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不紧更加固执

作者:理六 阅读记录

《捉不紧更加固执》作者:理六

文案

温折、顾薄、周栗三人是一起长大的挚jiāo好友。

七年前,温折与被人陷害的顾薄一夜情。温折知道顾薄喜欢周栗,他本想隐瞒一夜情的事远走高飞,好让顾薄能没有顾虑的追求周栗。不料却怀上顾薄的孩子,还被周栗和顾薄的父母知道,在众人的施压下,顾薄放弃周栗并与温折奉子成婚。

尽管婚后顾薄对温折百般呵护,温柔体贴,心中深爱的唯一依然是周栗。七年过去,温折终于明白有些事无法改变,决定逃离囚牢般的婚姻,捉不紧的,他不会再固执。

内容标签: 生子 豪门世家 nüè恋情深 七年之痒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折,顾薄 ┃ 配角:周栗,苏镜也,欧文,顾瑞安,顾艾米, ┃ 其它:

☆、囚牢

“我现在去热饭。”

“我和欧文吃过了,在外面。”

“那你早点休息。”翻过身,温折再次闭上眼,顾薄脱西装的声音在他耳边窸窸窣窣,过了会,顾薄的身体连同威士忌的酒气一起覆上他的身体,又热又重,“明天休假,今天可以熬夜。”

虽然知道顾薄想做什么,温折还是明知故问的推拒:“你要熬夜做什么?我很困,想睡觉。”

“你不想要吗?”顾薄摸进被子里,指腹抚过每寸luǒ露出的体温,温折微微皱眉,说不上是舒服还是抗拒,墨色瞳孔里全是疲倦和麻木,“不行顾薄,避孕套用完了,今天不行。”

“那就生第三个宝贝吧,怎么样?”

“顾薄,我不想生孩子了。”

“可是艾米想要个弟弟,她偷偷告诉我,今年的生日愿望是想要新的家人。”婚姻迈进第七年,两人已非常熟悉彼此的身体,被深埋进炙热的怀抱里,温折的身体率先缴械投降,他无力的叹气,“唔嗯……你要实现她的生日愿望是吧,行……”

温折不得不去妥协,因为仔细想想,也找不出可以去拒绝的理由。照顾家庭、等丈夫回家、生育接着养育,他的人生大概就是这样,就应该是这样过下去,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

第二天温折起的有些晚,顾薄替他做好早饭,带着他们六岁的儿子顾瑞安和四岁的女儿顾艾米在院子里玩耍。温折慢悠悠的从二楼下来,衣衫不整袒出胸口,顾薄脱了外套给温折披上。

“早,穿好衣服别着凉。”

“知道了,早。”

“吐司在微波炉里,还热着。”

“谢谢。”

洗漱换衣、吃完早饭,温折对着只剩食物残渣的盘子发呆,不久后他就会怀上他和顾薄的第三个孩子。顾薄对三个孩子的执念很重,就像对他和周栗的执念一样,他们三个是一起长大的好朋友,谁也离不开谁,即使顾薄和他结婚,周栗也和年少有为的外jiāo官坠入爱河,他们三个依旧如此,谁也离不开谁,就像乌云笼罩下的yīn影,蒙蔽他的天日。

“怎么了?”见温折在餐桌前呆坐,顾薄关切的走过去,“果然还是太勉qiáng你了吗,要不要再休息会,我叫欧文过来收拾家里。”

“没什么,别让你的管家过来。”

温折起身,将空盘子收起带到厨房。

“你还是那么不喜欢我的手下们啊。”

“我只是不喜欢使唤人。”

做完基本的家务,他像往常一样去三楼的大书房看书,但顾薄在家,是不可能完全像往常一样的。很快顾薄就带着孩子们来“骚扰”他,平静自如的个人时间被嬉笑声打破,可爱的孩子、温柔的丈夫,温馨的笑容和单纯的爱意围起他的孤独,占领全部世界,或许常人会觉得很幸福。而他的心下埋着一团火,无可发泄,自顾自的纠缠,却不熄灭。

永不熄灭。

望着和顾薄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顾瑞安,温折有些恍惚,儿时的种种记忆在脑海里划过,他和顾瑞安一样大的时候已经开始暗暗喜欢聪明温柔的顾薄,那是份深不见底的感情,他原本不准备揭开,却被命运玩弄,得到顾薄和两个人的孩子。

长叹了口气,温折想起前几天私人学校的电话,向顾薄提起孩子教育的事宜,“瑞安也该上学了吧。自主教育是方便,但不和社会接触不好,很难培养人际和情商。”

“问题是他现在的知识量已经超过了初中生。”

“你在烦恼该送他去学校上几年级?”

