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莲花业务五颗星[快穿]

作者:大重三千 阅读记录

书名:黑莲花业务五颗星[快穿]

作者:大重三千

认真文案:

晓甜甜每每被她老板压榨,穿梭于各个世界,只为完成黑莲花的职责,但其实一直未曾露面的老板也穿梭在每个有她的世界里……

不管是上天下地,还是村花胖女,我都要做一朵最美的黑莲花!最凶的黑莲花!

告别包子,远离智障,黑莲花组长一出手,人生巅峰你有!

其他文案:

“你们知道啵,隔壁美上天的村花嫁了个最丑的人!”

“不不不,你村网怎么还不通,已经二嫁啦,嫁了个穷的响叮当哑巴!”

“啧啧啧,天妒红颜︿( ̄︶ ̄)︿”

……

“什么?!哑巴成大富豪啦?!”

内容标签: 系统 甜文 快穿 慡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晓甜甜 ┃ 配角:老板 ┃ 其它:慡甜慡

☆、小村花的chūn天

晓甜甜睁开双眼,是一个陌生的环境。

斑驳的四方木桌上立着一盏油灯,灯座不知道沾上了什么黑糊糊的东西,看着怪恶心的。昏huáng的灯光照亮这个不大的地方,一张桌子,一张chuáng,就没了。

晓甜甜试图起身,“嘶——”,一牵动身子,下半身针扎似的疼痛就窜上脑袋。她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样子。

外面的一件大红衣被扯坏了扣子,四个没了三个,红肚兜也是被掀开,露出了白皙的肚皮,不,已经不算是白嫩无痕了,上面已经深刻地落下了几块恐怖的青紫,下半身……真的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了。

加上自己杂乱的头发,在这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傻子也能看出来。

她吃力地坐了起来,环顾四周,在幽暗的光线下,她看见了贴在chuáng头墻上的一个鲜红的“囍”字,可这个时候,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

晓甜甜深呼吸,合上双眼,片刻后又睁开,再睁开之时,眼里多了抹jīng明且不悦的光。

晓甜甜:“三个数不出来,你我从此是路人,你有你的搭档,我有我的伙伴,一,二——”

——叮的一声,系统终是现身了。

“哈,哈哈!好久不见啊!小甜~甜~近来有没有想我啊!”语气中仓皇中混杂着不安,但是甜甜二字却念地十分熟稔,拉长音调,尽显亲昵。

“说好的国庆十日假,是被你吃了吗!?三天前我们好像才见过吧?好久不见?你确定用词恰当!?”

系统:“……嗝……小甜甜冤……嗝……冤枉啊……这都是……嗝老板的安排……嗝!”

该系统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就是这个一紧张就会打嗝的坏习惯,不过还好,至今和他搭档过的就只有晓甜。本来系统嘛,撒个娇,卖个萌跟宿主说明下情况也就没什么,但这货每次用它系统自定的男中音,扭捏撒娇时,晓甜就一脸嫌弃。

这不:“不要用你那黏腻的声音说话!”

“是!嗝……”系统表示十分委屈,“你也知道的,gān你这行的,工作多是好事,其他人巴不得多接几个世界,就你好吃懒做,好逸恶劳,好高骛远,好——”

晓甜甜中途打岔,加重疑问语气:“嗯?”

“——不,不是!都是那老板看不惯你,故意nüè待你,想让你一辈子替他gān活!”

晓甜甜翻了个白眼,已经真心无语了。

她的这个上司,为什么偏偏要跟她过不去呢!?可是没办法,谁让自己是跟他打工的呢。

晓甜甜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整理好,好歹让她有穿衣服的样子,语气淡淡:“把这个世界的信息传给我。”

“好咧!”说罢,又是叮的一声,就完成了信息传送。

该原主名叫柳桃,是善水村远近闻名的村花,在接收信息之前,她还不太能理解,既然都是村花了,为什么还需要黑莲花组组长的她出手,了解始末原委后才知道:再美丽的面孔,包子性格终究是包子。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

进来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嘴角咬着一根草,双手还抓着松松垮垮的裤腰,一进门就是一股浑噩的酒气。

他看见了坐在chuáng上的柳桃,痞笑道:“哟,醒了!醒了正好,还是醒着的时候gān你慡。”

光线昏暗,他在门口时,柳桃只能看见大高个,他一步步走近,柳桃竟有点暗戳戳的兴奋?!直到他走近了,才看清了他的脸。

柳桃面上云淡风轻,心里:呕!

