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等动物

作者:一罐肥宅快乐水 阅读记录

《低等动物》作者:一罐肥宅快乐水

年下 小láng狗攻x公子哥受

性感总裁 为爱做零

一根银瓜碰上金瓜然后变花的小故事

南朝(zhao)x游逸

——

游逸又双叒和对象分手了。

这是第多少次,他已经数不清了。在一起了多久,两个月?他妈的,啵都还没打过。

游逸身高一米八,长了一张最容易被颜控喜欢的脸,做了二十五年的一。

其实游逸是个很懒的人,挺不耐烦上别人的。含泪做一的原因是一太少了,满地飘零,找不到男朋友。

但他万万没想到,刚泡到的小男朋友竟然把他甩了,小男朋友的原话是这样的:

“我还是不能接受你以前和好多人在一起过。”

说完还抹了抹眼泪。

游逸:“......?”

游逸大学毕业之后,直接到了他爸的建筑公司工作,没两年就接替了CEO的位置。

年轻帅气还会撩的霸道总裁谁不喜欢?偏偏总有人给脸不要脸。

不过以后一定还会碰到更好的,所以游逸也就膈应了三分钟而已。

正巧到应届生招聘季,人事部收到了一大堆简历。游逸刚写完一个招标文件,闲得无聊,就颠颠儿地跑去人事帮倒忙。

员工们都知道这个少爷其实很好相处,公司上下气氛都很融洽,插科打诨是常有的事。

人事主管陈铭也是个二十多的姑娘,比游逸大几岁,和他关系不错。看到游逸过来便笑着说:“游总这么闲,又被甩啦?”

游逸毫不在意地粲然一笑:“不就是为了来泡你么?”

一群人哄堂大笑。

他佯装严肃地拍了一下桌子:“工作时间呢,再闹这个月的奖金没了啊。”

大家立马作鸟shòu散。

陈铭走过来递给了游逸一沓文件:“电子档我们已经筛选过一次了,剩下的都打印出来在这儿了,看看没问题就可以通知面试了。”

他点了点头,坐下看了起来。

游逸虽然爱玩,是个不折不扣的花花公子,但在父母多年的熏陶下养成了工作时绝不马虎分心的好习惯,公私分明。

和他相熟的人都说工作的游逸和平时的游逸不是同一个人。

但是今天有点意外情况发生,游逸玩味地看着手里那份简历。

南朝?这名字很耳熟啊。

他使劲儿回忆,终于想了起来。

游逸大四的时候,学校里发生了一件人尽皆知的事儿。

南朝是那届新大一的学生代表,除了在开学典礼上演讲,还在军训结束的时候发了言。

才进校,南朝就被人偷拍发到学校的论坛上,之后还有人录他打军体拳的视频,最后被挂了个201x级级草的头衔。

而军训结束发言的时候,有个不怕事儿的姑娘居然拿着花冲上去给他表白。

南朝也就愣了一秒,接过那捧玫瑰花,顺手就递给了站在后面的总教官,然后对那个姑娘说:

“不好意思,我不喜欢女生。”

话筒还开着,声音传到了整个操场。

大家还是第一次亲眼目睹这么假还这么硬核的拒绝方式,学生们都沸腾了,在底下哇哇乱叫,笑得不行。

南朝亲自把那姑娘送下台去,抬手示意请大家安静,继续淡定地演讲。

所有人都以为这是南朝找来搪塞人的借口,其实,他真的是gay。

游逸看着简历上南朝的证件照,单是这种能把人变丑十倍的照片都散发着少年人的骄傲和意气。

是个狠人。游逸心想。

他把南朝的简历抽出来单独放在陈铭的桌上,对她说:“这个人,无论如何,都给我招进来。”

陈铭挑了挑眉:“又看上谁了?”

游逸笑了一下:“没有,一个学弟。”

这天刚好是周五,游逸下班之后约了几个朋友去白昼玩。

游逸先开了瓶轩尼诗,还没开始喝,就在吧台边看到了个意想不到的人。

南朝。

白昼并不是gay吧,但是也不是清吧,比较乱,在这里玩的gay有不少。南朝看上去就是屁都不懂的样子,一个人来这儿给自己找麻烦?

