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重生小户史+番外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书名:宠妃重生小户史

作者:伊人睽睽

文案:

女主时而高冷时而白莲花时而女神经,男主前世今生都独宠女主:

露珠儿很心塞。

她只是个小户千金,只想好好上女学,以后要么入翰林,要么嫁如意郎。

可从某天开始,有个脑子有问题的王爷总是追在她身后,一脸yīn沉地看着她冷笑。

他说她前世是他的宠妃,曾抛弃他,今世要她偿还……

这位蛇jīng病王爷,是那么的外一本正经里不要脸——

【这位公子,前尘事已毕,我和你没关系,能不再纠缠我么?】

【……我在还恩。】

【你‘又’欠我什么恩啊?!】

【一日夫妻百日恩……我欠你良多。】

【……】

#王爷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快看我家王爷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内容标签:重生 甜文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清露,傅青爵 ┃ 配角:楚弥凤,许清池,檀机 ┃ 其它:伊人睽睽

第1章 夜谋

——你想不想夺去总压着你的那个人的气运呢?一朝重生,命数轮换,云泥会不会调个头?

黑魆的佛堂,鬼魅的人心。

笃,笃,笃。

木鱼声声,佛香袅袅。

魏国夫人在和一个叫檀机的小和尚苟,且。

白日端庄优雅的贵妇形象褪去,表皮下掩藏的làng,dàng轻,浮绽开。白玉的足面,纤细的小腿,湘裙拂过身下小和尚的面。锦藤翠兰丝丝缕缕,弯弯绕绕,将玉面和尚的心一点点勾住。

前宫声势浩大,九九八十一和尚,为皇贵妃念经祷告。隔了人声,紫殿之外,窄暗的佛堂后,贵妃的姐姐在勾引一个小和尚。

“檀机……檀机……”魏国夫人声音沙哑,动情时,如一绺秀发轻轻滑过雪白缎面。那缎面,便如和尚檀机的心一样。

哐!

屏风倒塌声,惊醒了二人。

魏国夫人别目,依稀看到掩住的门缝外有一双眼匆匆离去。她气急败坏,暗骂守门的侍女怎么没看好门,慌慌张张地套上锦衣华服,磨着牙,轻声叫唤侍女的名字。

“夫人,没有人,”偷去殿外看戏的侍女怯怯进来,“许是大风刮倒了屏风。”

魏国夫人望着门后那方黑漆描金大屏风倒在地上,不远不近的哀哭声如在耳边。心跳平缓,她微微扬了眉,露出一个yīn鸷的笑。

再回头看那面红耳赤小和尚时,魏国夫人关上门,清目染了点点泪光,幽怨凄哀尽在其中。

“檀机,我要被陛下发配边关。以我的体质,恐怕到不了那处,便要客死中途。而你知,我今日之苦,全拜我那个人前善良、人后yīn狠的堂妹所赐。”

“她抢了我父母对我的疼爱,抢了我入宫的机缘,抢了我族人对我的希冀,连我夫君的前途,她也抢走。若不是陛下怜惜我,她连我‘魏国夫人’的封号也要撤去。”

“人人敬爱她,看不透她的蛇蝎之心。我人微言轻,又说给谁听呢?也罢,这一辈子,我是斗不过她了。”

“檀机,你不是跟你师父学异能吗?你能不能操纵来生?我要重活一世,我要夺去她的气运,我要把她今世欠我的,全夺回来!”

“檀机,我不是害人。你看她现在昏迷不醒,气数已到尽头。而我不日将亡……你们佛家不都讲一恩一报一饮一啄吗?她今生害我,理应来生还我。”

“檀机,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你帮帮我吧。我已经一无所有,只能求你……”

魏国夫人哀哀然,跪在小和尚面前,小和尚惊起。她一声声求,一滴滴泪,将他的心泡软。

“这样夺人气运的事,是要损大功德的。”年轻和尚讷讷。

魏国夫人目有戾气,将将掩去。她捂面哭泣,“时至今日,我还怕什么?只望你念得你我的情意,救我一救,我做牛做马结草衔环报答你!”