为什么比我想象的还要丑!

传送过来的信息是,原主被家人bī迫嫁给了隔壁村的村霸杨大虎,而这个杨大虎奇丑无比。

杨大虎脸的骨架比较大,这样脸就像个盘子,额前凸起,半边的脸好像被火烧了留下的伤疤,唯一gān净的一边脸,嘴角还有一个长得像蜱虫又黑又大的痦子,又油又腻。

柳桃心说,幸好是在完事之后穿过来,要不然她真的不能忍受这样的人在自己身上耕耘!

杨大虎促狭着眼,色眯眯地盯着柳桃这块可口的小蛋糕,不断bī近,柳桃佯装缩在了墙角,惊恐地瞪大眼看着杨大虎,隐藏在惊恐之下的是身经百战后的镇定自若。

柳桃声音颤抖:“昨天要了我一夜还不够吗!?我月信来了,不能继续了。”

杨大虎非但不听,还直接挥手呼了柳桃一巴掌,刚理顺的头发又一下散乱了:“他妈别给老子玩这套,老子买你过来就是玩的,别他妈不识好歹!”

柳桃捂着被打的那张脸,面对着墙,发丝的遮掩看不清她的表情。

系统在一边愤慨地咬手帕:“我咔咔咔咔咔咔!胖揍他,竟然敢打我们天真可爱善良美丽的小甜甜!”

但是柳桃对系统的话并没有做出多大的反应。杨大虎简直是个bào躁的nüè待狂,自那一巴掌后,手脚并用,对柳桃拳打脚踢,柳桃一声不吭接下了这苦楚。

只是他打了一会后,柳桃才出声:“天亮我就要回娘家省亲,带一身伤回去,惹得更多人注目,其他人或许不在意,但是村长一定不会放过你。”

善水村自古有习俗,出嫁的姑娘第二天要回娘家省亲,也叫回阁。柳桃是被她父亲以村里有史以来彩礼第二多的价位卖给杨大虎的,对他这个女儿有多爱,钱就能看出来,也并不能指望回去能好好诉下苦,让他替自己出口气。

好在善水村的村长是远近闻名的有威严威信之人,但凡村里外嫁的姑娘多多少少都能受到他的照顾。

柳桃就是看准这点才出口提醒。她虽并不能指望村长能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帮助,但是口头利用下还是可以的。

杨大虎听后怔了下,随即道:“我他妈会怕那个糟老头?你他妈——”

“哥,隔壁村的黑子来了。”门外响了两声,是杨大虎的弟弟杨二龙。

杨大虎瞥了一眼门那边,放过柳桃,悻悻然出门去了。

他娘的竟然拿村长威胁我!?

杨大虎虽然不怕善水村的村长,但是他和善水村的一些人暗地里有些不能光明正大的jiāo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虽说他是村霸,但是毕竟村规摆在那,惹了众怒,那也讨不着便宜。

杨大虎一走,系统就跳了出来:“吓死我了,小甜甜你怎么不像上次那样凑人?!简直不要太危险!”

“你以为我不想吗?但是体型摆在这,你让我这柔弱的娇花去撞墻?”柳桃下chuáng,按部就班该gān什么gān什么,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但是要让他再跟杨大虎同chuáng?一万个不可能。

“不能力搏,那就要智取,黑莲花组长可不是白叫的。”

这时候天边已经放明,鱼肚白的天空尽显空灵,草长莺飞,今天会是个好天气。

杨大虎家在村子里算是比较富有的,房子是huáng泥制成的砖块搭建而成,但是家里就两兄弟,生活粗糙地过,东西简陋的很。

没有衣柜,没有镜子,没有洗漱用品,女子需要的东西更是无迹可寻。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