游逸皱了皱眉,但又觉得他俩并不认识,贸然出手不太好。

旁边的朋友看他心不在焉,便问:“怎么了?有认识的人?”

游逸这才回神,端起酒杯直接gān了一半:“没有,刚想事儿呢。”

大家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又玩了起来。

游逸不出手,但不代表其他人不出手。

不一会儿就有人在南朝旁边坐下请他喝酒了。游逸认出来了那个人是林白,gay圈jiāo际花,私生活很乱的一个富二代。

南朝看样子已经喝了挺多,有点不在状态。而游逸担心的是他后面喝的那两杯酒,很可能不gān净。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林白就开始往南朝身上靠,连带着动手动脚,但南朝居然没什么抵触的反应。

游逸直觉不对劲,匆匆拿起自己的手机,对朋友们说了声失陪便走了过去。

“林少,差不多了吧。”游逸冷着脸站在吧台边说,坐着的南朝还在状况外。

林白不甚在意地笑了一下:“啊,这是游总的人?”

游逸语意不明地嗯了一声,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林白再乱来也是个识数的,知道游逸是自己惹不起的货色,便说:“是我欠妥当了,今天游总的单算在我头上。”

游逸一把将南朝拉起来,剐了林白一眼:“不用。”

南朝看着这个牵着自己的男人还有点懵。

面前人比自己矮半个头,一只手牵着他,另一只手垂在身侧。灯光昏暗,但也能看出对方眉眼如画,脸上还带着一点酒后的cháo红。

南朝感觉自己身体有些发热,他定了定神问道:“请问先生......?”

游逸把他的手松开,语气有点凶:“你知道刚刚那是什么人吗?不知道是什么人的酒都敢乱喝?”

“我......”

“要不是我把你拉出来,现在你已经被他骗上chuáng了知道吗?”

“谢谢......?”

游逸低头把领带松了松:“现在你准备怎么办?”

南朝茫然地说:“回家?”

“你他妈还没发现你被下药了?”游逸抓起南朝的手放在他脸上,“这个温度,你觉得正常吗?”

“我忍一忍就好了。”

游逸面无表情地回答:“小心憋坏了以后都硬不起来。”

他抬起头,突然贴近南朝,两个人都带着酒气。

“我帮你,要吗?”

南朝鬼使神差地听见自己说:“要。”

算了,就这样吧,一夜情而已。

两个人马上到隔壁的酒店开了房,一路搂搂抱抱滚到了chuáng上。

游逸被南朝qiáng势又杂乱的吻弄得有些喘不过气,他眯着眼睛问南朝:“你是......一?”

这样处于劣势的姿态让他有些不习惯。

“大概吧。”

游逸瞬间警觉:“你他妈是处男?”

南朝用只能行动堵住游逸的嘴,避开了这个问题。

一吻结束,南朝把双臂撑在游逸身侧,低声在他耳边说:“你好甜。”

游逸笑着把他脑袋摆正,再次吻了上去:“瞎扯。”

他的吻技十分娴熟,几乎让南朝招架不住,身下的东西已经顶到了游逸的腿根。

游逸在他那处摸了一把,开玩笑地说:“反应这么快啊小处男。”

没想到这句话一下子戳到了南朝的痛处,他在游逸的耳垂上咬了一口,疼得对方嘶了一声。

“你属狗的?”

游逸知道今晚的剧情多半就是被上,不过他也没太抵触,毕竟这小弟弟看起来还不错,应该挺慡的。

混乱中两个人的衣服都脱得差不多了,游逸看着南朝胯下的东西,有点挫败。

居然真的比自己大。

游逸让南朝先起来,然后脱了内裤坐在他身上。

“你来还是我来?你会吗?”

上一篇:重启下一篇:愿无岁月可回头

同类小说推荐: