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他爱死了

作者:天草纯一 阅读记录

《我把他爱死了》作者:天草纯一

文案

我,是一棵草,名叫百草枯。

我,喜欢上了一个人类,但他总是死掉。

于是我在原地等待他的转世,想尽一切办法终于跟他相爱了,然后他又死掉了。

为什么这个人类的生命如此短暂?

某人:你有毒……

1v1占有欲极qiáng阳光天真受vs一本正经耽美画家冷漠攻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百草、铭染 ┃ 配角:山石、江泰文、叶诉、等 ┃ 其它:

缘结轮回篇

第1章 论小攻的死法1

皮卡丘……皮卡皮卡……皮卡丘……皮卡皮卡……

一只皮卡丘造型的闹钟,在一摞高高的漫画上转起圈来,犹如被小偷洗劫过的大型现场中,一只手突然从漫画堆里伸了出来,在皮卡丘四周摸索了一番,终于抓到了它。

“啊……吵死了。”

对于漫画家来说,熬夜赶稿早已成了家常便饭,凌乱的房间里四处堆满了各种画稿与漫画。

空气安静了两分钟后,铭染顶着一双黑眼圈从桌上抬起了头,看了一眼皮卡丘闹钟上的数字,14:00。

他刷的一声站了起来,定格两秒后,才慢悠悠的走出了房间。

浓郁的起chuáng气在一阵洗漱过后渐渐消散,铭染从浴室中走出来,一边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打开了电视,随后又想起来什么,起身走到冰箱前,拿了一瓶宅男标配的肥宅快乐水。

铭染虽是当下的知名漫画家,但平时的业余时间也几乎都宅在家里,肥宅无疑的他,却打破了肥宅给人的印象,一米八二的身高,外貌出众,大学时还是校网球队的。

27岁的他给人的印象也很成熟稳重,穿着打扮与冷漠的性格,也总散发着一种总裁气息,追求者一大堆,却依旧保持着单身。

铭染刚打开拉环,门铃便响了起来,他放下可乐,将毛巾随手搭在了沙发上,朝玄关走去。

铭染所居住的是一处别墅区,面积不大,两室一厅,装修偏日式风格,只有一层楼,庭院的铁门却又附带一些欧式风的味道。

他走出屋外,庭院的铁门外却空无一人,以为是小孩子按门铃的恶作剧,铭染正准备转身回屋,一个清脆的嗓音如夏日凉风般,从他的耳畔chuī过。

“这里这里。”

院子的围墙上,一个长得颇为清秀的男生,正以极度难看且艰难的姿势,挂在围墙上,笑着跟他挥手,引来了一过路大妈的侧目。

铭染:这家伙……在gān嘛?

“我,我我我,还记得我吗?”

………………………………

虽说万物生长乃自然规律,人们也总说,战国之后,就不许成jīng了,可偏偏有一棵草,在战国之后,依旧成jīng了。

它外形与普通杂草无异,但却在发芽生长时,导致整座山林所有的植物一夜枯萎,并长达近两百年依寸草不生。

附近的人们纷纷传言,是惹怒了掌管这座山的神灵,或者说是这座山被神灵所抛弃了。

然而因为山林一夜枯萎,不得不得迁移到别处的飞禽走shòu们,却非常清楚,这一切都是因为,那棵独自生长在大石旁边的无名草,自此也唤那棵草为百草枯。

夏季的天气略微有些炎热,但恰巧百草枯生长的位置向北,身边还有一颗大石为他遮yīn。

它抖了抖叶片,舒适的呆在大石的yīn影下,远远听见了一阵脚步声,只见一个身着白色长衫的年轻后生,手中拿着本书,身上背着一个包袱,缓缓走来。

来人是个约莫十六岁的少年,上京赶考路经此地,脸上虽有些稚嫩,但也散发着如玉之气。

少年擦拭了一下额上的薄汗,合上书本放于包袱中,抬头望了望天,随即便一眼瞧见了前面的大石。

“已经晌午了,稍作歇息再上路吧!”

