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掉马了吗[主火影]

作者:木下浅葱 阅读记录

书名:今天你掉马了吗[主火影]

作者:木下浅葱

文案

木奈子:我只想做个万年下忍安安分分过日子。

浅葱:真是没有梦想呢。

木奈子:梦想是建立在活着的前提条件下的。

浅葱:难道现在你感觉到生命危险了?

她可以说她三天两头担心他为了鼬一怒之下血洗木叶报复社会吗?

CP是鼬殿不解释,另外主角是从糖分天然卷世界来的,还有从各个世界来的自带系统的穿越láng出没~

排雷:

有狗血剧情,且私设众多,考据党慎入。

内容标签: 火影 综漫 qiángqiáng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浅葱 ┃ 配角:木奈子等 ┃ 其它:性别转换,掉马,柚子哥

第1章 可能也许是个楔子

几人合抱的巨树遮天蔽日,隔绝了大部分的阳光,炎炎夏日竟有一丝凉意,零星阳光透过树叶缝隙撒落的斑驳光影下,一个穿着中性休闲服的人突然在一棵树下停住脚步,皱着眉头捏了捏胸前的两团隆起,对着空气抱怨,“你绝对是故意的吧!”

【如果你想这么认为也无所谓。】

这个低沉的男声不是外界发出的,更像是来自脑海深处。

“以退为进什么的对我不管用,你绝对的绝对是故意的!”

【只是筑体时受到yīn性查克拉的影响而已。】

“那你也该提前告诉我会变成女人吧!”

【告诉你又怎么样,那样的状态下你什么都做不了。】

“最起码我能做个心理准备什么的,像这样快速奔跑的时候前面晃dàng的我难受,根本集中不了注意力!”

【嗤,那么小的包子也dàng得起来?】

“贫rǔ怎么了!别小看贫rǔ!贫rǔ也是萌点!”

【我以为你这样的老不死不会介意这些外物,哦,是我想差了,你肯定是在意的,不然也不会一直以十几岁的小鬼模样示人了,明明都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怪物了。】

“你说谁是老不死的怪物!我不过是稍微活的久了一点而已!”

拳头捏紧了松开送开了捏紧,红发少女,不,少年,不对,是少女,呃,还是少年好了,深吸一口气把对方直接关了小黑屋。

其实他也知道眼下的情况是无可避免的,但堂堂男子汉突然变成青涩少女谁都接受不了好不好,他倒是想知道这世上有谁能够在这样的突发状况下淡定的表示“啊,原来是这样”。幸好这只是暂时性的,不然以后遇到熟人会变成一辈子的黑历史,动不动被拿出来刷存在感,简直不敢想象!

他是想过用变身术变回原来的模样的,起码能骗骗外人,但一用忍术就和穿了件火红色查克拉外衣一样,只能作罢。

披着少女外壳的少年重新开始赶路,明明脚步跨的并不快,但周围的景象飞速倒退,没一会就出现在一个村子前。

大门上有醒目的标记,写着“木叶”二字,门口有两个人负责进出记录,这当然只是明面上的,暗地里肯定有别的守卫。

少年将刚才在路边随手摘下的一片树叶放至唇边,清扬悠远的哨声响起,在空气中dàng开一层层涟漪。

少年一哂,光明正大的走了进去,明明是那样无法忽视的jīng致姿容,却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甚至在他跳上电线杆时也没有一个人抬头往上看。

红色的及膝长发随意披散着,眼睛红的几乎滴血,略显苍白的皮肤配上这种红色很是妖异,过于异样的美,动人至非常。

少年扬起薄薄的樱唇,彰显出一丝目空一切的自信,盘算着要如何接近九尾的人柱力。

作者有话要说:好吧,金鱼记性的咱在码好隔壁露草酱的大纲后发现忘记把火影加进去了,只能在这里说声抱歉,这是个专门关于鼬哥的坑,就当是补偿了。

其实一直对鼬哥非常有爱,这么好的哥哥哪里找(握拳)!!