“当然是从头开始,比起学习,还是jiāo朋友更重要吧。”认真的思虑一番,顾薄询问顾瑞安的意见,“你觉得呢?”

顾瑞安是个乖巧的孩子,听话、懂事、聪明,有头漂亮的黑发和蓝色眼睛,从不反对父母的决定,“我听爸爸妈妈的。”

十二点刚过,照顾两个孩子睡下,温折和顾薄总算有独处的时间。温折不喜欢和顾薄在工作外的时间独处,他的脑力是用来一展宏图、不是拿来计较琐事,监视丈夫是否出轨用的。面面相觑,他避之不及的转头,“困了,我去睡午觉。”

完全不在意温折的抗拒,顾薄笑着跟上他,“我也一起。”

“你也困吗?”

“当然,我们昨晚睡的一样晚。”

“那你睡吧,我突然不困了,我就在客厅看电视。”

“我陪你看。”顾薄多情的桃花眼里是天的颜色和纠缠,温折烦躁的回到客厅,打开电视,“你不是困吗?”

“你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不行吗?”

“不要再用四岁时候的那套说辞哄我。”

“你还记得四岁的事?”

“我的记忆力很好,你知道的,我什么都记得。”

比如顾薄从七岁开始喜欢周栗,比如顾薄为周栗的理想继承家业,比如在被周栗指责后bī迫自己和他结婚,比如顾薄还喜欢周栗。温折垂眸,点点滴滴涌入心头,苦涩的难以言喻,“什么都记得。”

电视里在播放什么温折不知道,顾薄已从背后圈住他,在脸颊上印下一个吻,温折感到无由来的热,便解开两颗扣子,从顾薄的角度很轻易就能瞥见吸吮过的痕迹。冰凉的手指如蛇爬行般在衣下作乱,温折开始还能忍耐,后面逐渐绷不住表情。他掰开顾薄的手指,“喂混蛋,你在摸哪……”

“我们还没有试过在沙发上做吧?”

“现在可是大白天,唔……”

有兴致的时候,白天还是黑夜都不重要。温折已经被开发的很成熟,在过去的七年里,两人自少不经事的毛头小子成长为在家庭和事业两边获得成功的稳重青年,会认真商讨顾薄公司的管理问题,也会世俗的讨论去不去一面之缘的同伴婚礼,教育理念的分歧,更是会变作吵架拌嘴的原因。

顾薄得手的轻松,温折红着脸在顾薄的臂膀中捏紧双拳,他是顾薄的东西,本能提醒着他,心却告诉他,他只属于他自己,永远永远,可他这辈子没有办法再成为自己了,这辈子。

他受爱所困,获判无期徒刑,已被终生监禁。

害怕吵醒卧室里的孩子,温折不敢出声,顾薄故意加重动作bī他泄出根本无法控制的叫唤,他压抑的小声呜咽,突然有些想哭,泪水沿着脸侧落下,冷不防的滚烫。顾薄感到几分惊讶,而惊讶过后,是毫不意外,“温折,你很痛苦吗?”

“你是最不该问这个问题的人。”

“可你喜欢我,那么的喜欢我,比对任何人都喜欢。”

没有否定顾薄的自信,指责言过其实或是夸大其词,温折选择沉默。谁叫他的每一刻都在因为喜欢而备受煎熬,他越是爱就越是觉得被深深伤害,脆弱支离破碎的散成无声宣判。

他是个输家,输家没有资格抬头,只能低着头受罪。

夏天最热的时候,温折成功怀上第三个孩子,在顾艾米生日那天顾薄向孩子和父母朋友们公布了这个好消息,周栗在电话里为他们俩的感情好而高兴,听到周栗发自内心的祝福和笑声,温折痛苦的扣住肚子,生出想要揉烂什么的冲动。

上一篇:读心下一篇:竹马对着干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