少年将包袱取下放于大石之上,盘坐于一旁,拿出一个白面馒头果腹。

大石旁的百草枯小心翼翼的向外弯曲着jīng叶,就像是探出了半个身子,偷看着眼前这个极为少见的人类,心中满是好奇。

就在少年准备起身上路之际,百草枯吓得赶紧将伸出去的jīng叶收了回来,却不料还是被少年看到了一点嫩绿的叶尖。

“咦?这荒山上,竟然还有一株草。”

躲在大石后的百草枯,闻声便看到一个脑袋出现在了自己面前,吓得它不敢动。

少年的发丝透着阳光的光影,显得有些梦幻,长长的睫毛在细长的眼下盖上了一层yīn影,鼻梁也如刀削一般挺立,唇薄如蝉翼,却娇艳欲滴。

“虽然不知道你叫什么,不过还挺好看的。”

少年慡朗一笑,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摸了摸百草枯的叶片,那从未见过的笑容,和亲密举止都让百草枯手足无措,紧张之下绷紧了所有的叶片。

“嘶……”

少年感到指尖传来一阵轻微的疼痛,收回手一看,手指竟被叶片划伤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却顷刻间倒地,再没了气息。

少年猝!这是百草枯第一次见到铭染,不再是厉色的谩骂与尖锐的嘲笑,那个好看的人,对他笑了……

对于百草枯来说,独自一人生长于这片土地,时光对他早已不再是漫长,但是妖与人都有一个共通点,一旦有了想见的人,时间就像是生了锈的时针。

不知何时,四处都开始战火纷飞,枪林弹雨遍布于地,百草枯虽修为尚浅,但已经可以短时间脱离泥土,用根部行走了。

略显笨拙的它此刻正用叶片撑住地面,从泥土中爬出来,看着自己的根部,百草枯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兴奋的尝试着站立,然后摇摇晃晃的挪着步子向前走着。

可这毕竟还不是那么熟练,没走两步,就嗑哒一下摔倒了,小家伙用叶片碰了碰地面,从地上爬了起来,顺了顺自己的叶子,继续朝前面走着,可没走几步,又摔倒了。

就在这不断的摔倒、爬起的第一百零四次,小家伙终于可以走的稳一些了。

从未离开过这座山的它,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小家伙哒哒哒下了山,朝那一片绿野青葱奔去。

当它走到一段斜坡时,脚下一个不稳便咕噜噜的滚了下去,最后停在了一片草地里,它爬起来,看着周遭的同伴,激动的直蹦跶。

小家伙在草地里跳来跳去,时不时的摸摸那些小草的叶片,像是在跟它们打招呼,但并未传来任何的回应。

不远处突然传来了爆.炸声,将它吓得往大树后躲,一个战地医生扶着一名身受枪伤的男人走到大树边坐下。

那名战地医生约莫二十来岁,留着利落的寸头,躲在树后的小家伙偷偷探着jīng叶看着那张熟悉的脸,不禁从回忆中翻找出了一个如玉少年。

发丝透着阳光的光影,显得有些梦幻,长长的睫毛在细长的眼下盖上了一层yīn影,鼻梁也如刀削一般挺立,唇薄如蝉翼,却娇艳欲滴,还有那慡朗一笑。

眼前的青年,虽没了长发,但那好看的样貌一点没变,此时的百草枯似乎因为体内的某种物质上升,叶片边缘微微染上了一层红色,与身旁的一株止血草药jiāo叠在了一起。

为预防失血过多,青年现在必须立刻为战友止血,但奈何身边药物已经被消耗殆尽,不得不就地寻找止血的草药。

他焦急的将一块白色纱布按在了战友的腹部,嘱咐道。

“你先按住,我找找有没止血的草药。”

战友虚弱的点点头,按住了腹部,青年四处查看,树后的百草枯看着他紧皱的眉头,却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就那么好奇的盯着他。

青年忽然间转过头,视线朝百草枯这边看来,小家伙没来得及往后躲,直接定住不敢动。

细长的双眼将视线定格在了百草枯身旁的那株止血草药上,伸手便采下了它,放到嘴里咀嚼,百草枯却感觉到一阵剧痛,原来是青年采下草药时,无意间扯下了一点小家伙的叶子。

上一篇:无望下一篇:我不想在广东上大学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