金佛闭眼,魑魅魍魉尔虞我诈,枉作众生相。

有人将头轻点,有人暗自心喜,各怀鬼胎。

不过是你予我肉,体欢愉,我帮你杀人越货。

谁也不欠谁。

……

笃,笃,笃。

木鱼声不断。

yīn风威压皇宫,乌云密布,风雨将来。

数日的念佛祷告已告一段落,众僧歇息。静寂的佛堂,却还有一个披着袈裟缩肩埋头的年轻和尚,木鱼在他手中敲响。

佛前香郁,huáng泥灯无风自舞。四周烛火微闪,阵法繁复使人昏昏然。

每一波木鱼声起,肉眼不可见的流光dàng开,外面风云聚起一分。

前室静卧的皇贵妃,死气在佛香中渐起。

漏更催命,经文如焚,只恨不得她即刻丧命!

外面狂风大阵,卷起的石子树枝拍打着小佛堂的门,和尚的头上起了细细密汗,眉头紧皱。

突然,拴住的门被外头一道大力撞动,从外推开。

“孽徒!你在做什么?!”喘着气的老和尚顶着大风,喝断了好徒儿的作法。

年轻和尚嘴角渗出血丝,被老和尚一把扫开。但他虽然离开了阵法中心,佛香不灭,huáng泥灯还在摇晃,烛火还在燃烧……

“师父……”檀机低头。

慧觉大师乃得道高僧,万想不到陛下请自己进宫为皇贵妃作法,自己的徒儿却在谋害皇贵妃。他赶到时,法事已经完成了一半……

“你、你这到底是为了什么?”慧觉大师颤声。

“……师父,皇贵妃绝非善人,她暗害姐姐魏国夫人,将魏国夫人一家害得夫离子散……”在师父仿佛看透一切的严厉目光中,檀机渐说不下去。

“且不说皇贵妃贞静淑德,从不曾加害自己姐妹。便是她真的有加害,后宫yīn私不足为外人道,这又和你有什么关系?”慧觉大师的声声质问,让檀机面色变白。

他惭愧不能言。

慧觉大师失望道,“你破了戒,对吗?”

“师父,徒儿、徒儿……”

老和尚老泪纵横,手拍向他头顶,“你幼时便随贫僧学佛法,资质出众,贫僧对你寄予厚望。谁知你做下这样的恶事,让贫僧如何向陛下、向天下人jiāo代?你且……去吧。”

檀机跪在师父面前,头上流血,心里头茫茫然,只待归于虚幻。

他不知该相信魏国夫人的话,还是相信师父的话。一个是他慕之如狂的爱人,一个是将他养大的师父,两边挣扎,他苦无出路。

当师父的掌落在他头顶时,他顿有解脱之意。

只是他解脱了,被他牵连的皇贵妃,又该如何呢?

皇贵妃本不至死,却因为他的私心作祟,qiáng入轮回。他夺人命数,和杀人何异?

他只是心疼魏国夫人啊。她和皇贵妃同族同宗,本是此辈最受娇宠的嫡女,却落得这样惨况。皇贵妃高高在上,魏国夫人仰仗于她,日日担惊受怕唯恐被夺性命。他只是想帮一帮魏国夫人……

檀机想了许多,又好像什么都没想。血迷了他的眼睛,眼前一片红,他缓缓倒地。

慧觉大师伤心之余,已经顾不得徒弟。他看到丝丝缕缕的魂魄从前殿飞出,飞入头顶悬着的那盏huáng泥灯中,登时心惊肉跳。

有阵法、灵物相辅,寿数相折,两个女子的性命气运由其操纵。此灯有灵,可烧三天三夜,改天换日……作法进行到大半,慧觉大师自己纵有通天之能,也不能将阵法停下来。

他心里后悔,自觉不该将檀机带入宫中。而今……老和尚目光看到门外,看向远方,看向那金龙盘绕的殿宇,不觉有了主意。

不如借陛下的龙气,将气数改回去?

想到这里,老和尚一阵心虚。陛下乃真龙天子,怎能被他用作此事?可若不改,徒弟做的孽,真就危害极大……

心虚之下,老和尚接管徒弟的阵法,坐下开始继续布置。远处天边的金色龙气,似有所觉,在阵法下,龙头欲起。

伊人睽睽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