞,数学和我你选哪个。”

再后来——

校霸同学把景辞按在墙上,狠狠亲吻:“乖,说句好听的就放了你。”

一个真香以及追妻火葬场的故事。

骚里骚气流氓校霸攻x外冷内软qiáng迫症学霸受。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穿书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辞 ┃ 配角:赢骄

作品简评:高考之后,错失状元的景辞意外穿进了一本重生校园文中,邂逅了晕血的校草赢骄。在两个人的相处中,赢骄发现了他与之前的不同之处。从开始的好奇撩拨,到后来被景辞吸引。景辞认真向上的生活态度感染了自bào自弃的赢骄,让他开始认真学习,为了两个人的未来而努力。同时,景辞也在赢骄的帮助下,融入了七班这个大家庭。而他前世以及穿书的真相,也随之慢慢浮出了水面……全文围绕高中校园生活,讲述了一个用爱和坚持战胜黑暗的故事。感情细腻、循序渐进,适合chūn天阅读。

第一章

“说吧,这次又是为什么打架?”

景辞意识回笼的时候,就听见了一个陌生的男声。

他睁开眼睛,正对上一双怒瞪的铜铃大眼。

长相凶恶的中年男人把办公桌拍地哐哐作响,愤怒地大吼:“前天才跟我保证过,不逃课不打架,要好好学习,结果呢?转眼就故态复萌!你是不是以为老师治不了你了?啊?”

“看我gān什么?我告诉你景辞,这次你休想给我蒙混过关!”

景辞茫然地看着他,脑子里一片空白。

这是怎么回事?

他只记得高考成绩出来后,自己以一分之差与省理科状元失之jiāo臂,郁闷不甘之下,关在家里喝了几口闷酒,再醒来,就是现在了。

“我……”他下意识地顺着男人往下说:“我没打……”

“没打?!”对方听到他这话更愤怒了,声音大的几乎要震破景辞的耳膜:“你还敢说你没打?!人家都晕过去了,你那不是打是什么?是摸吗?来来来,你过来,老子今天摸死你!”

说着,照着景辞的后背就是一下。

景辞疼地倒吸了一口凉气,见他举着手,还有要打下来的趋势,连忙抬手去挡:“大叔,你等等——”

这一伸手,他就觉得不对劲了。

景辞从小写字姿势就不标准,教过他的老师给他纠正了无数次,可就是改不过来。以至于他右手中指上,长了一个微微鼓起来的小茧子。

而眼前这双手的手指却白皙无暇,上面没有一丝一毫过度书写的痕迹。

这不是他的手。

景辞的大脑嗡地一声,瞬间心跳如鼓。

他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几秒钟,低头缓缓往上看。

身上穿的并不是他熟悉的白T,而是套着一件蓝白相间的校服,胸口左下方印着一个奇怪的图案,下面绕着几个小字:东海省实验高级中学。

景辞一个踉跄,后腰狠狠撞在了办公桌的边沿。

这不是他的身体,也不是他的学校。

他……穿越了。

“你叫我什么?大叔?”男人难以置信地指着景辞,气得呼吸都粗重了:“我就说了你两句,你现在连老师都不愿意叫了吗?!”

“冷静,刘老师你冷静。”一个带着戴眼镜的矮胖老师走过来,死命拉住bào跳如雷的刘老师:“景辞那是被你打懵了,没别的意思。”

回头对着景辞使了个眼色:“赶紧的,跟你们班主任道个歉。”

此时此刻,景辞心里已经掀起了滔天巨làng,他脸色发白,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对不起,老师,我错了。”

刘老师哼了一声,挥开矮胖老师的手,走到景辞面前,恨铁不成钢地道:“你爸妈不知道费了多大劲,才把你送到我们省实验,就是为了能让你有个良好的学习环境。你倒好!学打架、学逃课,就是不学习!你对得起他们吗?”

“我就不明白了,你跟乔安彦一个七班,一个十一班,教室都不在同一层,他到底哪里能招惹到你?”

“乔安彦?”

乔安彦、东海省实验高中、景辞……

景辞倏地瞪大眼睛,这不是他之前看过的一本重生校园文中的内容吗?

主角受乔安彦上辈子穷困潦倒而死,机缘巧合下回到了高二那年,从此开启了由学渣变学霸的打脸之路。

这本书标榜甜慡文,但作者却只写到主角受逆袭到了年级第一,连攻受之间的感情都没来得及展开就坑了。

把读者吊的不上不下,当时景辞还在心里骂了几句。

没想到冥冥之中自有瘪犊子,自己竟然穿进了这本书里。

在小说中,原身只是一个没多少戏份的低级pào灰。因为疯狂迷恋主角攻赢骄,而做了许多没脑子的事情,甚至还自诩赢骄前男友。最后被主角受打脸退学,死在了帮派乱斗之中。

这次打架,是因为原身听说乔安彦喜欢赢骄,怒气冲冲的过去找人家麻烦,两人吵着吵着就打了起来。

景辞仔细回忆了一下小说中的剧情,悲哀的发现,正是这件事,导致了乔安彦的重生。

现在这个时间点,刚好是小说开头。

“乔安彦?你那是什么语气?”刘老师大怒:“架都打了,你别告诉我还不知道人家叫什么名!你是炸弹吗?还搞无差别攻击!”

景辞深吸了一口气,死死攥住还在微微颤抖的手,看向刘老师:“老师,我知道错了,我保证以后会好好学习,再也不打架了。”

他对赢骄没兴趣,也不打算继续当pào灰给主角送人头。

是数学不好玩,还是练习册不好做,为什么要去谈恋爱?

他只想避开剧情,过自己的日子,说不定哪一天还会再穿回去。

刘老师听到他服软,口气缓和了不少,但仍旧yīn着脸:“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你倒是说到做到啊!”

他上前一步,抬手在景辞耳边抓了一把,将一缕huáng毛怼到他眼前:“咱不扯别的,就你这个头发,我跟你说过几次让你剪了?你听了吗?啊?”

景辞垂眸,登时被那屎huáng色惊了一下,他立刻诚恳地表示:“老师,对不起,我这就去把头发染回来。”

他认错态度太好,以至于让刘老师产生了一种十分不真实的感觉。

他怀疑地上下打量着景辞,眯着眼:“你是不是想逃过这次惩罚,才故意这么说的?”

景辞忙摇头:“不是不是,这次是我不对,老师您怎么惩罚我都行。我就是想改过自新,在您面前表个态。”

“哎呦,”刘老师乐了,看景辞那头huáng毛也顺眼了不少:“教了你一年多,这还是我头一次看你认错认的那么诚恳。”

他从高一就开始教景辞,高一下学期文理分科,景辞选择了理科,又在他的班上。

这孩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叛逆的不像话,身上还有股偏执劲。越不让做什么,他就越做。

这一年多来,刘老师为了景辞费劲了心思,骂了不知道多少次,但就是没把他拉到正道上。

没想到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景辞突然开了窍。

“你刚刚跟老师说的话,是认真的?”

景辞点头,小声道:“是,给老师添麻烦了,我保证再也不做混账事了。”

刘老师刀子嘴豆腐心,再加上景辞一上高中就是他带的,心瞬间就软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老师就相信你一次,打架原因我也不问了,只要你不再犯,这事就翻篇儿了。”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