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前男友的白月光求婚后+番外

作者:恭十一 阅读记录

《被前男友的白月光求婚后》作者:恭十一

文案一:谢宁知道男友是个渣男,眼里看着他,心里想着白月光,chuáng上还有一个小妖jīng。

在撞破男友和小妖jīng的jian情之后,男友就成了前男友。

孰料白月光正巧回国,周围人看他的目光都充满了同情。

谢宁:……不是,真是我甩的渣男。

某一天,他突然被前男友的白月光求婚了。

所有人:!

谢宁:?

文案二:见到庄延之前,谢宁对他的印象是前男友口中那个高冷不近人情的皎白月光。

见到庄延之后,谢宁对他的印象就只剩下两个字:欠揍。

和庄延熟了之后,谢宁终于发现他其实就是个智障。

庄延攻,谢宁受,1V1,攻追受,同性婚姻合法背景。

非典型白月光,非典型替身,典型渣男。

本质小甜饼,附带nüè渣。

备注:受没爱过前任,感情淡漠型。

前男友的白月光滤镜很重,攻受一点都不像。

攻是个票房次次扑街大众口碑也不好只有奖项还勉qiáng可以的傻bī自命清高导演!受是个攻的无脑电影chuī!绝配!

不要再问攻为什么觉得大众傻bī了因为大众也觉得他傻bī!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娱乐圈 婚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宁,庄延

作品简评:谢宁知道男友是个渣男,眼里看着他,心里想着白月光,chuáng上还有一个小妖jīng。在撞破男友和小妖jīng的jian情之后,男友就成了前男友。孰料白月光正巧回国,周围人看他的目光都充满了同情。和渣男分手后,谢宁遇到了一个和他心灵相通、灵魂契合的蓝鲸先生,却不想蓝鲸先生就是前男友的白月光。某一天,他突然被蓝鲸先生求婚了。所有人:!谢宁:?本文总体风格温馨治愈,文笔细腻行文流畅,感情刻画生动感人。攻对外挑剔刻薄,对受温暖撩人;受对外冷淡清高,对攻乖巧可爱。攻慢慢引导治愈受走出感情障碍,两人的感情水到渠成,互动又甜又暖,作者用轻快自然的语言描绘了蓝鲸先生和兔子先生的都市童话爱情故事,是一篇值得一看的轻松欢快小甜饼。

第一章 庄延回国了

接到严溪电话时,谢宁缩在被窝里,头昏脑涨,半天没听清严溪讲的啥。

他通宵赶完一个急稿,甲方早上才给回复,定稿之后他直接往chuáng上一倒,睡了个昏天暗地。

电话那头淅淅索索响了半天,谢宁头疼地揉了揉额角,清醒过来:“你说啥?再说一遍?”

严溪果然重复了一遍:“你和徐清,分手了?”

“哦。”谢宁应了声,“分了。”

严溪欲言又止。

谢宁看了眼时间,晚上7点,这一睡直接把一个白天睡了过去。

严溪沉默了好一会儿:“你现在怎么样?”

谢宁老实回答:“头有点疼。”这一觉睡得不太舒服。

“胃也难受。”一天没吃东西,饿的。

严溪叹了口气:“你别想不开,好好在家待着,我马上就来。”

他有什么想不开的?谢宁莫名:“那你来的时候给我带份晚饭。”

谢宁在chuáng上回神了一会儿,爬起来换衣服洗漱,电脑桌旁各种画稿乱得不行,他收拾完,又去厨房给自己烫了杯热牛奶。

手机屏幕亮了起来,他一看,十几个未接电话。

三个是严溪的,剩下都是徐清打来的。

谢宁喝了口热牛奶,身体暖和了许多,然后毫不犹豫地把徐清给拉黑了。

短信里也有几条徐清发来的。

【我错了。】

【别分手好不好。】

……

不好。

谢宁清空收件箱,又把徐清其他联系方式全部拉黑。

做完这一切,门铃响了。

严溪果然风驰电掣地赶了过来,带着一份非常清淡的白粥。

白粥吃得谢宁索然无味:“带什么不好,非要带这么寡淡的。”