关于主角的性别,大家不用怀疑在标签上看到的,这的的确确是BL文,主角是暂时性变成女人的。

第2章 叫口口的不一定是坏人

咕噜噜。

霸气的表情和气质顷刻间破功,少年苦着脸摸摸肚子,比起身体的感觉,jīng神上的饥饿更加难耐,他都快记不清到底多久没吃过东西了。

算了,人柱力待会再说,先找点东西吃,饿着肚子还谈什么收集尾shòu。

当然了,他对毁灭世界征服人类没有半点兴趣,只是……嘛嘛嘛,目前的主要任务是赶紧填饱肚子!如果主角饿死了下面的剧情怎么办?

在木叶说到“吃”首当其冲想到的自然是一乐拉面,只是我们的主角好像遇到了点麻烦,以前看火影是二次元的东西,现在是货真价实的真实世界,让他在这个不算小的村子里找出一家小小的拉面馆还真有点困难。

把手放在额前做遮阳眺望状,从高处望下去,木叶真是个繁荣的村子,明里暗里的守卫挺多的。突然看到一个小豆丁拿着五颜六色的油漆到处涂鸦,把人家原本gāngān净净的墙壁画的乱七八糟,自己的脸上身上也弄得一塌糊涂。

金色的刺猬头,蓝色的眼睛,脸颊的胡子状印记,是漩涡鸣人没错了,二次元的孩子普遍早熟,现实中这般大的小孩别说这种恶作剧了,估计还天天吵着要妈妈抱。

毕竟不是未来的木叶英雄,提着比自己身体小不了多少的油漆桶,鸣人一个脚下不稳摔倒了,眼看油漆桶就要倒扣在自己头上。

“啊啊啊——啊嘞?”

悲鸣随即被疑惑代替,鸣人只觉眼前一抹红色闪过,人已经四平八稳的站好了,来不及反应就那样呆愣愣的盯住来人。

“已经没事了,吓到了?”不过十二三岁模样的少女,呃,是少年啊少年!——一手提着油漆桶一手伸过去揉他的金色头发,大概是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对待过,鸣人别扭的低下头红了脸。

“一转眼你都长这么大了。”想当初见到他的时候还只是个在襁褓里的婴儿,时间过得还真快呢,转眼工夫小婴儿都变成能跑能跳的捣蛋鬼了。

听他这么说,鸣人忙不迭抬起头问,“你认识我吗?”口齿有些含糊,但流利的说出这么长的句子没什么问题。

“当然了,我可是看着你出生的啊。”这不算是谎话,他的确是看着他瓜瓜落地的。刚想收回手,鸣人却一把抓住他的手不放,好像他下一秒钟就会消失似的。

用玻璃球偷窥女汤时无意间看到村子无缘无故来了个疑似九尾就算不是九尾也一定和九尾有关的神秘人物,猿飞日斩第一时间派出直属火影的暗部成员。而另一边,少年让鸣人带他去吃传说中木叶最好吃的一乐拉面,老板和他女儿菖蒲都很热情,对外来人也一视同仁的招呼。

“大叔,味噌拉面,今天要放叉烧!”鸣人熟门熟路的爬上对他来说稍高的椅子,从入座到点餐这一系列过程来看,他经常来这里吃拉面。

稍微感慨一下后少年也叫了自己喜欢吃的东西,“我要牛肉拉面,多放点松茸,加点醋。”

不管鸣人惊讶的目光,某人连汤带料吃完两大碗拉面终于满足的叹口气,“吃饱了~~”若不是肚子达到极限,他非得把这几年没吃的份一股脑全给吞进肚子里。

鸣人将自己吃掉的份和他吃掉的一比,忽然有种相见恨晚之感!“anosa!anosa!你认识我?你是我的什么人吗?”

“叫我哥哥。”

“哥……哥哥?明明是姐姐啊!”

“……”

“……”

“姐姐就姐姐吧。”

“……”

所以这个人是他的姐姐?

少年摸着他的脑袋,脸不红气不喘的扯了个弥天大谎,“鸣人,我是你的亲生哥、姐姐,身上流着一样的血。”

鸣人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怪不得第一眼见到这个大姐姐的时候就有种莫名的亲切感,当然他这时候还不知道这亲切感来源于九尾间的共鸣。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