严溪看了看他的脸色:“我怕你没胃口。”

谢宁不仅有胃口,胃口还很好。他把勺子一搁,去卧室拿了件大衣出来:“算了,我们去外面吃。”

严溪说:“我吃过晚饭了。”

“那就再陪我吃一顿,当是夜宵。”

出去的路上严溪手机响了几次,他拿出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的号码,直接按掉。

“谁啊?”谢宁随口问道。

严溪说:“一个傻bī。”

谢宁:“别以为我没看到来电显示。”他不是故意偷看,主要是那串号码他记得太熟,扫一眼就认出来了,徐清的。

严溪冷笑:“他难道不是傻bī?”

谢宁想了想,没法反驳。

严溪对徐清一直都存在一种偏见,也许不能说是偏见。

他觉得徐清这人就是个花花公子,花心又làngdàng,哪里都配不上谢宁。

不光是严溪,谢宁身边的人都这么觉得。

只是两人jiāo往4年多,无数人劝分都没能分开,直到现在……

严溪一想起来就气得胸口疼:“徐清这个渣男,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你们分了好,暗恋你的人大把的在,何苦吊死在他这么一个烂树上!”

谢宁顺着他的意,点头:“是是是。”

严溪看了他一眼,叹气:“你就是性格太温顺了,要我早几年前就把他踹到十万八千里之外了。”

他这好友的性格,说好听点是顺其自然,难听点叫逆来顺受。

问他点什么,基本上回应都是“随意”、“无所谓”、“哦”,偶尔来一句“关我什么事呢”。

严溪记得大学时期,谢宁爱慕者众多,艺术学院的院花向他表白,真情实感地说了一大堆,结果谢宁来一句:“谢谢你的喜欢,不过你喜欢你的,关我什么事呢?”

院花气得当场就哭了。

后来院花的某个爱慕者心气不平,找上门来理论,谢宁听他骂完,问了一句:“关你什么事呢?”

若是一直这么洒脱也就算了,后来谢宁和徐清jiāo往,严溪每每提起徐清拈花惹草的行为,谢宁也总是一副“关我什么事”的态度。

严溪想到这就心塞。

谢宁倒不觉得自己温顺,他只是无所谓。

大冬天,外面天寒地冻的,要不是家里没有存货,谢宁怎么也不想出门。

谁料吃完饭还下起了雪。

这周五就是圣诞节,街道两旁不少店已经装饰上了圣诞树和饰品。

谢宁想起自己刚画完的那个稿子,是给一个手游画圣诞海报,之前定的画师不是他,后来外包的画游戏公司不满意,辗转找到了谢宁,用双倍的价格请他接下这个急稿。

画里,银装素裹的圣诞树和圣诞老人,嬉闹的游戏角色,就像是几天后街上的场景。

难得不用赶稿,谢宁不想这么早回去,想在外面多逛逛。严溪接了个电话,公司打来的,于是急匆匆地又去了公司。

和他谢宁不同,严溪家境只能说殷实,但个人能力qiáng,毕业后自主创业,开了家游戏公司,也算是小有成就。

街上太冷,谢宁gān脆进了家商场,他有点后悔出门时没多套两件衣服。

逛了两圈,最后他在一个娃娃机前停下了脚步。

娃娃机前已经站着一个人,修长的手握在摇柄上,谢宁注意到他的手表和袖扣,都不是普通人能买得起的价位。

他不知道投了多少硬币进去,但一次都没抓到,气得踹了娃娃机一脚,吐槽道:“什么玩意儿。”

谢宁忍不住笑了一声。

听到笑声,他回头看了谢宁一眼:“你笑什么?”

谢宁没能看清他的样子。主要是他围了一条围巾,遮住了半张脸,看起来十分保暖。

谢宁看着有点羡慕。

见谢宁不说话,他侧后让了个位置:“你来抓。”

谢宁摇头:“我身上没有硬币。”

他不耐烦地道:“我有。”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